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其他类型 > 161541654

161541654

谢亦桐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望着写字楼出口,莫名开始害怕看到些什么不该看的。终于,捱到了他下班的时间点。一拨又一拨人的鱼贯而出,眼看人都快走光了还是没看到李浩。我想他是不是已经走了,毕竟聚餐的人是成群结队一起走,说不定李浩夹在人群里我没看到。

主角:谢亦桐傅默呈   更新:2023-01-29 15: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亦桐傅默呈的其他类型小说《161541654》,由网络作家“谢亦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望着写字楼出口,莫名开始害怕看到些什么不该看的。终于,捱到了他下班的时间点。一拨又一拨人的鱼贯而出,眼看人都快走光了还是没看到李浩。我想他是不是已经走了,毕竟聚餐的人是成群结队一起走,说不定李浩夹在人群里我没看到。

《161541654》精彩片段

他的手机又响了,我微眯着眼睛看了下时间,七点十分。
我从他枕头下拿过手机,手机自动解了锁。
微信聊天界面直接弹了出来,对方的头像是最近很火的玲娜贝儿。
“浩哥,今天要帮你带早餐吗?”
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女生。
再往上翻就发现两人聊天的频率很密切,交流的话题大多跟工作有关,偶尔掺杂着彩虹屁,并没有太出格的对话。
我跟李浩在一起两年了,扛过了大学分手季又磨合了两年,已经准备今年结婚。
李浩毕业才两年就当上公司主管,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有女孩子往上扑再正常不过。
趁李浩翻身我将他的手机放回枕头下面,伸手搂住了他。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然而他却推开了。
他从枕边拿过再度响起的手机,皱眉解释:“最近开了新项目,又忙又乱,群消息就没消停过!”
我扯扯嘴角宽慰了他两句,“万事开头难,过阵子就好了。”
他漫不经心“嗯嗯”攥着手机去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时他已经穿戴整齐,低着头看手机之余嘱咐我:“今天有早会,我给你点了早餐,宝宝你记得吃。”
温柔依旧,体贴没变。
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他不对劲。
一整天我都无心上班,反复打开与李浩的聊天框,我们的对话还停留在昨天。
我鼓起勇气,敲了一条信息发过去:“晚上一起吃饭吗?”
很快,李浩回了微信。
“今天项目组聚餐,不好不去。”
大脑还没开始反应,我追问的信息已经发了出去。
“跟谁?”
“就新项目组的同事呗,还能跟谁?”
我没再问下去,想了想与其不停揣测消耗情绪,不如直接当面问个清楚。
到他公司后,我没有直接进写字楼,而是在喷泉旁的长椅上坐下,心情莫名紧张。
我望着写字楼出口,莫名开始害怕看到些什么不该看的。
终于,捱到了他下班的时间点。
一拨又一拨人的鱼贯而出,眼看人都快走光了还是没看到李浩。
我想他是不是已经走了,毕竟聚餐的人是成群结队一起走,说不定李浩夹在人群里我没看到。
我决定给他打个电话,就在这时,李浩的身影出现了。
他没看到我正准备过马路,我赶紧挂了电话追过去。
紧追了两步后,我却顿住了脚步。
我看到李浩的副驾驶上坐着一个人,是个女人,她就那么自然的坐在我的专属位置上。
金黄色的长发散落在胸前,戴着一顶白色毛线帽正低头玩手机。
李浩隔着车窗捏下了她的脸,从车前绕上了车。
此刻,我的腿犹如灌铅,怵在原地动弹不得。
副驾驶中控台上的【女友专用】还是李浩亲手贴上去的,可为什么会有别的女人坐在我的位置上。


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我没有跟李浩提起,努力维持着生活的平静。
但那件事就像一根鱼刺卡着我的喉咙,难以下咽又不敢吐出来。
我知道,这件事一旦捅破,所有安稳都会被打破,我无法再承受又一次失败,那样深刻的痛也不能再经历第二次。
几天后,李浩开车送我上班,我在座椅缝隙里发现了一只阿玛尼口红,401我最喜欢的橘色调。
我以为是我自己落下的,可看到管上贴着的皮卡丘贴纸时,才发现并不是我的。
李浩上了车,我竭力保持镇定,问他:“这口红是谁的?”
他明显愣了一下,眼神犹疑了瞬面上却淡定,他反问我说:
“不是你的吗?这可是你的专属座位。”
他在撒谎,我却面红耳赤了起来。
我攥着口红的手心沁出了细汗,脑海里不停闪现着那天的画面。
办公室里同事们八卦聊得飞起,可我一点凑热闹的心思都没有。
邻座的同事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无视我拉胯的脸色,拿着手机怼到我眼前。
“桐姐你快看,电竞大美女温夏露脸了,这颜值都能秒杀娱乐圈小花了!”
我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敷衍地“嗯嗯”了两句。
再眨眼一看,感觉好熟悉!
金黄色的发色,白色毛线帽……
这不就是那天坐在李浩副驾上的女人吗?
我拿过同事手机,放大细看,看清了被她模糊处理的男人侧脸。
是李浩没错,他的耳朵是招风耳,耳垂也跟普通人不一样。
那天晚上坐在我副驾驶座上的女孩子,就是这个温夏。
我打开了一只潘多拉魔盒,本就凌乱的情绪更加无力了。
李浩的背叛变得更加有迹可循起来,这天晚上,他竟然破天荒地来接我下班。
他从来没有主动接过我,即便顺路,但每次都以加班为由拒绝。
上车,新的“女友专属”的贴纸进入我的视线,这Logo比之前还大。
他凑近得意扬扬,讨好道:“怎么样,我干得不错吧?”
我强颜欢笑转过头,突然他按住了我的肩膀,紧张道:“小心,你脚边的那份礼物很贵重,要送大客户的。”
我瞥了一眼,那是一款限定的TOMFOR新香桃涩花蜜香水,抵我半个月工资。
“需要送这么贵的香水吗?”
李浩一边小心将香水放到车后座,一边嘟囔着:“什么身价的人配什么礼物,我这年底的kpi可全靠她了。”
我看了一眼胸前背着的小ck,心脏猛地一缩,原来我在他眼里身价就只有400块而已。
到家后,李浩将那只香水放在茶几上,去浴室洗澡了。
这时,他随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我沉默了半晌,还是叫了他一声:“来电话了。”
没有反应。
震动停了,没过一会儿又响了起来,我只好拿起手机去找他。
走到卫生间门口,我听到里面传来微信消息提醒的声音。
可我的手机在包里,他的手机在我手里。
我的呼吸顿时变轻了,轻手轻脚贴到门板上,里面传来他压低的声音:“……乖,我刚在洗澡……我也想你……”
我傻眼了,后撤了几步靠在墙上,心脏狂跳。


我躲进了卧室,顶住门板身体止不住地颤栗。
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我所了解的他是真的他吗?
我不知道。
凌晨三点,我悄悄起来去客厅翻开了他的公文包,在他的包里发现了另一只手机。
跟他日常用的是同款同色,锁屏壁纸包括手机壳都一样,难为他心思如此缜密,怪不得之前我没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我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拍下“证据”,再原封不动地将手机放回原处。
都说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可我似乎拿不准我的下限在哪儿了。
确凿的证据就摆在眼前,可是我却狠不下心说分手。
再过两个月我们就就结婚,我所憧憬的婚姻生活离我只有一步之遥。
为什么要让我发现,为什么不藏好一点?
我跑出门去透气,吹吹冷风让自己清醒。
漫无目的走在街头,突然下起大雨,我淋着滂沱大雨里往回走。
突然一阵刺眼的强光打过来,车轮擦地的尖锐巨响将我吓倒在地。
一辆黑车轿车停在了我面前,差一丁点就撞到了我。
我呆若木鸡瘫坐在雨里,整个人都吓傻了。
一个男人撑着伞走到我面前,豆大的雨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男人的脸。
然而他居高临下的气质却让我感到莫名熟悉,跟记忆中的那个人……
好像。
他把伞递给了我,说了句什么转身走进雨中开车离开。
雨声嘈杂,我没听清。
我像只落汤鸡狼狈的拄着伞摸索到家。
李浩刚好起床,他被我狼狈的模样吓到,怔了瞬,突然抢过我手里的雨伞。
“这伞哪来的?”
我打了冷颤,“别人的。”
我绕过他走向浴室,他在我面前又问:“谁给的?”
我突然没了耐性,他从不给我过问的权利,现在他有什么资格追问我的事情。
压抑的情绪突然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不过是一把伞而已,谁给的有那么重要?倒是你——”
“一把10万块钱的伞你说不重要,呵呵。”
我顿时愣住了,定睛看向那把伞,不可置信地说:“这怎么可能?”
李浩将伞往地上一扔,铁青着脸说:“谢亦桐,你最好不要背叛我。”
说完就摔门冲了出去,这场对峙最终不欢而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