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穿书女配疯狂掉马

穿书女配疯狂掉马

六小怂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绵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人,怎知,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成了虐文里的炮灰女配。为了不走原主的狼狈旧路,她决定给自己找一个又美又妖,身材还棒,对自己还会嘘寒问暖的男人过上真香生活。于是,她为了养家糊口,她成为了一名合格饲养员,起早贪黑,疯狂掉马甲!

主角:南绵,顾桢   更新:2022-07-15 21: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绵,顾桢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女配疯狂掉马》,由网络作家“六小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绵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人,怎知,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成了虐文里的炮灰女配。为了不走原主的狼狈旧路,她决定给自己找一个又美又妖,身材还棒,对自己还会嘘寒问暖的男人过上真香生活。于是,她为了养家糊口,她成为了一名合格饲养员,起早贪黑,疯狂掉马甲!

《穿书女配疯狂掉马》精彩片段

“南小姐,你确定你要把你的眼角膜捐给谢耀庭先生吗?”

南绵刚意识清醒些,见到一个表情一言难尽的医生坐在她对面。

“要是你坚持这么做,就在同意书上签字吧。”

南绵手里被塞进一支笔。

她下意识低头。

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快速在脑海里闪过。

“我去!”

南绵激动站起来。

她竟然穿进了一本昨晚刚看过追妻火葬场虐恋小说里,成了男主霸总的工具人妻子。

原主性格温柔善良,因为男主是她小时候的救命恩人,长大后就非要嫁给他作为报答。

可男主心里早有自己白月光,在一次男主跟白月光吵架后,男主一气之下答应跟原主结婚。

还是男主主动上门提亲。

只是结婚后,男主没有负起半点责任。

一面享受着原主对他无条件付出,一面还跟他的白月光暧昧不清。

更奇葩的是这女主白月光也结婚了。

原主明知道男主心里没她,可小时候就在她心里留下的念想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抹杀了。

于是原主耗尽心血为男主打理家庭。

让她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身体雪上加霜,严重的时候还需要一边打点滴一边处理工作。

可每次她的付出换来的不是男主的怜惜,而是男主更加严重的冷暴力。

原主因此得了抑郁症。男主知道后没有带她去治疗,反过来指责原主矫情,闲得慌。

一次,男主在雷雨交加的夜晚还要出去安慰因为跟老公吵架的白月光女主。

在路上发生车祸,眼睛暂时失明了,原主傻到竟然想把眼角膜给男主。

当时南绵看到这里的时候,气得不行,于是就留言说作者三观不正,叭叭一堆。

一觉醒来她就到了这本书里。

还是原主打算悄悄到医院把眼角膜摘了给男主这天。

这个傻姑娘,不打算让男主知道这件事,怕男主会有心理负担。

“南小姐,你还签字吗?”医生看她迟迟不动,表情丰富。

一会咬牙切齿,一会要吃人似的,跟南绵之前给他几次温柔解语花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医生有些害怕。

“签个屁!”现实里的南绵脾气火爆,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能动手别哔哔。

她用力捶了下桌子,咣当作响。

医生被吓得目瞪口呆。

他的桌子凹进去一块。

“离婚,必须离婚!”南绵没发现异常,拿着同意书急匆匆离开医院。

路上,南绵给谢耀庭打电话。

渣男没接,还给她电话拉黑了。

“看看,这样的男人值得你连命都不要,真是傻得让人气愤。”南绵看着窗外自言自语。

这话是跟原主说的。

一会,她又自嘲笑了笑。

她可怜原主,自己在那个世界不一样惨。

无父无母的孤儿,好不容易靠着自己努力奋斗出一套小公寓了。

他喵一觉醒来,啥都没了。

“对不起。”

南绵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女人声音。

可是车上除了一个男司机,就只有她了。

“别害怕,用你那个世界的说法,我是你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

一道白光闪过。

南绵眼前多出一个穿着粉色蓬蓬裙,大概只有她巴掌那么大的奶团子。


“你你你......”

南绵紧贴着车窗,恨不得直接跳下去。

那奶团子见她怕到口吃,内疚飘到前座去。

“我知道难以接受,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还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但事实就是我就是原主。”

咕噜。

南绵眨了下眼睛,用力吞咽口水。

“你为什么还在这个世界?既然你还在这个世界,为什么不回你自己的身体?”

“这具身体现在是你的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留在这个世界。

我记得我今天刚出门有点头疼,到了医生那才坐下,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等我再次恢复意识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原主无奈举起两根肉乎乎的手指。

小孩子形态的她还挺萌。

加上这么点时间,南绵也缓过来不少,没之前那么害怕紧张了。

“那......”

“小姑娘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司机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

南绵一愣。

递了一个“所以只有我看得见你”的眼神给南棉。

原主点点头。

“啊哈哈,是啊。”南绵干笑几下,“师傅,你就在前面停吧,我到了。”

司机觉得她不对劲,赶紧把车停了。

南绵一下车,司机油门踩满咻地一下从她面前消失。

“估计人家以为我是神经病。”南绵苦笑了下。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小原主可怜兮兮垂着脑袋。

“你知道吗?我看这本书的时候就是最看不惯你这种性格。

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所以你才会被谢耀庭那种王八蛋吃得死死的。”

南绵恼怒的是南棉怒其不争。

她要样貌样貌,身材家世一样都不少。

偏偏就栽在谢耀庭这种人身上。

“我知道错了。”小南棉声音委屈巴巴的。

南绵叹口气,“服了你,跟我来,姐带你去看一出好戏。”

比起弄清楚她跟原主的状况,现在有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她记得在原主到医院捐眼角膜这天。

谢耀庭在家里跟贾仁珍滚床单。

等下她悄咪咪回去,拍下这两人出轨证据,顺便让原主看清谢耀庭是怎样一个人。

南绵没走正门,侧门进去后直奔谢耀庭的主卧。

等她站在门前的时候,正好没关紧的门飘出一些暧昧声音来。

“耀亭哥,我们不能这样!”贾仁珍在娇滴滴喘气。“这样是对不起我姑姑的。”

贾仁珍是原主堂哥的女儿,不过是后母带来的。

“珍珍,是我对不起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现在你依了我吧,我真的没有办法忍下去了。”

谢耀庭讲的话是不堪入耳。

“你知道我想把你抱在怀里想了多少个日夜吗?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我每次看见那个女人我脑子里都是你。

但我发誓我一次都没有碰过那个女人,我们结婚这半个月,都是分房睡的。”

“求求你,我们就这一次。珍珍,我的宝,我的爱,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狗东西,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不直接跟原主说明白。

一边享受着原主的死心塌地付出,一面又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看到没有?听到没有?你一直喜欢的男人是这样的。”

南绵环抱着手臂与小原主对视。她控制住音量,里头的人暂时没听见。

此时的小原主脸上血色全无,又被痛苦的眼泪沾满。

虽然没有哭出声,但她身上散发的那种绝望悲恸能引出别人内心深处最不愿触碰的黑暗。

南绵叹口气,直接从门口离开。

小原主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好跟上她。

“去哪?”小原主问道。

“给你出口气。你也别哭了,那对狗男女要是知道你哭指不定多开心呢。”

南绵找地方坐下掏出手机,给南家的管家打了个电话。

那位管家是看着她长大,一向疼她。

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都尽力满足她。

“你想做什么?”小原主因为好奇她要的那些东西都忘记难受了。

“你别问这么多,等着看好戏就行。”南绵想了想,又心生一计。

她上网一搜,找到距离这里最近的殡仪馆电话打了过去。


楼上主卧。

一对狗男女还在腻歪。

突然。

一阵霹雳啪啪响。

吓得两人同时尖叫。

“谁啊?放什么鞭炮?!”谢耀庭气急败坏怒吼。

他看不见,所以手臂上被丢了一串鞭炮都不知道。

“耀亭哥,你的手上有鞭炮。”贾仁珍大声尖叫。

谢耀庭下意识要甩开。

但已经来不及,鞭炮炸伤了他的手臂。

让他直接麻掉了。

“啊,蛇!耀亭哥救命啊,有蛇。”贾仁珍看着挂在脖子上的蛇,呼吸一紧,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谢耀庭看不见,听到贾仁珍有危险,顾不上火辣辣疼的手臂。

他摸索着先去找贾仁珍,嘴里还拼命喊,“珍珍,我的珍珍你在哪?”

结果没爬几步,他也摸到蛇。

不过他没晕,只是被吓尿了。

等淅沥沥的声音刚结束。

门口有人敲门。

谢耀庭听到佣人问,“先生,外面来了一辆殡仪馆的运尸车,说是你叫来的。”

谢耀庭再好的忍耐力都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滚,都给我滚!”

“哈哈哈。”

南绵想到谢耀庭最后还是用了殡仪馆的运尸车送贾仁珍去医院,她就控制不住大笑。

“所以你后面把车库里所有车子的轮胎都给扎破了逼得他们不得不用运尸车。”

还是奶团子形态的原主无奈苦笑。

“对啊,你不觉得很绝么?”南绵笑着翻个身。

她不想见到谢耀庭那恶心的狗东西,就到酒店先住着。

小原主不说话,低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

南绵收了笑声,一本正经问道:“你不会还可怜那混蛋吧。”

“不是,我是觉得自己以前太可笑了,为了这么一个男人,我伤害那么多人,甚至连我自己都伤害了。”

小原主一颗一颗眼泪往外掉。

南绵赶紧起身到她身边坐下,搂着她的肩膀,“好啦,你也是被骗的。现在你应该振作。”

“我现在这样还能做什么?”小原主看着自己变小还有些透明的手又想哭了。

“你有我啊。”南绵指着自己。

“反正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你知道我的来历,你也只有我看的见,所以我们算是相依为命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仇我来替你报。不过有一条,你不许心软。”

“我不会,我听你的。”小原主疯狂摇头。

虽然她跟南绵相识不久,但她就是觉得南绵可以帮到她。

也可以帮她搞清楚到底为什么她会突然从自己身体里出来了。

而且她现在有种感觉,其实眼前的身体并不是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在世界某个角落等着她。

“好,那我们洗洗睡,养足精神打明天的仗。”南绵伸了个懒腰。

“明天我们要做啥?”小原主好奇问。

“离婚。”

翌日。

南绵出现在民政局离婚处。

这里的人基本都是面带愁容,唯有她满脸笑眯眯打着游戏。

“怎么还不来啊?”南生,也就是以前的原主,昨天晚上她说要给自己改一个名字。

南生就是摆脱渣男,迎接新生之意。

“急什么,他一定会来的。”原主笃定道。

昨晚她给谢耀庭发了几张他跟贾仁珍昨天滚床单的照片,还语音告诉他自己这里还有视频。

今天要是看不见他出现在民政局,她就会把视频公布出去。

“你看,这不就来了么?”

南绵抬起眼帘见谢耀庭在他的助理搀扶下缓缓走进民政局,起身走上去。

南生也连忙飘过去。

“夫人。”助理见到南绵打招呼。

“你这么叫我让我觉得这是一种侮辱。谢耀庭,快走吧。”南绵的语气当谢耀庭是一条狗。

谢耀庭一肚子的怒火却不敢朝她发泄。

因为他可以身败名裂,但他心爱的珍珍不行。

很快。

他们办好了离婚证。

南绵站在民政局门口开心亲吻离婚证。

“耶,终于摆脱渣男。”她闭上眼睛迎着光。

这样的举动一般人来做或许会很尴尬。

但她长得好,还是那种几乎可以集齐所有赞美之词的好,所以现在的她给人一种特别唯美的感觉。

“南绵我没想到你是如此恶毒之人,你为了拿走我手里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竟然设计害我。

你这样的毒妇,离了我哪个男人敢要。”谢耀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咬牙切齿咒骂。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连账都不会算,什么你手里的百分二十的股份,那是我的。

当初要不是你骗我,我怎么会签字,让你拿走我手里属于南师集团的股份。”

“我现在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再说谁跟你讲我没人要的。

我现在就找一个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的男人结婚给你看。”南绵目光一扫,有了锁定的目标。

谢耀庭自然是拼命打击她,“你要是能找到,我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记住你说的话。”南绵走下台阶,朝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车子走去。

还好昨晚她提前做了准备,让原身的闺蜜帮了个忙。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