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顶级小道士

顶级小道士

老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杨辉热爱田园交错的生活,本以为简单快乐的种地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一次意外,他锄地锄出来个破碎玉佩,本以为是小孩子贪玩埋起来的。可从那之后,杨辉的生活便接二连三的出现麻烦事,从他神秘的身世开始,一点点的挖掘,到后来他竟卷进了道门争斗中。

主角:杨辉,张爱芹   更新:2022-07-15 21: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辉,张爱芹 的女频言情小说《顶级小道士》,由网络作家“老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辉热爱田园交错的生活,本以为简单快乐的种地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一次意外,他锄地锄出来个破碎玉佩,本以为是小孩子贪玩埋起来的。可从那之后,杨辉的生活便接二连三的出现麻烦事,从他神秘的身世开始,一点点的挖掘,到后来他竟卷进了道门争斗中。

《顶级小道士》精彩片段

清晨。

山间还很清冷。

朝阳霞光万丈,洒在广袤大地,落下金辉无数。也带来了一丝丝的温暖。

凝聚了一晚上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也折射出美丽动人的光芒,宛如一颗颗珍珠,让人喜爱到了极点。

不过,杨辉现在可没心情欣赏这些。

他只想着早点把活干完,然后赶紧回家休息;不然一会儿烈日当空,那就有他受的了,妥妥的累成狗。

“救命啊——”

“快来人,救救我……”

就在这时,空旷的山野之中,忽然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什么情况?

杨辉愣了一下,立刻抬起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但是,也许是距离太远,他并不能看到什么画面。

“救命——”

“救命啊……”

可那声音越来越急,也越来越清晰了。

这一次,杨辉听得清清楚楚,于是果断朝着喊声的方向跑去。

也就半分钟的路程,杨辉拐过弯之后,就看到了——村花张爱芹,正被村子里早些时候请来的玄门大师陈玄清按在一颗大树下!

“你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这荒山野岭的,也不可能有人出来救你!哈哈哈!”

陈玄清满脸肥肉上泛着狞笑道:“而且……你越叫,我就越兴奋!”

“哈哈哈哈——”

说着,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张爱芹眼中闪光慌乱,连忙转开头想要躲避,却被陈玄清腾出另一只手来给按住。

“住手!”

千钧一发之际,杨辉跳出来,一声大喝,吓得陈玄清一个哆嗦,给亲到旁边的树上去了。

张爱芹看到杨辉过来,眼中闪过一道亮光:“杨哥,快救救我!”

“砰!”

下一刻,杨辉冲上前去,一脚踢在陈玄清的肩膀上。陈玄清被踢歪倒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

杨辉则是赶忙把张爱芹给拉了起来。

“草你妈的,小子,你敢坏我好事?”

陈玄清从地上爬起来,吐出刚刚满嘴的泥土,指着杨辉破口大骂,眼眸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

“傻逼吧你!”

杨辉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不屑说道:“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老子还能让你把村花给欺负了?”

说着,杨辉转过头,对张爱芹说道:“你别怕,我保护你。”

别的不说,张爱芹不但长得漂亮,即使穿着粗布麻衣也是亭亭玉立、仪态万千,而且人还善良的不得了。

记得杨辉以前没钱吃饭的时候,村花还把自己家里的馒头偷偷拿出来接济他。

光凭这一点,他也绝不可能让陈玄清得手。

更何况,这油腻男人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但这话却把陈玄清给激怒了。

他一脸阴沉的盯着杨辉,冰冷说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你们村长请来的大法师,帮你们做法事的。得罪了我,没你好果子吃。你最好现在就麻溜的滚开,否则的话……”

杨辉扫了他一眼,懒得搭理。

索性拉着已经整理好衣服的张爱芹,说道:“走,我送你回家去。”

“嗯,谢谢你!”

张爱芹柔顺的点点头。

陈玄清被杨辉给无视掉,彻底怒了。看着张爱芹那美妙的身躯,又想到自己刚刚被这小子一脚踹在地上,吃了一嘴巴的泥巴,这会儿嘴唇上都还有股子泥味,当即心中一狠。

“唰”

他右手竖起来,食指和中指并拢,剩下几根手指弯曲,嘴里念念有词,赫然是在施展道术。

杨辉虽然和张爱芹转过身了,但一直没有放松警惕。

他余光捕捉到陈玄清的动作,顿时脸上变得十分古怪——因为这个道术,他也会!

上个月,杨辉早起锄田的时候,不小心挖到一块破碎的玉佩。

他当时很好奇,把玉佩捡起来洗干净后,正拿在手里观看的,没想到那玉佩忽然钻到他的手心里面,消失不见了。

然后杨辉就懂了很多道术知识,其中就包括眼前陈玄清施展的这个道术。

失神咒!

中了失神咒的人,会在一段时间内神志不清,举止怪异,而且时间结束后还失去这段时间的记忆,什么也想不起来。

若是自己被他这一招打中,恐怕他不但能够得逞自己侵犯张爱芹的阴谋,事后还能威胁张爱芹,并嫁祸给自己。

不得不说,这家伙心思还真毒辣。

但杨辉也不是吃素的。

既然都看出来了,还能让陈玄清得手,那可就怪了。

“唰”

杨辉也悄然开始掐出指决。

他要施展的,名为“水镜术”的道法。这个道术没有攻击性,但能够把一些小的道术反弹回去!

“小子,下次眼睛给老子放亮点!”

陈玄清施展完毕,冷喝一声,指决点向杨辉。

听到这话,张爱芹慌忙转身,恰好看到陈玄清手中一道玄青色的气袭过来,吓得倒退一步。

杨辉却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暗中也施展出水镜术。

“哗!”

下一刻,陈玄清的道术命中杨辉,却被反弹回去。

而此时的陈玄清并不知情。

他的眼睛里充满欲火,早已越过了杨辉,只剩下张爱芹曼妙的身体。

毕竟,杨辉一个小屁孩,不可能在自己的道术下幸免。只要解决了他,那这大美女不就是自己的玩物了吗?

想到这里,陈玄清嘴角再次浮现起淫笑,一步步向张爱芹走去。

可他还没走出去两步。

“哐——”

就被反弹回来的失神咒命中。

陈玄清一阵恍惚,然后就像个疯子一样乱蹦乱跳,一不小心在路边上踩滑了,一骨碌向山坡下滚去,狼狈到了极点。


“砰!”

片刻后,陈玄清在半坡上的树和石头之间来回撞了几次,才慢慢停了下来,但人也直接晕了过去。

杨辉和张爱芹看得都是一个哆嗦。

“他不会是死了吧?”

张爱芹顿时吓呆了。

毕竟她还只是个小女孩,遇上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就是害怕极了,当即拉住杨辉的袖子,害怕的问道。

“不会的。”

杨辉摇摇头,笃定说道:“这是不是什么陡坡,他只是被撞晕过去了而已,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

张爱芹舒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差点把杨辉眼睛都看直了。

“咕噜——”

杨辉艰难的咽下口水。

张爱芹顺着他的目光,这才意识到不妥,脸色“唰!”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上,衣服也连忙拉紧了。

“咳咳——”

杨辉也反应过来了,灿笑一声,问道:“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

张爱芹摇摇头,诚恳的说道:“杨辉,谢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我可能就……”

杨辉浑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张爱芹却忽然想到一点,看着杨辉的眼睛问道:“那陈玄清可是村长请来的大师,还会道术,刚刚他施展道术,居然被你破了?”

这话一出来,杨辉脸色陡然就变了。

会道术在村子里面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是会被当成妖怪给轰出去的——以前就有人被轰出去过。

所以,打死也不能承认。

于是,杨辉也直视张爱芹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倒是想有道术,那就不用每天挖地了。但我真没有啊。”

“那家伙刚刚明明是踩滑了摔下去的,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张爱芹闻言想了一下,好像也对。

但是,陈玄清这么大的一个人,偏偏就是施展出道术之后踩滑了?那未免也太巧合一点了吧?

杨辉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想早点溜之大吉,于是说道:“那个……太阳都这么高了,我先锄地去,你也早点回家吧,免得再被人给盯上,可就麻烦了。”

说完,他也不管张爱芹是个什么反应,就离开了这里。

原地。

“刚刚他明明是施展道术啊……”

张爱芹半信半疑的嘀咕了几句,也回家去了,今天确实把她吓得不轻。

田里。

杨辉继续干活。

可经过这么一耽搁,太阳已经升高。

没劳作多久,杨辉就已经满头是汗了,连成一条线下面掉,还真是苦。

“对了,为啥不试试用道术?”

杨辉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

他从破碎的玉佩上面,学习到了不少的道术知识,其中就有能够翻天覆地、凝结水源的法子。

不过,要能够把这个地翻一遍的,杨辉暂时还做不到。

他只能试试看能不能用道术弄出水来。

毕竟稻田的灌溉,也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夏天的时候,连续的干旱,很有可能导致水稻被干死,从而导致颗粒无收。

甚至,在一些村子里面,还存在因为水田的灌溉引水,导致邻舍之间吵架都不在少数。

若是自己能够通过道术灌溉农田,那可就少了很多麻烦了。

想到就做。

杨辉按照记忆中的知识,开始掐出指决。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急急如律令!”

然而……

啥也没发生,太阳依旧,农田里面干枯依旧。

杨辉人傻了。

不对啊,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他又想到,自己好像是第一次施展这个道术,可能还没掌握到里面的要诀,所以才失败。

于是杨辉又重新开始尝试。

“天灵灵,地灵灵……”

时间很快过去。

杨辉也不知道自己具体尝试了多少次,就在他都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有那么一些水雾出现在了半空中,然后缓缓凝结成水滴,落在了田里面。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但却说明了这件事的可能性。

杨辉顿时开怀大慰。

当下他又尝试了几次,水滴慢慢变多起来,把整个农田的表面都湿润了。

太爽了!

杨辉彻底的放下心来——以后可以不用为了灌溉农田早晚奔波了,也少去了和别人产生纠纷的烦恼。

看看天色,杨辉这才发现,竟然不知不觉到了下午,太阳都快落山了。

“看来这道术灌溉的事,不是那么容易的。”

杨辉摇头失笑,然后下山回家。

村子里,一片灯火通明。

平日里不少人家在这个时候,都会陆陆续续从田野回家;可今天,杨辉居然一个人也没见到,不由奇了怪了。

可不多久,他就看到村子里唯一的场子上面,围了一大群的人,这才想起来,今天是祭村的日子。

祭村,实际上就是一次祭祀活动。

村民们一起献上一些猪牛羊的牲口等等,拜祭村子的守护神,保佑村子风调雨顺,来年谷物丰收;村民们安居乐业,健康无疾病。

而这一次,村长赵淑德干了一票大的。

他跟村子里一些老人商量后,决定把村口里面那一口守护多年的古棺材挖出来,再重新选个风水宝地给埋葬安好。

那口古棺材目前的所在地方,杨辉也去看过,还真有些年头了。

至于里面到底是谁,村民们都不清楚。

所以要把这个棺材挪个位置,杨辉也没什么抵触心思,反正又不是他的祖先啥的,无所谓。

可当杨辉来到现场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村长还在前面讲话,而旁边的座位上,大喇喇的坐着一个人,正是早上相对村花张爱芹做点啥,被自己搅和了的大师,陈玄清。

陈玄清也看到了杨辉。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早上的狼狈经历,目光落在杨辉身上,充满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当下,一个念头在心中产生。

你小子,既然落在我的手里,今晚就让你好看。

他已经有了计策。


“陈大师,我说完了,您看……什么时候开始?”

恰好这个时候,村长该说的都说了,转而恭敬的看向陈玄清。

事实上,村长赵淑德做的,仅仅是安抚好村民而已,只要不要让他们有抵触心理就可以了。

陈玄清听到这话,顿时勾起一个阴险的笑容,冲村长点点头,然后说道:“准备工作也都差不多了,但我还需要有人帮我做一件事。”

村长忙不迭的点头:“大师,您说,需要我们做什么事?”

陈玄清一本正经的说道:“要给古棺材移位,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想必你们也都清楚。”

“这是自然。”

赵淑德认可的点头。

周围也都是一片附和的声音。

看见他们的反应,陈玄清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我记得在村子的西边有一个古庙,那玩意也有很久的年月了。古庙这个东西,要么是镇邪,要么是供奉……”

“今晚移动古棺,说不定就会惊动古庙那边。”

“所以,我想让你们做的事,就是派人去守住那个古庙,而且要有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再加上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子,彼此阴阳调和,方能万无一失。”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落在杨辉身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这古庙杨辉倒是知道,就在村子的最西边,后面是一片小树林,不过曾经有小孩子去后面玩耍的时候,看见过骷髅头。

当时不少人都吓哭了。

后来又传出来闹鬼的事情,久而久之,基本就没什么人敢去了。

杨辉远远的路过一次,当时只觉得那里阴冷的很,明明是大太阳天气,却感觉后背发凉。

从那以后他都绕着走的。

“哦,这样啊……”

村长对此深信不疑,目光开始在人群里面逡巡。

村民们也都左顾右盼,想找一对能够满足陈玄清大师要求的青年男女出来,完成这个任务。

看了一周,他们的目光很快就落在杨辉和张爱芹的身上。

杨辉顿时反应过来了。

尼玛,这个陈玄清说的比唱的好听,什么狗屁守住破庙,什么阴阳调和,其实这家伙就是想报早上的仇,是在针对自己而已。

只是,看到村民们灼热的目光,恐怕就算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

果然。

下一刻,村长就来到杨辉的面前:“小杨啊,今天是村里的大日子,既然陈大师说了,需要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女去守住古庙……依我看,你和张爱芹就很不错的嘛。”

“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俩了,没问题吧?”

杨辉顿时脸色一苦。

只是,面对这么多村民的目光,他又不能说半个不字,不然这些人还不把他给扒了皮来平民愤?

只能说,这个陈玄清太阴险了,抓的时机也刚刚好。

可恶!

杨辉无奈的点头,说道:“好吧。”

“记住,古庙的灯名为‘长明灯’,今晚一定不能熄灭;否则法事没做好,唯你们是问!”

临走前,陈玄清又多说了一句。

杨辉一愣,这他么还要拿自己当背锅侠?

半晌,两个人来到古庙。

“这就是长明灯吗?”

看到案台上的那一盏灯,张爱芹走上前瞅了一眼:“好像也没啥特别的地方……”

杨辉却发现了不对劲。

他曾经来过这里,远远的看过一眼这个古庙。

当时,他虽然距离很远,但记忆很深刻,瞅的就是门正对着的地方,根本没有这样一盏灯。

难道说,这盏灯是陈玄清临时点燃的?

杨辉感到很疑惑。

“啊——”

可就在这时,张爱芹忽然一声惊呼,双眼圆瞪,满脸的惊恐之色,指着杨辉的背后:“杨辉,你后面……”

杨辉看她表情就知道不对劲。

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转身,而是通过自己在长明灯灯光下的影子,来观察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他就看到了。

就在自己身后不到三米的位置,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只是,那个影子看起来有点佝偻,还略显臃肿,看起来并不像是个正常人。

这可把杨辉看傻了。

难道……

这里闹鬼是真的?

但也不应该啊,不是说鬼是没有影子的吗?这玩意能有影子,应该不是鬼才对。

因为是背对着它,所以并不能看清楚。

于是杨辉看向张爱芹,正想问问到底什么情况,在决定是直接跑,还是转身看个明白。

可没想到,下一刻,张爱芹花容失色,连连后退,朝着古庙的门口跑过去。

而她一动。

杨辉背后的东西,也被惊动,立刻朝着两人扑过来;地上的影子也动了起来。强烈的臭味随风而动,瞬息就蔓延到杨辉的面门,让人闻之欲吐。

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杨辉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转身一脚就踢在那东西上。

“嘭!”

巨大的反弹力袭来,让杨辉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张爱芹顺势躲在了杨辉的身后,杨辉也得空看了一眼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眼,杨辉就惊呆了。

好家伙。

这东西浑身破烂,身体臃肿,丑陋的脸上,布满了蛆痕和烂肉,甚至一些地方已经掉在那里,随时都有可能落下去。

两手无力的耷拉着,一双眼眸死死的凸出来……

赫然正是一具腐尸!

杨辉感觉喉咙有些发干。

虽然他从玉佩上面了解到的知识里,有关于腐尸,甚至于对付腐尸的记载;但骤然这样看见,还是暗暗心惊。

“杨……杨辉,我们该怎么办?”

张爱芹死死躲在杨辉的背后,连看都不敢看一眼,说话都结巴了。

杨辉当机立断:“走!”

说着,就要拉着张爱芹离开这个破庙。

张爱芹却支支吾吾的问了一句:“那……长明灯要是灭了,我们怎么交代?”

杨辉哑然:“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去管那些做什么?”

张爱芹为之一滞,想想也对,就没说啥了。

两个人立刻跑出破庙。

可这一出来,看到外面的场景,张爱芹又是一声尖叫,吓得退回了古庙里面。

杨辉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只见古庙外面,十几米可见的范围之内,全都是腐尸!

他们有的站起来,张牙舞爪;有的在地上爬着,抬头狰狞;还有的正从不远处的土包里面钻出来,探出一个丑陋的头颅……

两人想走都走不了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