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极品九千岁小说

极品九千岁小说

苹果的新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本是普通的打工仔,每天过着平淡而乏味的生活,如今得了穿越大神的眷恋,给了他新身份——假太监!这不是开玩笑的吧,他可做不到韦小宝那种地步,早被杀了不知道多少次;可为了活命,他只能将错就错,假扮太监,未成想太后竟成了他的贵人。

主角:赵东昇,严太后   更新:2022-07-15 2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东昇,严太后 的女频言情小说《极品九千岁小说》,由网络作家“苹果的新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本是普通的打工仔,每天过着平淡而乏味的生活,如今得了穿越大神的眷恋,给了他新身份——假太监!这不是开玩笑的吧,他可做不到韦小宝那种地步,早被杀了不知道多少次;可为了活命,他只能将错就错,假扮太监,未成想太后竟成了他的贵人。

《极品九千岁小说》精彩片段

慈宁宫。

桂殿兰宫、气势如虹。

赵东昇迷糊的睁开眼,头痛欲裂。

隐约看到一个浴桶。

浴桶内靠着一女子。

那白嫩的香肩犹如羊脂玉一般。

赵东昇瞬间清醒过来,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我……”

就在此时,赵东昇听见女子传出一阵喃喃之声!

“什么情况?”

赵东昇缓步上前。

只见浴桶内,女子俏脸绯红,呼吸急促,浑身疲软无力!

看这情况,应该是中毒的迹象……

呼~

赵东昇整个人愣住了!

喉干舌燥的他狂吞口水!

“好难受……”

“我好难受……”

女子香汗淋漓,口中细语连绵,呼吸越来越急促!

赵东昇顿生怜香惜玉之情!

此情此景,任凭怎样的英雄好汉,都无法自持!

可就在此时,赵东昇突感天旋地转,头昏脑涨!

一股记忆如海啸般呼啸而至!

自己穿越了!

可惜,别人穿越都是当皇帝。

自己却成了一个假太监!

这个朝代,是历史上不存在的。

先皇早逝,幼帝登基。

大周朝的实权,全都在严太后手中。

面前这个女人,正是严太后!

可她现在这样,显然是被人下了药!

对太后下药,这是意图谋反!

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

赵东昇回忆起,宫内有个叫小德子的太监很可疑!

太后的洗澡水,就是他放的。

莫非这洗澡水有问题?

“我好热……”

严太后在浴桶中一发不可收拾,整个身体一片绯红。

已经分不清她身上究竟是香汗还是洗澡水!

“你过来……”

严太后突然看向赵东昇,喊道。

赵东昇愣了愣,支吾道:“我?我吗?”

“快……你快过来……”

赵东昇不敢抗命,只能硬着头皮走向浴桶。

近距离观察,只见太后虽二十八岁,肌肤却犹如少女般滑嫩!

那精致的琼鼻美眸,宛如天仙!

刚刚走到浴桶旁,严太后一把揽住赵东昇的脖子。

“你……你为什么是个太监?”

严太后已经言语不清,眼神迷离道。

“啊?我不是太监啊!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男人啊!”

赵东昇闻着严太后身上惹人的体香道。

“男人?”

严太后直接起身,对赵东昇扑了上来!

“喂!喂喂喂!太后!”

赵东昇身形一个趔趄,正好倒在不远处的凤床上。

锦帐之内,烛光摇曳,柔情四溢……

半个时辰后,赵东昇揽着怀中的美人,凝视着她妩媚的俏脸。

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鲜花怒放之时。

赵东昇只觉得,眼前之人美艳无双!

江山和美人。

赵东昇此刻宁愿选择后者!

就在此时。

严太后突然醒来!

“你是谁?!”

猛地被质问,赵东昇一愣。

“太后,奴才是您的贴身宦官赵东昇啊。”

“为何出现在哀家的凤床上?!”

严太后已恢复神志,色厉声沉!

不是吧?

太后这么快就提起裤子不认人了?

赵东昇心头一慌,道:

“太后,刚刚分明是您……”

严太后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去。

发现自己竟衣不遮体!

严太后恼羞成怒,立刻起身!

抽起纱衣遮体,怒指赵东昇大骂道:“好你个狗奴才,胆敢玷污哀家!来人!”

然而宫内毫无回声。

恰在此时,宫外突然响起一道粗狂的声音:

“太后,您可安好?”

闻声,严太后慌了神。

此等荒唐事,若传扬出去,她这太后日后还有何脸面对天下人?

“太后?”

宫外再度传来声音。

赵东昇倒是很冷静。

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是户部尚书柳仲礼!

昨日就是他打自己二百大板!

导致自己昏死过去!

若原主不是习武之人,那二百大板,真能要了命!

这个仇,赵东昇可不会忘!

不过,这家伙现在来慈宁宫做什么?

怎么会这么巧?

难道……

此时的严太后脸色惊慌,问道:

“狗奴才!这可如何是好?”

赵东昇冷静道:“稍安勿躁!”

“此乃太后寝宫,谅他区区二品官员也不敢擅闯!”

严太后觉得赵东昇说的在理,随后深吸两口气。

却发现,赵东昇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

“看什么呢你?!”

赵东昇笑道:“您现在人都是我的了,我还有什么不能看的?”

“你!”

严太后语塞。

守寡一年多,她实属不易。

今日这一场荒唐,倒是让她发泄了心中累积已久的压力和怨气!

严太后也想明白了,事情已经发生,终究是躲不掉的。

既然事已至此,那便一不做二不休!

想到此,严太后玉足轻抬。

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太后,您这是?”

赵东昇不解的看向严太后。

严太后再度扑上来,一边褪去纱衣,一边道:“既然你不是阉人,那以后,便跟在哀家身边吧!”

“太后,柳大人还在宫外!太后,来日方长啊……太……”

话没说完,严太后的红唇,直接贴了上来!

凤床之上,人影摇曳,又是一番荒唐……

宫外,柳仲礼喊的嗓子都快哑了!

旁人不明真相,他却是心中了然。

自先帝驾崩后,严太后一人守着冷清的慈宁宫。

若能攻陷严太后这一关,那么日后执掌天下,岂不是指日可待?

于是,柳仲礼买通慈宁宫太监,给食物下毒,毒死所有宫女太监!

又在严太后的洗澡水中撒入迷幻粉……

柳仲礼正是想趁此良机,直入慈宁宫,一举拿下太后!

可他没想到,其中一个太监没死!

柳仲礼现在还在宫外傻傻等待。

算着时间,严太后现在应该已经发挥药效了。

此刻,正是进攻的绝佳时机!

想到此,柳仲礼直接对左右手喝道:“速速将这宫门砸开!”

“是!”

左右手一声应喝,对着宫门怒砸而下!

“砰砰砰!”

锦帐内,严太后和赵东昇听到这声音,顿时一怔。

严太后红唇微颤:“柳仲礼这狗东西,竟真敢硬闯我慈宁宫!”

“这可如何是好!?”

严太后彻底慌了!

香汗淋漓的她赶忙起身找寻衣物。


赵东昇丝毫不慌。

“太后,硬闯慈宁宫,是柳仲礼犯了死罪,您何必惊慌呢?”

“废话!刚刚我们......”

严太后说不出口。

赵东昇笑道:“莫非太后忘了,奴才只是一介宦官。”

“何意?”

严太后刚刚穿好衣物,皱眉道。

赵东昇无奈,“我的傻太后啊!您只需......”

“你敢说哀家傻?找打!”

严太后伸出玉手,对赵东昇的脸庞怒扇而来!

“啪!”

赵东昇眼疾手快,直接抬手,紧握严太后的皓腕。

“太后,此事交由奴才处理,必定保您名誉周全!”

“如若不然,奴才愿提头来见!”

严太后见赵东昇如此笃定,也冷静了下来。

当务之急,的确是如何应对这讨厌的柳仲礼!

随后,赵东昇便忙活了起来。

说真的,给太后穿衣打扮还真不是轻松活。

不一会儿,就搞得赵东昇气喘吁吁。

赵东昇一边帮太后更衣,一边在太后耳边嘟囔着什么......

“嘭!”

声音落地,慈宁宫大门应声而开!

柳仲礼吩咐左右手退至门外等候,自己则一人冲入宫内!

他面色赤红,呼吸急促,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便兴奋不已!

毕竟,严太后可是大周第一美人!

纵是正值花季的妙龄女子,到严太后面前也黯然失色!

能与严太后共度春宵,于柳仲礼而言,即便是死,也无憾!

在宫内扫视一圈,发现所有宫女和太监都已毙命。

柳仲礼摩拳擦掌,更加激动!

“美人儿,老夫来了!嘿嘿嘿!”

柳仲礼满脸坏笑,掀开纱帘,正欲进入内室!

可就在此时,严太后突然走了出来!

柳仲礼脸色骤变!

只见严太后身着梅花纹绛紫色宫服,肩披金丝披风,其上绣有活灵活现的凤凰图案!

三千青丝绾起,斜插一根镂空金簪。

高贵气质逼面而来!

“这......太后您......”

柳仲礼慌乱不已。

这跟自己的预想完全不同啊!

太后现在不是应该......

“怎么?柳大人以为太后应该怎样?”

赵东昇在严太后身旁,沉声道。

柳仲礼瞠目结舌,“你这阉狗,居然没死?!”

“死?本公公为何会死?莫不是你这狼子野心之徒,做了什么不法之事?!”

赵东昇一句反问,问的柳仲礼顿时语塞!

严太后也眯了眯眼,看起来,这柳仲礼今日的确很不对劲!

“柳爱卿,破哀家宫门,擅闯内室,意欲何为啊?”

严太后一句话,更是问的柳仲礼双腿瑟瑟发抖!

这什么情况?

难道是那个死太监失手了?

“噗通!”

眼看事情败露,柳仲礼这个老狐狸也无言申辩。

直接跪在严太后面前!

“太后恕罪啊!微臣刚刚在宫外呼喊太后将近一个时辰,见宫内毫无动静,担心太后出什么意外,这才擅自闯入的啊!太后恕罪啊!”

赵东昇冷笑一声。

这柳仲礼脑瓜子转的还挺快。

严太后冷哼一声道:“如此牵强的解释,不知柳爱卿自己信吗?”

“太后,微臣的确是担心太后,才破门而入的啊!”

柳仲礼慌得满头大汗!

他知道,如若严太后不相信自己,仅仅是硬闯太后寝宫这一点,就可治自己死罪!

而且自己图谋不轨,来时也没带什么随从。

万一太后治罪,自己可毫无还手之力!

想到此,柳仲礼灵机一动,继续道:“太后,微臣之所以如此担心您,是因为查到一桩事关慈宁宫的大案!”

赵东昇冷声道:“哦?户部何时做起查案的事情来了?你如此这般,置刑部于何地?”

柳仲礼瞥了赵东昇一眼。

他本就对赵东昇厌恶至极。

“本官与太后说话,你这阉狗插什么嘴?!”

赵东昇还未开口,严太后率先道:

“柳大人!注意你的言辞!”

柳仲礼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这赵东昇究竟给太后灌了什么迷魂汤?

竟让太后如此维护于他?

“微臣遵命!可是太后,臣查到的这桩案子,实可谓触目惊心啊!太后可否容臣详秉?”

严太后不耐的瞥了他一眼。

若不是念及他乃朝中二品大员,早就把他踹出去了!

“臣查到,太后的慈宁宫内,有一名太监暗中下药,毒杀宫中下人!”

“什么?!”

听到此言,严太后美眸圆瞪,满脸不可置信!

柳仲礼见状,更有把握道:“臣已将那名太监押来,太后是否过目?”

赵东昇皱了皱眉,这家伙故意岔开话题,显然是想引开太后的注意力。

果然,严太后怒道:“把人带来!哀家倒要看看,是谁敢在哀家的地盘上撒野!”

话刚说完,赵东昇就抿了抿嘴唇。

说起撒野,自己称第二,恐怕没人敢称第一......

片刻后。

“太后,据微臣查到的证据,下毒之人正是此人!”

柳仲礼说着,将他身旁的一个太监推了出来!

“主子,奴才冤枉!奴才冤枉啊!”

太监刚被推出来,就一脸惊恐的叫喊起来。

赵东昇定睛一眼,这不正是小德子吗?

也就是今天给严太后放洗澡水那个人。

果然是他搞的鬼!

不过,赵东昇心中了然,仅凭这一个小太监,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

他背后,一定有人!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人应该就是面前这位柳大人了!

柳仲礼在小德子脑袋上狠狠拍了一掌:“放肆!太后面前,胆敢喧闹?”

随即,他再度跪下,“太后,此人名为小德子,据臣所知,他在慈宁宫的午膳中投毒,导致宫女太监纷纷惨死!实可谓歹毒至极,罪不可赦!”

严太后闻言,狠狠瞪向那小德子!

他跟随太后身旁已有一年,太后对他也算是颇为信任。

想不到,他竟能做出此等卑劣之事!

“太后,依微臣之见,此等背主之奴,应当立即处死,以彰太后威严!”

突然,赵东昇打断道:“柳大人,您是如何得知他投毒一事的?”

“这......”

柳仲礼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刚刚事发突然,他也是临时起意,把小德子给推了出去。

至于细枝末节,他还真没来得及思考!

“嗯?”

严太后也看向柳仲礼。

“柳大人,说来听听吧?”

柳仲礼沉默半晌,说不出话。

他双拳紧握,恨得咬紧后槽牙,心中暗道:这该死的阉狗!本官定让你活不过明日!

可就在此时,赵东昇突然上前,一把握住严太后的玉手!

另一只手游走在太后的纤纤美背之上!

严太后娇躯一颤!

喉间发出一阵闷哼!

心中暗道:这厮想干嘛!哀家正担心柳仲礼看出端倪,他竟如此嚣张!

严太后又惊又吓!

可表面还得故作镇定。


严太后表情微妙,没能逃过柳仲礼的注意。

柳仲礼立刻抓住机会,反问道:

“严太后,这阉狗为何会在您的寝宫之内?”

严太后突然语塞。

刚刚里边发生的荒唐一幕,在脑海中浮现。

她竟是俏脸绯红,说不出话来!

柳仲礼老眉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既然宫女太监全都被毒死,说明那个太监并未失手。

可若太后也中了毒,为何现在看起来毫无异常?

思来想去,柳仲礼怀疑,难道是赵东昇捷足先登?!

想到此,柳仲礼咬牙道:“莫非,你这阉狗欲对太后行不轨之事?!”

柳仲礼话音落下,赵东昇面色骤然凝重!

“放肆!太后面前胆敢污言秽语!”

严太后也反应过来。

在赵东昇的搀扶下,她缓缓坐在凤椅上。

赵东昇继续道:“本公公乃是太后的贴身宦官!侍奉太后身侧,本是常事!”

“再加上今日宫中太监宫女悉数失踪,本公公这才侍奉太后起居!”

“你这厮,竟意图毁太后清誉!该当何罪?!”

柳仲礼老脸微颤。

这阉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了?

分明是自己问罪于他,怎么反过来了?

而且,这阉狗说的话竟颇有道理可循!

“这……这这这……”

任凭柳仲礼是一只老狐狸,此刻也说不出话来。

严太后面色嗔怒。

“还不给哀家退下!”

柳仲礼闻言,再也不敢有片刻停留!

今日擅闯太后寝宫,她不降罪已是天降大福!

因此,柳仲礼连滚带爬,屁滚尿流的滚出了慈宁宫!

刚刚行出宫门,柳仲礼老脸冰冷如刀!

“这该死的阉狗!明日早朝,本官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凤椅上,严太后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后背依然残留刚刚那股酥酥之感。

这赵东昇实在可恶!不知为何,突然变得如此会撩拨人心!

手指轻轻从后背上滑过,便让自己这般不能自持……

“赵东昇,你过来!”

严太后招手道。

“啊?太后,奴才可是说到做到,保护了您的声誉啊,太后不会还要降罪吧?”

赵东昇也有些慌。

毕竟刚刚凤床上发生的荒唐事,可谓是千古一绝!

太监和太后私通,放在现代都是个大新闻!

若太后想不通,非要治罪,那自己这小命,怕是不保了!

“过来!”

严太后又招手道。

赵东昇不敢违抗,胆战心惊的行至太后跟前。

严太后玉手轻抬,伸出纤纤手指,在赵东昇面庞上一滑而过!

赵东昇脸皮一麻,心想:

什么情况?她该不会又……

严太后的手指滑至唇角处,停了下来。

此刻的赵东昇胸口已经开始燥热。

严太后闭上眼睛,感受着赵东昇唇角唏嘘的胡茬,一时间竟沉醉其中。

“太后……奴才虽然骗了您,但对您绝对是一片赤……”

突然,严太后用手指轻掩赵东昇的嘴唇。

“你这狗奴才,以往到底占了哀家多少便宜?”

“这……”

赵东昇沉默。

在慈宁宫,侍奉太后起居、甚至沐浴,都是常有的事儿。

不知原主那么长时间,都是怎么忍的?

“哼!哀家今日便要治罪于你!”

“啊?太后!奴才都说了,以后定会尽心尽力侍奉您,还望太后开恩啊!”

赵东昇话刚说完,就感受到严太后抓住自己的手腕。

“你往日占了哀家那么多便宜,哀家今日要你还回来!”

“啊?什么意思?怎么还?”

赵东昇疑惑之际,便被严太后拖入锦帐之内……

“太后……又来……奴才这身子骨……”

还好,原主本是习武之人,身子板壮如牛。

半个时辰后。

望着她那摄人心魄的眼神,赵东昇轻点她的琼鼻道:

“太后,该用晚膳了……”

“不去……我要你在这儿陪着我,哪儿也不许去!”

“可奴才……”

严太后有纤指挡住赵东昇的嘴唇道:

“以后,在我面前,不许自称奴才!”

“哦,奴……我知道了。”

……

翌日。

太极殿。

“太后,不知您可还记得关中蝗灾一事?”

文武百官中,柳仲礼站出来手持玉笏道。

关中蝗灾?

赵东昇瞬间涌起一股记忆。

前日于朝堂上,柳仲礼声称国库银两空虚。

建议此次蝗灾不予理会,置千万百姓于水火!

而自己当时则力谏太后拨款救灾。

最后在柳仲礼的逼迫之下,无奈承诺三日内必定解决此事。

如今两日已过,今天便是最后一天!

倘若此事依然无法解决,自己就得被押入天牢,秋后问斩!

“柳爱卿有何良策?”

严太后反问道。

“臣倒是没有良策。只是赵公公那日放出豪言,称三日内必有对策。如今,两日已过,依然毫无动静,不知赵公公作何打算啊?”

“是啊!柳大人所言极是啊!”

“赵公公,你该不会是虚张声势,欺瞒君上吧?!”

“若真是如此,你便是百死莫赎!”

朝堂上,瞬间议论纷起。

赵东昇看出来了。

这柳仲礼一派,如今在朝堂上势力众多,而他们的上边,必然有人撑腰!

至于上边那人是谁,如今还看不出来。

原主以往对这些事情通常不予理会。

可现在,既然自己穿越而来,这朝堂上盆根错节的势力,必须得理清楚。

所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不过当下,还是得先解决这蝗灾一事。

关中百姓千万,今年大旱,加之蝗虫飞掠而过。

导致千亩良田颗粒无收!

如今的关中可谓是饿殍遍野、民不聊生!

此等大灾,朝廷怎能不救?

可眼下,的确如柳仲礼所说,国库所余银两,仅有一百多万!

根本不足以赈灾!

就在此时,柳仲礼继续逼问道:“赵公公,本官没记错的话,你那日可是立了军令状!若三日内无法解决,便要人头落地!”

“不知赵公公可还记得?”

赵东昇冷笑道:“没错!不过,这不是还有最后一日吗?你怎能断定,本公公解决不了?”

“哈哈哈!莫说一日!再给你三日,你也是死路一条!”

柳仲礼大笑道。

赵东昇不再理会他,而是转头看向太后。

跪地拱手:

“太后,今日之内,奴才必定解决关中蝗灾一事,如若不然,奴才明天愿提头来见!”

“啊?”

严太后纤手微颤。

一日内,他如何能解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