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重生闷声炼金子

重生闷声炼金子

清风拂山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边人都还在攒钱,卖劳力的时候,秦远已经一个人默默的练起了金子;重生回到一九八六年,他还是个人人厌恶的废物。从废物到首富的逆袭,秦远只花了两年的时间,毕竟他闷声炼金子的时候,别人都以为他在玩土玩火,实际上他正以日夜累积千两黄金。

主角:秦远,吕爱   更新:2022-08-17 18: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远,吕爱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闷声炼金子》,由网络作家“清风拂山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边人都还在攒钱,卖劳力的时候,秦远已经一个人默默的练起了金子;重生回到一九八六年,他还是个人人厌恶的废物。从废物到首富的逆袭,秦远只花了两年的时间,毕竟他闷声炼金子的时候,别人都以为他在玩土玩火,实际上他正以日夜累积千两黄金。

《重生闷声炼金子》精彩片段

1986年7月9日。

“今日,是我国科学考察人员,首次进入北极地区,将进行为期25日的科学考察!”

“让我们恭喜他们成功登上北极的冰雪大地,同时也预祝他们的科学考察工作能够顺利展开!”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由于淑荣和李世荣演唱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我们的北极科学考察人员,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祝愿他们在北极地区,能够抵御严寒,为国争光,载誉而归!”

秦远躺在木板床上,双眼空洞地盯着屋顶。

蜘蛛网,芦苇顶,孤零零的电灯线。

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让秦远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又回来了......

这一天,是全国人民骄傲的一天!

而对于秦远来说,这一天,是他那可悲人生的始发站。

“吱......”

木门声将秦远从回忆中惊醒。

转头望去,一个在脑海中萦绕多年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吕爱瞥了眼秦远,转身走进了厨房。

秦远看着吕爱脸上的淤青,局促地站起身来,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她脸上的淤青,是被秦远在前两天醉酒时打的。

上一世的今晚,秦远醉酒后再次和妻子吕爱发生了冲突。

而当时他和吕爱都不知道,吕爱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由于秦远出手过重,孩子没了......

等到秦远酒醒后,一切都晚了。

也是由于孩子的事情,伤心欲绝的吕爱,决绝地和秦远离婚。

随后伤心过度,一病不起,两年之后在痛苦中离开了人世。

“你别弄了,我来吧。”

秦远蹲下身,抓起一把菠菜,小心翼翼地说道。

吕爱择菜的手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没有说话,自顾自地择着菜。

“这板凳太矮了,对你们女人家不好,别窝着肚子。”

“别装了,家里没钱了。”

吕爱不想和秦远过多的交流,厌恶道。

之前秦远也有过假装关心,骗到买菜钱,自己出去喝酒的事情,吕爱可都记着。

“我不要钱,你去休息一会儿,别太累了。”

秦远说着,夺过了吕爱手里的菠菜。

虽然之前被秦远用同样的把戏骗过,但现在再次被关心,她还是一阵恍惚。

吕爱泪水翻涌,猛地起身走进里屋关上了门。

秦远默默地择着菜,听着从里屋传出的哭声,心里一阵阵酸楚。

放好择完的菜,秦远坐在门口点了一根烟。

今年他25岁,正是身强力壮的年纪,也是他最为窘迫的时候。

上一世由于被陷害开除出厂,秦远整日沉迷酒精,酒后更是对吕爱大打出手。

从孩子那件事之后,秦远再也没有沾过一滴酒。

听着房间里逐渐变小的哭声,秦远下定了决心。

他要让吕爱不再为钱发愁,要让尚未出世的孩子,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至于怎么搞钱,他心中早就已经有了打算。

回收二手家电炼金!

当然,是用修不好的电器搞,以秦远几十年的手艺,维修家电卖钱也很是轻松。

电路板上都有镀金,只要通过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就能成功提炼出黄金。

不过,没有钱说什么都是白说。

只能等手上的家底厚了,再开始自己的炼金计划。

在这个年代,上门回收废品的人还很少。

虽然废品回收在后世遍地开花,但现在能想到上门的人也不多。

而这也是秦远计划中最关键的起始一步。

打定主意后,秦远冲到里屋,对着正在擦拭泪痕的吕爱道:

“家里还有多少钱,都给我!”

吕爱被突然冲进来的秦远吓得浑身一抖,听到秦远的话后,本已经擦干的泪水再度划过了脸庞。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钱?家里的钱都被你拿去喝酒了,哪儿还有钱?”

“你想要钱是吧?那你把我卖了吧!”

秦远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委屈地说道:

“我就是想做点小买卖,不想再这么混日子了。”

“没钱。”吕爱头都没抬,干脆地拒绝道。

“老婆,你再相信我一次,最后一次!”

见吕爱不愿相信自己,秦远有些激动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放开!你给我放开!”

吕爱疯狂挣扎,慌乱中一巴掌甩在了秦远的脸上。

“老婆,你......”秦远不自觉地松开了手,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

“给!都给你!!”

吕爱的嘶吼,在小屋回荡着,看着吕爱扔下的干瘪小黑包,秦远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哎......”

“算了,以后好好补偿她吧。”

几张已经有了毛边的钞票,两三个硬币,这时家里全部的家当。

秦远叹了口气,拿出了五毛钱。

郑重把黑包放在吕爱的枕头上后,秦远转身出了门。

废品回收,这个职业的历史非常悠久,可以说自古便存在。

虽说形式上可能有所不同,但归根结底是带回旧物以图利益。

这一职业在社会上还是比较低等的,毕竟一天到晚和垃圾打交道,难免有人心里觉得膈应。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一行业的背后所蕴含的惊人收益和庞大的利润。

就像现世的二手车,二手家具,甚至是二手房。

都存在着非常可观的利润空间。

不过,现在很多的废品回收工作者,思维方式还没有打开,多数停留在捡破烂的阶段。

几乎没有人想过用钱买垃圾这回事。

前世秦远窘迫的时候曾经向废品收购站的老板了解过,想要快速的靠废品回收起家,最好的目标就是工厂和机关。

厂里和机关人员众多,产生的废报纸和废杂志也非常多。

而且由于办公室之间的各种明争暗斗,很可能就会有意外收获出现。

然而秦远的目标远远不止收收废纸、废料这么简单。

他的目标是家电,这个真正的暴利之王。

维修家电是秦远的老本行了,再怎么说有前世几十年家电维修经验,也算得上家电行业的专家了。

能修好的自然不必说,光是差价就能让秦远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自己的短期目标。


而修不好的,拆除电路板,冶炼黄金,这钱还不是等于白送的?

秦远前世在闲暇之余,没有少去废品站溜达,为的就是找废旧的电路板,上手做起来更是轻车熟路。

只可惜现在钱不凑手,只能是从小做起了。

揣着仅有的五毛钱,秦远敲响了房东鲁大娘的房门。

他盯上了鲁大娘家的平板车,眼下这也算是最好用的一个运输工具了。

“鲁大娘,鲁大娘!”

鲁大娘两口子年纪都不小了,秦远敲了半天门,这才有人应了声。

打开门,鲁大娘见来人是秦远,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咋了,有事儿?”

看着鲁大娘的表情,秦远心中一阵憋屈。

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名声不好呢。

“鲁大娘,我想借两天您家板车使使,不知道方不方便啊?”秦远急忙堆上笑脸。

鲁大娘很不待见眼前这个,只知道喝酒打媳妇儿的混账东西。

如果不是为了不让吕爱难看,她连理都懒得理秦远。

“你用车想干嘛?”

“是这样鲁大娘,我这不是也闲了挺久了,也该赚点儿钱了。”秦远搓着手解释道。

“我家那口子跟着我受苦了,我这怎么也得把这担子担起来不是?”

秦远虽然说得很真挚,但鲁大娘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你不会拿上卖了,换酒钱吧?”

“这个您放心,我肯定是不能干这种事儿。”秦远急忙道:“您看,您是我房东,卖了您车,我跑都跑不了啊。”

看着秦远信誓旦旦的样子,鲁大娘不由信了几分,而且看着眼前的秦远,似乎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成,那你拿去用吧,我记得轮子上有几个螺丝松了,你给紧紧,别掉了。”

说着,鲁大娘犹豫看一下道:“秦远啊,吕爱是个好孩子,你们得好好的啊。”

“放心吧鲁大娘,以后我一定会让小爱过上好日子的。”秦远点了点头坚定地说道。

望着推车离开的秦远,鲁大娘不由得叹了口气。

“谁啊?”

屋里传来的饿老伴儿王大爷的声音。

“哦,是秦远,说是要出去干活了,借一下咱家的板车。”

“我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就那小子的德性还能出去挣钱?你等着吧,他非把车卖了换酒钱不成!”

鲁大娘本就对秦远没什么信任度,现在听老伴儿这么一说,不由得愁容满面。

“哎,就是可怜了吕爱这好孩子了啊!”

反观秦远这边,几根麻绳,两三个化肥袋,一杆儿称,一辆板车,装备齐全。

挎着板车上的担绳,秦远没走几步就已经汗流浃背了。

这七月份,正是热的时候,闷热的天儿,还是让秦远忍不住回想着,冰棍儿划过喉咙的感觉。

尤其是前世的空调,那才叫一个舒服。

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搞钱要紧,累就累点吧。

没一会儿,秦远便拉着板车来到到了机关单位的办公楼前,准备开始发家致富的第一步。

秦远将板车放在了树荫下,等身上的汗落了落后,起身向着办公楼走去。

秦远一进门,就看到了右手边的大办公室,敲门进去后,刚堆上笑脸还没说话,就听到了一声烦躁的喝问。

“哎,你干嘛的!”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边擦着汗,还边扇着风。

秦远从口袋里掏出后一包烟,恭恭敬敬递上一支烟,笑着问道:“上级,有个事情,想麻烦你,跟你打听一下。”

男子见状,也不好太过于强硬,接过烟问道:“啥事儿啊?”

“是这样,上级,我想问一下,咱们这儿有没有废纸旧报纸啥的,我花钱收!”

这男子一听秦远愿意给钱收没用的废纸,眼神都亮了起来。

像他们这种单位,一栋楼每天产生的废纸,起码有个几十斤。

过去有废纸产生,一般都堆到仓库,要么就扔到门口,谁爱捡谁捡。

这在机关单位工作的,都是好面儿的人,这人来人往的,谁能拉的下那个脸往废品站送呢。

上门主动找着要收废纸的,秦远可以说得上是头一个了。

“上级,虽然给不了多少钱,不过这大热天的,换两根冰棍儿钱哈是没什么问题的。”

秦远见男子意动了,划着火柴递过手去,加码诱惑道:“再说了,这都是废品,放在办公室里也影响心情不是么?”

机关单位虽然工资也高,但那也架不住家里的花销更多啊。

像平日里的人情世故,婚丧嫁娶,就连暖房都得给俩钱意思意思,像他这种小科员,哪儿舍得卖冰棍儿啊?

男子点着烟,瞅了瞅每个人桌上高高的废纸堆,吐着烟问道:“你这价格怎么说?”

“十斤废纸我算您一分二。”

在那个一毛钱买一大茶缸冰棍儿的年代,这个价格已经不低了。

男子沉吟半晌后,点头道:“行,那这些纸你看看有多少。”

说着,转头对一个和秦远差不多的年轻人喊道:“小赵,你把这桌上的废纸也都拾掇拾掇,咱都给他处理了,给大家伙儿买两根冰棍儿吃。”

“得嘞钱哥!”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小赵早就等不及了,钱哥一发话,马上跳起身来就开始收拾。

边收拾嘴上还边说着:“还得是钱哥啊,深谋远虑,这废纸扔这儿确实也没什么用,要不是钱哥发话,这谁能想到废纸还能卖钱啊。”

“你小子,赶紧收拾吧!”钱哥满意地笑了笑,指着地上的一摞书问道:

“小伙儿,你看这些书和杂志,能不能一起收了?”

“当然行,上级,我从小就羡慕你们这种文化人,有知识,有涵养,这样吧,书的价格我算高一点,十斤一分三。”

秦远憨笑着,努力表现出一副老实本分的样子。

“行,那你来收拾收拾吧。”

说罢,钱哥在座位上慢条斯理地抽着烟,喝起了茶水。

秦远算准了这买卖能做成,身上早就准备好了麻绳,当下抽出绳子对着书本杂志便捆绑了起来。


有小赵帮着收拾,秦远没一会儿就捆扎了十来捆。

过秤之后,秦远的心不禁猛地一跳。

四百斤出头,秦远暗自咂舌,机关单位就是猛,这才一个办公室就差点儿把他的五毛钱都榨干了。

不过秦远心中更多的是兴奋,只要拉到废品收购站一转手,自己的本钱马上就能翻个好多倍。

秦远给钱哥核算了费用,也没有抠搜,权当是为之后铺路了,豪爽地说道:

“上级,这些废纸一共是四毛八,咱们能认识也算是一种缘分,零钱我就不和您算了,这五毛钱您拿着。”

钱哥一听,脸上不禁多了几分笑意,两分钱,那一个冰棍儿不就出来了!

“小伙子,你这钱赚得不容易,该多少多少,这两分钱你收着。”

说着,便假模假样地在抽屉里翻找了起来。

“没事儿上级,咱能认识我就已经是赚了,您还这么照顾我,我要是收了这钱,以后都不好意思进您这门了。”

秦远仍旧一脸憨笑,搓着手回道。

秦远怎么说也是两世为人,这为人处世的小技巧自然是不在话下。

“好好好,小伙子有前途啊!”钱哥笑着拍了拍秦远的胳膊。

整日里在办公室勾心斗角的钱哥,是真的对秦远有了欣赏之情。

就拿和秦远差不多的小赵来说,哪儿有秦远这份眼力劲儿和吃苦耐劳的样子。

秦远也没有多待,说了两句客套话,就赶紧跑到树荫下拉平板车去了。

现在时间还早,他也想着能多拉两趟,没准儿这再拉两趟,回家还能给吕爱买点儿肉吃。

搬完十几摞废纸,秦远的衣服已经完全贴到了身上,豆大的汗水更是不住地往下淌。

虽然办公室里面的温度也不低,但好在有大风扇一直在脑袋顶上转着,再加上老式的办公楼都比较阴凉,也没觉得多热。

这出来可就不一样了,秦远拉着堆满废纸的平板车,顶着中午的大太阳,整个人都要被抽干了。

从小便是家里宝贝疙瘩的秦远,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体力活?

可眼下为了能快速起步,只能是咬着牙硬撑了。

好在秦远印象中的废品收购站并不远,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终于是到达了目的地。

两扇破旧的铁皮大门后,是一块面积很大的院子,院子里面一堆堆地堆放着各式各样的废弃物。

秦远四下张望,看到一个肥硕的光头男子正在凉棚下吃着西瓜,抽着烟。

“老板,我这儿有些废纸,还有些旧书旧杂志啥的,您给看看,能给个什么价格。”

秦远对着笑脸问道,看着大光头嘴角淌下的西瓜汁,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废纸十斤四分,旧书十斤五分。”

光头男子擦了一把嘴上的西瓜汁水,边嚼边说道。

秦远听到这个价格,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价格要比他记忆中的高一点。

“那边有称,你自己搬上去吧。”大光头点着烟抽了一口,指着秦远车上的报纸问道:

“你这报纸不少啊,从哪儿捡的?”

“大哥你这说笑了不是,这哪儿能捡得到啊。”

秦远打了个哈哈道:“这都是我二大爷他们单位的,让我帮着处理一下。”

秦远扯谎,无非也就是为了让大光头觉得自己背后有人,再一个就是表明是长期买卖,让大光头别在价格上太抠搜。

大光头作为整个收购站的老板,每天见到的破烂王可不少,也瞧出了秦远和那些人之间的区别。

小伙子挺精神,穿着也很得体,虽然满身是汗,但从气质上来看,确实不像是一般人。

大光头笑了笑,递上了一块儿西瓜:“大热天的,来一块儿。”

秦远客气了两句,接过西瓜吃了起来。

“我说老弟,你这二大爷对你不错嘛,你一会儿过称的时候记得把杂志放到书堆里。”

大光头说着还拍了拍秦远的肩膀:“以后有了货,就来老哥这里,价格你放心,肯定要比你去其他收购站划算。”

“得,那就多谢老哥了。”秦远笑着应道。

“旧书一百三十斤,旧报纸三百斤二十斤。”

大光头眯着眼睛看着秤上上的数字,掏出一个白色的票本,写了几下递给了秦远。

“财务室在那边,去领钱吧。”

从财务室出来以后,秦远的口袋里多了一叠毛票。

一块八,除去本金五毛,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秦远的就赚了一块三毛钱。

跟大光头打了个招呼,秦远拉上自己的板车离开了收购站。

手上的底子厚了,秦远再一次走向了那个办公楼。

大老远,就看到机关大院儿门口有大爷推着车在卖雪糕。

“大爷,雪糕咋卖啊?”

“雪糕五分钱一个,冰棍儿一分钱。”

大爷急忙停下了脚步,这大热的天儿真舍得花钱买雪糕的人可不多。

“来个雪糕还是冰棍儿啊?”

五分钱,这可让秦远有些肉疼,不过该是咬咬牙道:“来四个雪糕吧!”

大爷一听,脸上的褶子都笑得深了几分:“好嘞!稍等稍等。”

大爷麻利地扯下了一个红黄相间的小塑料袋,将四个包裹着防水纸的雪糕装进去递给了秦远。

“来,拿好了,得赶紧吃啊,奶油的不禁热,一会儿可就化了。”

“好嘞。”

秦远套前后,把板车停到了老位置,拎着雪糕走进了大院儿。

“大家伙儿都忙着呢?”秦远对着笑脸进了门。

“刚门口有一个卖雪糕的,想着大家伙儿都挺热,带了几根,来,趁凉赶紧吃。”

说着,秦远将雪糕递到了每个人手上。

“哎呦,怎么还给我们买了雪糕啊!”

谁也没有料到,秦远竟然会给每个人都带了雪糕。

五分钱一个的雪糕,即便是他们,平日里也都舍不得买来吃。

小赵咬了一口雪糕叹道:“哎呦,这奶油雪糕,我都挺长时间没吃过了。”

钱哥本想着推辞一下,但看着小赵吞食雪糕的样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你看你这年轻人,不就是点废纸么,这让我们怎么好意思。”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