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如果神仙不务正业

如果神仙不务正业

时光文学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现代人的眼里,神仙恐怕早已经不存在了,人们更愿意把神仙当成是一种寄托。可是谁成想在当今这个社会,竟然会存在修仙者,并且他还当着所有人的面,飞升上天了。齐延在外表看来,他不过就是一个三十岁的普通男人,但是谁能想到他居然已经九百九十五岁的高龄。本以为等自己飞仙成功以后,他就会迎来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然而他却在天庭上掉了下来……

主角:齐延   更新:2022-07-15 21: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齐延 的女频言情小说《如果神仙不务正业》,由网络作家“时光文学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现代人的眼里,神仙恐怕早已经不存在了,人们更愿意把神仙当成是一种寄托。可是谁成想在当今这个社会,竟然会存在修仙者,并且他还当着所有人的面,飞升上天了。齐延在外表看来,他不过就是一个三十岁的普通男人,但是谁能想到他居然已经九百九十五岁的高龄。本以为等自己飞仙成功以后,他就会迎来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然而他却在天庭上掉了下来……

《如果神仙不务正业》精彩片段

“嘿,这老天,怎么说变就变了。”

“是啊,刚刚还大太阳呢,这怎么一下就黑黢黢的了。”

市的南北主干道上,正堵着车的司机们不约而同的摇上了车窗,看着外面骤然阴沉下来的天空显得有些愁眉不展。

今天是周一,恰好又是早高峰。这种时候要是下一场暴雨,妥妥是要迟到的命。

四十来岁的老师傅摇下车窗,点了根烟,看着面前静止不动的车流,只能摇着头缓缓吐出一口烟气。

“唉,真堵啊。”

“诶,师傅,你看那是什么?”

坐在后座的乘客惊讶地指向天空,似乎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老师傅略显不爽的将手里的烟伸向窗外,敷衍着点了点头。

有啥看的嘛,不就是禁止吸烟吗?现在这些小年轻真的是戏多。

老师傅又吸了一口,正要转头吐向窗外。

鬼使神差的,他还是向着乘客所指的方向瞄了一眼。

只见在那黑压压的乌云之下,一个人影凭虚而立,无数闪电划破天际,劈在那道人影上。

而那人影纹丝不动,任由一连串的闪电打在身上,反倒是不停向高空升去。

“喂喂,老刘老刘,你看到没得,我捏马天上有人在渡劫!”

出租车上的无线电通话装置里响起一阵嘈杂的电流声,随后传出了这句话。

老师傅还保持着那个两指夹烟伸向窗外的姿势,烟灰已经烧了老长一截。

他抄起对讲机,嘴唇微微颤抖,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卧槽!”

高楼之上,雷云之下。

齐延身着一身白衣,独自屹立在空中,轻描淡写的扫灭一道道袭来的雷劫。闪烁着的电弧照亮了他白衣上的银纹,顺带着崩断了几根不受拘束的发丝。

虽然他正遭受着九重飞升雷劫的轰击,神情却显得无比的惬意。

毕竟谁能想到这个看起来最多三十的男人,已经是九百九十五岁高龄的修道者了,渡劫更是如同家常便饭一样的常态。

要不是寿元千年是修道者的极限,他还能在凡间再苟上几百年,将道基夯实到极致再渡劫飞升。

“唉,不过百年,这如今的世道我已是有些看不懂了。”

齐延轻轻一挥手,打灭一道袭来的火劫,看着身下的高楼,还有那些密密麻麻的汽车,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百年之前闭关,闭关的时候还是世上还是马车木船四合院的时代。

而现在,到处都是呼啸着的铁皮猛兽和小山那么高的大楼,各种黑色的透明板上还能显示出能动的真人,甚至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薄薄的小铁片,不知道在划动着些什么。

以前出关后别人见他都是“仙长,仙长”的喊,可这次出关来,要么是叫他“二刺猿”,要么是什么“角色扮演”,一点尊重都没有!

而且那个二刺猿……连人都不是了,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

齐延气的一袖挥出,炸碎了一连串的雷霆。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幕,早已映在了无数人的手机上。

“震惊,A市出现空中飞人,疑似古代修炼者要渡劫飞升!”

“灵气复苏的前兆?白衣仙人勇闯雷劫?”

在这一个个夸张的标题之下四处流传着的,便是齐延挥袖打落雷劫的高清画面。

谁能想到,这都现代社会了,居然还有修仙渡劫之人!

待到齐延打散劫云,天地间重归晴朗,地上的各种声音愈发的嘈杂了起来。

“天啊!他渡劫成功了!”

“是不是要飞升了?我们是不是要看到神仙了?”

齐延的脚底下更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让他想要落地显摆一番的打算都落了空。

高天之上,随着劫云的消散,一座金色的天门隐隐浮现。

一座以金光搭成的天桥从天门处蔓延而出,直直伸到了齐延的脚下。

“各位道友,贫道去也!”

齐延大喝一声,轻轻一抖道袍,整个人便踏上了天桥,向着南天门飞升而去。

只留下了地面上一连串的惊呼。

齐延双眼微闭,面带着浅浅的笑意,秉持着自己的高人风范。

而当他缓缓睁眼,天庭诸位仙神都站在南天门内,满脸慈祥的看着他。

想起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齐延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感觉后背有些发凉。

毕竟千年以来都无人飞升,凡间的人口又不停暴涨,就导致天庭劳动力一直都严重匮乏。

天庭众仙一直期盼着能有新人飞升,赶紧分摊压力。

而早就有能力飞升的齐延自然是重点观察对象。

可天庭诸神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观察……就是五百年!

连玉帝都给整郁闷了,特地打招呼嘱咐雷部诸司不得为难,差不多意思意思就得了,现在天庭缺人呢。

但雷部诸司也冤啊,他有能力不假,可人家压根没给我们投名状啊!就一直在凡间拼命夯实道基,总不能一片劫云直接飘他头顶上,劈完了直接把人带上来吧?这不合规矩啊!

于是玉帝干脆下令,让月老给他托梦,要他位列仙班,及时登仙。

结果……齐延把月老的托梦当成了自己成仙的心魔,硬生生打散了当时即将凝聚的劫云,重新开始了闭关之路。

天庭的众仙神就在齐延一次次的闭关出关中,观察了他整整五百年,终于是等到了他寿元将近,破关渡劫的这一天。

雷部诸司,瘟部诸神,执掌天兵,星宿,布雨的各方大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就等着齐延飞升之后跟他算账呢!

不好好折磨下这新来的,都对不起他们五百年来的辛苦!

齐延转身想逃,可都到这儿了,他还能跑到哪儿去?

脚下的天桥飞快收缩,眨眼之间就把他拉到了南天门前。

“呃……各位道友,仙体可还无恙?”

齐延怂怂地挥手打了个招呼。

众仙神笑而不答,尤其是站在南天门下最为显眼的巨灵神,不停的摩擦着他手里的那对宣花板斧。

“唉。大不了就被使唤一阵,反正只要跨过这道天门,便能长生久视,与天同寿了。”

齐延想了想自己仅剩的五年寿元,暗自咬牙,迈开脚步就往南天门上踏去。

忽然,天地剧震,电闪雷鸣,踏出半步的齐延摇晃着退了回去,根本稳不住身形。

“发生了何事?”

齐延抬头看去,却见到南天门上的诸位仙神也是一脸迷惑。

“咔嚓!”

一道紫霄神雷从九天之上劈下,竟将那南天门上的牌匾劈裂!

由牌匾中蔓延而出的接引天桥也就此消失不见。

“诶诶!别!”

他身形不受控制的向下跌去,转瞬间便从天门坠下云层。

“给我起……我的法力?”

他只感觉天地规则大变,法力紊乱,竟连最简单的御空也做不到了。

“不会吧?难道我竟是那天谴之人,不得位列仙班?”

齐延暗暗想着,坠落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没有了法力的护持,他的白袍都快跟空气摩擦起了火花。

“完了……”

咚!

尘雾弥漫……

漆黑的夜空中挂着一枚赤色的月亮,映照出附近残破的高楼。

街道两旁,残破高楼落下的砖石堆积成小山,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正坐在小山堆上起舞欢唱,手里摇晃着小臂粗细的荧光棒,山堆下还燃着篝火。

道路上并不是没有路灯,与此相反,每隔十米一盏的路灯让道路上显得并不昏暗,好几辆战损风格的吉普车停在路边,车上还放着略显聒噪的音乐。

这些聚集在一起的男女大多都穿着皮夹克或是破洞的牛仔衫,性别的差异在他们身上并不明显,基本都是短发,偏中性的打扮,甚至还有些男人留着披肩的长发,嘴上抹着不知道是口红还是辣椒油的妖艳红色。

“走啊,今晚北街区的干活?”

一个披着长发的男人一把揽住坐在石堆上的短发男人,声音粗犷而低沉。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嘁,不合群。”

长发男扫兴的挥了挥手,领着附近的男男女女坐上了两辆吉普车绝尘而去。

等到车辆开远,坐在石堆上的男人这才站起了身,轻拍着身上的石屑,向着略显昏暗的小巷内走去。

哗啦!

在男人原本坐着的石堆处,突然有悉悉率率的石块滚动。

男人警惕的回过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听错了?”

男人疑惑的挠了挠头,正要继续走进小巷。

突然,一只手从石堆下伸了出来,五个指头骨节惨白,看起来就像是七八十年代的僵尸电影里的场景。

没走几步的短发男人猛地转过身,瞬间反握住腰上的弯爪匕首,一脸警惕的看着那只伸出来的手。

虽然在这个时代,出现什么都不稀奇,但这样的场景还是略显惊悚。

那只手掌一动不动,像是只想伸出来透透气。

男人一步步向着石堆靠近,弯爪匕首渐渐靠近那只手掌。

另一只手猛地从石堆下伸了出来,将石堆的顶部扒拉开来。

一个穿着白色复古道袍,浑身灰尘的青年男子突然从石堆里站了起来,略显舒畅的伸了个懒腰。

“呼,贫道居然没死?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白袍男子看了看四周,似乎是被这残破的景象惊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你……你是谁?”

“嗯?”

白袍男循着声音看去,只见那个短发男子坐在地上,两手支在地上,颤巍巍的向后退去。

脸上挂满了撞见鬼的恐惧。

白袍不满的审视了一下自己的道袍,凭空挥了好几次手,却似乎没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罢了,用不了就用不了吧。”

白袍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用手老老实实拍去了身上的灰尘,露出一口洁白的门牙,尽可能展现自己的善意。

“阁下能否告诉贫道,这是何处?”

 


吉普车在大街上呼啸,明暗交错的灯光打在副驾驶位的齐延脸上。

“喂,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朝,A市人。”

坐在驾驶座上的短发男子主动开口,顺带着用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眼齐延的道袍。

“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啊。你哪儿的人啊?”

“嗯……贫道齐延,宋国人。”

“宋国?哪个宋国?没看出来啊,你还是外国人?”

“应该……也不太算是吧。”齐延支吾着说道。

街道两旁的建筑飞速后退,从这辆只有框架而无玻璃的吉普车上看去,两边的高楼都没一个是完整的。

主干道上也布满了废弃的车辆,有些甚至是被拱起的道路直接从中贯穿,留下的血污显得有些阴森森的,这也使得程朝不得不疯狂打动方向盘,从缝隙中穿插过去。

可依着齐延出关后的记忆来看,男人口中的A市和这片地方确实有相似之处,不管是道路,高楼的位置,都基本和他渡劫时看到的一致。

除了道路两旁这些扭曲的实在厉害的路灯。

“这些到底是怎么弄的?”

“这些?”程朝顺着齐延的眼神看去,“嗐,这些啊?不一直都这样儿嘛,鬼知道是不是以前打仗给打出来的。”

“一直都这样吗?”齐延喃喃自语道。

“对了,一会到地方,你要是真不想进去就算了,毕竟是我接的活儿。”程朝突然咬了咬牙说道。

“无妨,贫道应该还是能出上些力的。”

“你可别逞强,我们这一行也不是好干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程朝明显松了一口气。

齐延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回应。

他现在自身法力用不出来,没法沟通天地,也没办法了解一下天庭的情况,而自身状况又实在是糟糕。

不然他也不至于要陪着程朝去做这所谓的悬赏。

现在的他不能御风飞行,不能动用法力,甚至打开不了储物法器……

最要命的是,由于缺少了飞升的最后一步,齐延的寿元……并没有延长!

他现在只剩下了五年的寿元。

“唉。”

齐延一声长叹,只能感慨一句造化弄人。

不过话说回来……

齐延瞄了一眼程朝脖子上的大铁链子,心里小小的吐槽了一句。

唉,世风日下啊,男子还穿戴首饰,简直是成何体统。

“我们到了,下车吧。”

吉普车猛地刹停,程朝率先下车,猛地关上车门。

齐延本想有样学样,可找了半天都没扣到开门的锁扣。

“这儿呢。”

程朝搭了把手,将门打开。

“真不知道你是哪儿来的人,车门都不会开。”

“……”

齐延选择谨言慎行,默默的走下了车。

“就这里吗?”

齐延看着面前昏暗的街区,疑惑着问道。

“嗯,就这儿。”程朝点了杆烟,自顾自的吸了一口,“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要是不对劲就跑出来,可千万别逞强。

我带你来也就是见识见识,别到时候还要我出手救你。”

“嗯。”

齐延点了点头,心里多了几分重视……

在这个时代,每个供人生活的片区都有着数不尽的都市怪谈。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这些残破的大楼,诡异的街区,充满废土气息的生活方式以及深埋地下的各种物资。

似乎从某一天开始,就变成这样的生活了。

程朝作为一名怪谈猎人,搜集各种可靠的怪谈信息是他们少有的收入来源。

各大势力为了探索还未被开掘的区域,都会雇佣这些所谓的怪谈猎人去尽可能的搜集相应情报,从而避过区域内的怪谈,或者干脆选择放弃。

程朝做这事儿已经有段时间了,还暂时没遇到什么危险。

不过听他的前辈们说过,有些地方不仅可能丢了性命,甚至有可能会发生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

而在见到从石堆下钻出来的齐延的时候,程朝差点就以为是新的怪谈找上他了!

穿着古代式样的白袍,从地底下钻出来这种事……怎么看都像是僵尸怪谈吧!

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居然被他给遇上了!

要不是在后续的交谈中,这个名叫齐延,爱自称贫道的家伙除了谈吐奇怪之外都很正常,程朝肯定早就把他甩在一旁自己跑路了。

至于现在带他一起执行任务嘛……

单纯是找个替死鬼罢了,遇到危险的事情就让他顶上去,反正又不分他报酬。

虽然最开始心里有些不忍,但这可是他上赶着送上门来的,可不是自己没给他机会离开。

程朝这么想着,猛地抽完最后一口,将烟头扔到地上,用力的将火星踩灭。

“走吧,路上放机灵着点。”

程朝从腰上摸出一根甩棍,紧紧握在手里。

“嗯。”

齐延看着程朝的样子,思索了一下,也从怀里掏出了一根……

平平无奇的烧火棍。

没办法,齐延现在打不开储物法器,只能暂时用这东西将就一下了。

“噗嗤。”

程朝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却立马恢复了板着脸的模样。

“行了,拿好你的‘武器’,就按着咱们之前商量好的模式,你开路,我断后。”

“明白了。”

齐延横握着烧火棍,向着昏暗的街道走去。

半山坡上,矗立着那么几栋老楼,只有几户房间里面亮着暖黄色的灯光。

“小心点,要是听到什么怪声就立刻告诉我。”

相较于齐延的漫不经心,程朝就显得很是小心。

小心到每一步都要试探一番才会迈出去。

“至于嘛?”

齐延鄙视的看了程朝一眼,大方的向前走去。

虽然已经没有了法力的护持,但长达995年的寿命,以及修道附带的体魄,也足够齐延在面对普通人时更有底气。

况且……怪谈什么的,能有他们这些修道飞升的人更怪吗?

“你慢一点,别落下我!”

看着齐延向前走去,程朝顿时急了,顾不得再小心试探,只能三步并作两步走,跟在齐延身后不远处。

啪嗒。

随着两人迈进了这片街区,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看,什么事都没有。”

齐延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根本就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怪谈”的地方。

哦,除了这里的门长得都比较奇怪,看来看去居然都没有一扇正常的门。

齐延走在街道上,略显好奇的看着几栋老楼上的大门。

有些门比房间本身还高,而有些却倾斜了四五十度,以一种正常人很难进入的姿势立着。

而有的大门呈一个“土”字,能通过的地方看起来只有中间的短短一竖。

“不应该啊。”程朝倒是没太在意这附近门的怪异,反倒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卷起来的白纸,将甩棍搁在一旁,打开白纸仔细的看了起来。

齐延凑上前去,纸上写着:

“A市B—27区域第三街区,疑似存在怪谈‘壮汉的哭泣’,请各猎人小心,一旦听到哭泣声,要立即撤出该区域。

现需查明该区域内是否存在活着的生物,是否具有原住民存在。

警告:请千万不要随意开门。”

“怎么说?接下来要怎么办?”

没有经验的齐延只能把问题抛给程朝。

“是啊,要怎么办呢?”

程朝喃喃自语了一句,毕竟他之前做怪谈猎人也纯属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靠的都是运气,应对这种看起来没有异常的情况,他也不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办。

程朝收起情报,正要将搁在一旁的甩棍拿起。

可那甩棍仿佛变得重了十倍,猝不及防之下的程朝竟是一个趔趄,差点没拿得起来。

“什么情况!”

程朝勉强拿起那根甩棍,试着挥了挥,却发现以他的力气,竟然不能轻松的将那根甩棍挥动起来。

“让我来试试。”

齐延皱紧眉头,试着从程朝手里接过那根甩棍。

可那甩棍到了他手里,甚至比在程朝的手里还要更重!

齐延只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的根本不是一根铁质的甩棍,而是一根直径超过三米的山石!

要知道,以他的体魄强度,即使不动用法力,也不是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举重冠军能比的。

“不对劲!”

齐延将甩棍重新还给程朝。

甩棍在程朝的手里,似乎并不像在他的手里那么沉重,只是相较于原有的重量多了几倍而已。

“这难道是……”

“嘘,小声点,你听到了没?”

齐延正要说些什么,程朝却在嘴前竖起一根食指,打断了他的话。

昏暗的街道内,若隐若现的哭泣声幽幽的飘荡而来,就像是一只飘忽不定的幽灵,在两人的身边不停的回响。

“呜……呜……呜……”

在听到那哭声的一刹那,齐延原本握着烧火棍的左手重重的垂了下去,仿佛被狠狠的压在了地上。

齐延瞳孔收缩,一股凉意顿时攀上他的后背。

“这是……规则的力量!”

“什么力量?”程朝一脸懵。

齐延正要回答,那哭声却变得更清晰了些,一个足以笼罩整个街区的黑影从巷子另一头延伸过来,巨大的影子罩住了两人,并且不停的耸动着。

“……”

程朝被吓得已经不敢说话,只能拼命的给齐延打手势。

你,我,快,撤。

虽然不能说话,但程朝的意思还是很好的表达了出来。

齐延微微摇头,丢掉手里的烧火棍,一边揉着手掌一边朝黑影的方向走去。

程朝见状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用手势表达撤退的意思。

“放开我,你不过去的话就在这儿站着,我自己过去。”

齐延态度坚决,独自往前走去。

程朝看了看附近昏暗的街道,缩着脑袋还是跟了上去。

随着两人愈发接近巷尾,黑影的耸动也变得愈发频繁,声音也逐渐从单一的哭声变成了哭声中夹杂着喧闹的滋滋声。

“呜呜呜……人家炒的菜真的那么不好吃吗?”

齐延从巷尾的拐角处探出头去,只见一个足足有两层楼高的壮硕身影站在房门外,面前摆着相较于他体型而言及其袖珍的锅炉灶等物。

壮汉一边用手抹着眼泪,一边不停的颠勺。小小的勺子在他手上却显得重如泰山,每次颠勺,他那足有常人腰身粗细的胳膊上青筋暴起,仿佛手里握着的是一整座高山。

而在他身后的门内,坐满堂席的食客们正在肆意喧哗,指点江山,与这炒菜的壮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齐延只一眼便认出了这壮汉的来历,但他却更加疑惑了。

“巨灵神?他怎么会在这儿?”

 


诡异的灯光从高处照射下来,将巨灵神的影子拉的极长。

明与暗的交织汇聚在巨灵神的身上,映照着他不停抽泣的身影。

“这……这谁啊?这么大?”

程朝也探了个头出来,看到巨灵神的那一刻,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

“呃……”

齐延想了想,还是没把巨灵神这档子事说出去。

可不可信是一码事,最主要的是到时候别连累着他也被当成神经病了。

毕竟巨灵神……那可是男子汉的代表啊!

“看起来,他就是怪谈的源头了。”

齐延想了想,既然是巨灵神的话,很多事情都能解释得通了。

巨灵神,力的代表,力量最大的仙神。

所以他们听到巨灵神的啜泣声会丧失力量,也算是一种无形中的规则。

“嗯。”

程朝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什么,却突然看到街巷的另一侧,有两人走了过来。

“我不是都说了嘛!我就要那个链子!”

“哎哟,这不是太贵了吗?等我挣了钱一定给你买。”

“一定一定,一定你个大头鬼!”

一男一女从另一侧走过来,那男人身壮如牛,一米九的个子至少得有一百九十斤,浑身虬起小蛇般的青筋,却谄媚似得佝着身子跟在女孩身旁。

女孩看起来就一米五出头,瘦瘦小小的,留着一头更偏男士的碎发,体重兴许还没到70斤。

“唉,舔狗什么时代都有。”

程朝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呵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齐延不以为意,这么多年以来,就他看到过的这种事情,没有上千件也有几百件。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还管什么劲儿呢。

可接下来,只见那女孩一巴掌拍在壮汉身上,直接打得壮汉在原地转了两圈。

“?”

齐延一脸问号,他只是想想而已,不用真一个打一个挨吧。

“不对!就算啜泣声会让人丧失力量,但这么大的块头,那个女孩怎么可能打得动?”

齐延顿时反应过来,微眯起双眼,眼神中似乎有精光冒起。

“这不是很正常吗?”

程朝抱着胳膊,一脸诧异的看向齐延,“那女生一看就力气很大啊,这有啥好奇怪的?”

“嗯?”

齐延转过头,质疑的目光看向程朝。

程朝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干脆放下胳膊,故作镇定的盯了回去。

“怎么了?我说的是实话啊!”

“……”

齐延有些奇怪,为什么程朝也会产生这种想法?

还没等他想出个结论来,随着那一对男女越走越近,正在炒菜的巨灵神明显有些慌神,原本的啜泣化作颤抖,急着就要把菜给盛出来。

“上……上菜了!”

巨灵神这么喊了一声,一个背着双手的老妪便从餐馆内走了出来,气急败坏的从灶台上端走了巨灵神炒好的菜。

“你看看你!吃的又多,结果就长得那么高,那么壮,连个菜盘子都端不起来,你说说你有什么用!”

老妪一边数落着巨灵神,一边将菜给端回餐厅。

巨灵神不敢反驳,巨大的身子尽可能缩在一起,小心翼翼的刷洗起铁锅来。

这时,恰好那一对男女走过后厨,那女孩指着巨灵神,噗嗤笑出了声。

“看到没有,你可别长成他这样!到时候连我的包都拎不动,我可不会要你!”

“是是是,宝宝,我现在已经吃的很少了……”

“哼!”

壮汉拎着女孩手里的包,累的满头大汗,但还是面带笑容。

巨灵神沉默的看着这一幕,将手里洗干净的铁锅放下,转身向着餐馆内走去。

“哼,没用的东西。”

女孩见状忍不住又吐槽了一句,带着壮汉快步走开了。

齐延看着巨灵神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何有些心酸。

从前宣花双板斧在手,何人胆敢天门逞英雄?

可现在,却成了被老妪欺负的“无用之人”。

齐延咬了咬牙,猛地冲上前去。

“巨灵神……”

可谁知,听到这个称呼的巨灵神就像是触电般浑身颤抖了一下,而后突然加快脚步,健步如飞的向后退去。

“巨灵神!”

齐延又喊了一声,可谁知道巨灵神竟被这句话吓得直接跌坐在地,两只手抱着头蜷缩到角落里,将自己的脸完完全全的挡住。

“不是……我不是……”

巨灵神小声呢喃着,浑身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齐延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再次小心的喊了一声。

“巨灵神?”

顿时,巨灵神摊开双手,两眼变得通红,一股杀意毫不避讳的从他身上激荡而出,连空气都出现了一丝涟漪。

齐延面色微变,蹭蹭后退了两步,不敢略其锋芒。

就在这时,一声突兀的呼救声从街巷的拐角另一侧传到了齐延的耳朵里。

“救!命!啊!”

程朝的惨叫声回荡不休,似乎是面对上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齐延下意识侧头看去,不料巨灵神却趁此机会,径直逃向一旁的大门!

“别跑!”

巨灵神动作不停,直接拉开那扇大门,小山般的身形像是缩小了一大半,竟然直接钻进了那扇门内。

砰!

门猛地关上,老旧的木门撞在门框上还有些咯吱作响。

等到齐延追到门口,再度拉开大门,巨灵神的身影竟然消失不见了!

那些原本喧闹的声音,络绎不绝的食客,凶巴巴的老妪……一切的一切居然都消失了!

剩下的,就只有一间老旧的,看起来数十年都不曾有人居住过的破烂房间。随着齐延的开门,还有一些惊慌失措的老鼠从房间中央钻回了阴暗的洞内。

“这……”

齐延看着门框,上面深厚的灰尘不像是有人用过的样子。

可之前,声音明明是从门后传出的啊!那老妪也是将菜端进了这扇门内。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救命啊齐兄!你在哪儿啊?”

程朝的求救声断断续续的传来,还夹杂着一丝哭腔。

“呜呜呜,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

来人啊!救救我啊!”

“……唉。”

齐延叹了口气,放弃了继续深究的打算,转身朝着街巷另一侧跑去。

“嚷什么嚷?姐们几个又不会亏待了你!”

几个少女耳钉唇钉一个不少,几乎都是寸头,而手里都不约而同的抡着一根布满钉子的棒球棍。

反观程朝,身上已经开始有了挂彩,原本还算贴身的皮夹克也被划烂了一半。

见到齐延来到,程朝又是一声哀嚎。

“齐兄救我!”

几个不良少女却两眼发光的看向齐延。

“这个好!细皮嫩肉的,我喜欢!”

“……”

齐延都不知道自己这是该用什么心态面对这句话。

而且就只是几个普通少女啊,程朝一个大男人,为啥表现的像是被强迫的那一方?

似乎他还有点不太满意?

“唉。”

齐延最终是叹了口气,缓缓走到了程朝身边。

“哟,都不跑了,觉悟很高啊!”

“可以,好好听话,姐姐们会对你好的。”

几名少女不仅没拦着,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齐延。

“你……你进来干什么?”

程朝捂着自己裸露的腹部,一副幽怨的样子。

“还能干什么……跑啊!”

齐延将道袍下摆撩起,露出里面还算洁白的两条裤腿。

“?”

程朝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齐延双脚猛地蹬地,身形诡魅般蹿了出去。

他这么一跑,连周围的几名不良少女都没反应过来。

“靠!他要跑!”

“姐妹们追啊!”

但齐延身形飘逸,即使背对着砸过来的棒球棍依旧可以翩然躲过。

程朝这才反应过来,拔腿就往另一边跑去。

几名少女虽然发现程朝也跑了,但她们已经向着齐延方向追了出去,再回头只会两边都跟丢。

“别管了,就追这边!”

原本寂静的街道内,开始喧哗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