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其他类型 > 清辞鹿瑶

清辞鹿瑶

鹿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喝同一罐牛奶、吃同一份西瓜、看同一套连环漫画。长大后,一个成了实力派影帝一个却成了混世小霸王。她喜欢他整整四年,可两人的差距大,让她从没敢向他袒露心声。

主角:清辞鹿瑶   更新:2022-09-11 03: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清辞鹿瑶的其他类型小说《清辞鹿瑶》,由网络作家“鹿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喝同一罐牛奶、吃同一份西瓜、看同一套连环漫画。长大后,一个成了实力派影帝一个却成了混世小霸王。她喜欢他整整四年,可两人的差距大,让她从没敢向他袒露心声。

《清辞鹿瑶》精彩片段

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喝同一罐牛奶、吃同一份西瓜、看同一套连环漫画。


长大后,一个成了实力派影帝一个却成了混世小霸

王。

她喜欢他整整四年,可两人的差距大,让她从没敢向他袒露心声。


只是期待着他们之间会有可能。


但一次荒岛真人秀?综艺节目,他冷漠顽劣的态度,以及另一个女孩的出现,让她骤然清醒,他们根本……没可能!

任务下达。


昨晚发烧忍着没说的鹿瑶强撑着不适走出了帐篷,准备和季清辞迎接四人同行之路。


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走了过来,瞧见季清辞时,眼前一亮:“清辞, 我等你好久了。”

————

周遭寂静,月光稀薄。


鹿瑶抱着膝盖坐在燃不起来的火堆前,白嫩的皮肤干燥发痒。


这是她被姐姐鹿校妤扔进这个荒岛求生综艺的第二个月。


出神时,只见季清辞倏然站起身。


鹿瑶有些心慌:“你干什么?”


昨天晚上季清辞吩咐她把木柴遮挡起来,她理所应当的抛之脑后。


结果就是今天下大雨,木柴潮的根本无法燃烧。


“睡觉,不然还能干什么?我还能指望你干什么!”


季清辞看都没看她,直接走进了帐篷。


鹿瑶闻言刚起身要跟上,可又想到刚才他生不起火时的阴沉面色,本来抬起的脚又退回了原位。


摄像机后的工作人员瞧着她这副模样,没忍住失笑出声。


“笑什么笑!”


鹿瑶瞪了摄影人员一眼,大步跨进帐篷。


帐篷内,灯泡泛着黯淡的光。


季清辞安静的躺在睡袋里,双眸闭着,轮廓十分好看。


见他这副舒服的模样,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被雨淋透的衣服。


鹿瑶气不打一处来:“季清辞!你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外面?你知不知道外面多黑多冷多恐怖……”


“闭嘴。”季清辞冷冷出声,眼都未睁。


鹿瑶霎时噤声。


二人青梅竹马,人生却截然不同。


季家家势鼎盛,独子季清辞更是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娱乐圈不可撼动的影帝。


而鹿家中落,她父母双亡,鹿氏全靠她姐鹿校妤一人支撑。


自己则成了魔都有名的小霸王,不听任何人的话,除了季清辞。


但没有人知道,她之所以听季清辞的话,是因为喜欢。


可这份感情,她不敢说出口。


她不知道这份暗恋还要持续多久,但是能够就这样在季清辞的身边,好像也不错。


鹿瑶沉默的在他身侧躺下,荒岛这两个月,他们都是这样同眠的。


她看着帐篷顶,心中一动:“季清辞,我们还有多久才能结束这个录制啊,我想回家。”


季清辞语带嘲讽:“你姐把你丢过来就是让你来吃苦的,这就忍不了了?”


鹿瑶早就习惯他对自己的态度:“那你呢?你为什么来参加这种节目?”


季清辞没多说:“锻炼心志。”


鹿瑶闷闷的“哦”了一声。



鹿瑶一愣,刚转身就被季清辞拽进怀里。


他身上那件厚实的外套,将两个人紧紧的裹在一起:“手,伸进来搂我腰。”


鹿瑶大脑一片空白,没有反应。


只听季清辞“啧”了一声,直接拉住她的手圈在了自己的腰上。


帐篷内一片漆黑,鹿瑶耳根发烫:“小气死了,直接脱给我不行吗?”


“闭嘴睡觉。”


这距离实在太近,季清辞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鹿瑶耳畔。


她只觉耳垂一阵柔软扫过,那是……季清辞的唇!


鹿瑶心跳不止,那呼之欲出的情愫瞬间放大不止一倍。


她小心翼翼开口,混着真心说玩笑话:“季清辞,你这样搂着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话音落地,鹿瑶的慌张与男人的平稳呼吸形成鲜明对比。


下一秒,季清辞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


鹿瑶才暖起来的身子几乎瞬间就寒了下去。


季清辞没再说话,她本来还想再接两句,活跃下气氛。


可嗓子却像被石头哽住,怎么都说不出话。


帐篷内的气氛陷入了一片死寂。


方才还砰砰直跳的心脏在此刻停住,搂着男人窄腰的手也有些发僵。


“那最好!”


鹿瑶梗着脖子,利落松开手,想要离开他怀抱。


才刚动一下,却听季清辞的声音又响起:“明早冻死了别赖我。”


鹿瑶本就有些发冷的心,此刻涌上了无限酸楚。


她不懂,为什么季清辞对所有人都绅士有礼,唯独对自己这样恶劣?


她喜欢他整整四年,也自欺欺人骗自己他们有可能。


但事实上鹿瑶比谁都清楚,他们……没可能!


身旁人呼吸慢慢平缓。


鹿瑶却这么睁眼到天亮。


翌日。


季清辞是被帐篷外传来的工作人员的声音叫醒的。


“季老师,这是今天的任务卡。”


季清辞拿过任务卡,看着上面短短的一句话:“请与B队汇合,坐标已发送至定位器。”


他点了点头,回头踢了一脚鹿瑶:“起床。”


“别吵!”


鹿瑶只觉得四肢无力,脑袋一片昏沉,浑身像是被烧着了一般难受。


她缓了缓神,正准备像往常一样朝季清辞求助,但却忽然想到昨晚他的那句话,终是什么都没说,坐起了身。


“醒了就起来,任务下来了。”


季清辞扔下这句话,就走了出去,丝毫没察觉鹿瑶的异样。



鹿瑶再次睁开眼,已经回到了帐篷。


身上的不适已经明显褪去,只是衣物黏在身上的感觉很是难受。


“水……”


鹿瑶声音嘶哑,她环顾四周,便看见林月清和季清辞就在自己边上。


狭小的帐篷里挤着三个人,她视线落在了林月清身上。


思及昏倒前的事情,心中那阵酸涩再次翻涌而上。


“你终于醒了鹿瑶,吓死我们了!”


林月清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鹿瑶抬眸:“鹿瑶?我们有这么熟吗?”


闻言,林月清一愣,坐在一旁的季清辞面色冷峻:“月清,你先出去。”


林月清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鹿瑶,落回季清辞身上的目光缠绵又不舍。


帐篷帘掀开又落下,重归寂静。


季清辞看着鹿瑶:“发烧了为什么不说?”


鹿瑶忽然觉得好笑:“有什么好说的?说了你就会不接任务,不去见林月清了?我只是发高烧之后走了五公里,死了,也不关你的事。”


季清辞冷笑一声:“少阴阳怪气,要不是怕你死了,你姐找我麻烦,我才懒得管你!”


帐篷内的灯泡忽明忽暗。


鹿瑶看着他脸上毫不掩饰的讽刺,第一次感到百孔穿心。


她深深吐了口气:“我在你心里就是个麻烦,对吗?”


“不对。”


季清辞声音平淡:“你是自大、荒诞、叛逆、眼里只有吃喝玩乐的败家小姐,是所有认识你的人最糟糕的回忆,你蛮横无理、自私自利从不考虑他人感受。”


“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世上总有人需要你,比如说奢侈品店的销售,酒吧的酒保,你姐有你这样的妹妹,三生有幸。”


“季清辞!”鹿瑶终于听不下去大喊,“我姐就是宠我怎么了?我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你凭什么说我?!”


“嗯,宠你,所以把你扔这儿来了。”


鹿瑶眼眶发热,紧咬着牙不让泪落下。


是她忘了,吵了这么多年架,自己从来没赢过季清辞。


不是因为吵不过,而是因为她喜欢。


所以季清辞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刀锋利,刺得她百孔千疮!


帐篷内一瞬寂静,季清辞见她没再说话,也闭上了嘴。


沉默许久。


心中的酸涩与愤懑,还有白天里发生的事堆积在一起,鹿瑶久久无法平静。


良久,她笑了一声,将昏倒之前的那个猜想问了出来:“季清辞,你对林月清那么好,不是喜欢人家吧?”


回答她的却是一片静谧。


他,这是默认?


鹿瑶心中的苦涩逐渐蔓延,却强撑着扯着嘴角笑:“既然这样你还呆在这儿干什么?你去陪她呀,跟她睡一个帐篷,干什么在我这儿混啊,啊……季清辞,你是不是不行啊?”


闻言,季清辞瞥了她一眼,眸色逐渐深沉。


她好不容易占了一次上风,不肯退让:“被我说中了?你要是真不行,也不丢人。”


季清辞深邃双眸漆黑。


在鹿瑶有些心虚的目光中,倏然起身,抓住她双手,直接按在头顶。


二人距离骤然被拉进,鹿瑶呼吸一窒。


她慌乱抬眸,对上他目光,就听季清辞低沉的声音响彻耳际。


“我不行?你试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