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我的倾城美娇妻

我的倾城美娇妻

在下月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小人的算计陷害,上一世的楚阳,最后落了个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狼狈下场。一朝重生,男人暗暗发誓,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为此,一手执惊天医术,一手持至强武功的他,步步为营,精心算计,护妻女周全,踩恶人于脚下,登顶王者之巅峰。

主角:楚阳,叶轻舞   更新:2022-07-15 21: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阳,叶轻舞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倾城美娇妻》,由网络作家“在下月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小人的算计陷害,上一世的楚阳,最后落了个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狼狈下场。一朝重生,男人暗暗发誓,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为此,一手执惊天医术,一手持至强武功的他,步步为营,精心算计,护妻女周全,踩恶人于脚下,登顶王者之巅峰。

《我的倾城美娇妻》精彩片段

“爸爸,爸爸,你在哪啊……小小好疼,好大的火,小小好怕,爸爸,我要爸爸。”

“爸爸,你说好会一直守护小小的……小小好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啊。”

“小小听话,以后再也不惹爸爸生气了……你快来救救小小啊……”

“楚阳,你算什么男人,除了打女人还有什么本事!”

“你个窝囊废,我就是死,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轻舞!轻舞!不要!”

“疼!我的头好疼!”

昏黄的灯光下,趴在麻将桌上正在熟睡的楚阳,突然从梦中惊醒!

他大汗淋漓,目光无神的望着周围熟悉的场景。

狭小拥挤的出租屋,烟雾缭绕。地上一片狼藉,布满七零八落的空酒瓶。

此刻,周围四五个染着黄毛,痞里痞气的青年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阳哥,继续喝啊,今天这状态不行啊,才喝两杯就趴下了。”

“哈哈,你们还没看出阳哥是在装睡嘛。”

“我这是在哪?”

楚阳感觉喉咙一阵干涩,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

几人闻言,先是一愣,旋即相视而笑:“哈哈,阳哥这是喝蒙了吧。”

正在这时,一阵刺痛宛如洪水猛兽.般席卷楚阳的脑袋。

“好疼!”

巨大的疼痛使楚阳面色变得狰狞。

“我想起来了,这是小小出事,轻舞跳楼的那天。”

片刻后,疼痛退去,楚阳惊骇不已的怔在原地。

他嘴唇一阵颤抖,脸上写满悲愤,一股腥红的血泪顺着他双目奔涌而出。

“小小,轻舞,你们千万不要出事!”

紧接着,他发疯般的跑出屋子,立刻拨通了家中的电话。

“接电话啊。”

“小小快接电话啊。”

楚阳心急如焚,不停地来回踱步。

“爸爸,爸爸你在哪啊,家里着火了。”

“小小好怕啊,周围好黑啊,全是火,咳咳。”

“爸爸,小小好难受。小小头晕,小小要是死了,你和妈妈再生一个妹妹吧。小小以后不能再陪着爸爸妈妈了。”

“爸爸能答应小小一个请求吗?妈妈太可怜了,爸爸以后能不能别再欺负妈妈了。”

“小朋友们都说,只有相爱的人才会结婚,你心里还是一直爱着妈妈对不对……”

数秒后,电话另一头传来女儿绝望微弱的声音。

楚阳心头猛地一震,强行压制住心头的激动,对女儿柔声安抚道:“小小,小小你听爸爸说,爸爸错了,爸爸真的错了,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打妈妈了。”

“你拿湿毛巾捂住口鼻,赶快躲到墙角。”

“爸爸马上就到家,你坚持住!”

楚阳心如刀绞,无语凝噎。

女儿那稚嫩熟悉的声音,让他早已干涸的心宛如久逢甘霖。

“好……”

一道轻声呢喃过后,随即是一阵惊天巨响!

“嘭!嘭!嘭!”

“嘟嘟嘟……”

楚阳呆立当场!

“老天爷,求求你,千万别让我女儿出事!”

楚阳仰天长啸,整个人癫狂到了极点。

他二话不说,直接跑进车流,伸开双臂。

“卧槽,小子,你他妈不要命了是吧!”

一辆疾驰的轿车,在距离楚阳十公分的地方猛然刹住。

楚阳没有理会司机的谩骂,直接拉开车门,把司机拽了出去。

刚一上车,他瞬间将油门踩到底。

“轰!”

下一秒,轿车宛如利箭一般,朝家的方向狂飙而去。

“30迈!”

“80迈!”

“150迈!”

短短数秒。

引擎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就连天穹上的云层都要被撕.裂一般!

“小小,你千万不能有事,你要是出事,爸爸怎么活下去啊。”

“爸爸足足等了一千年,就是为了见到你们母女二人……”

楚阳双目血红,声音带着无尽的沧桑和悲悯。

此刻,脑海里母女二人的脸庞变得愈发清晰。

他很想去抓,但又害怕,下一秒,全都化作泡影。

拥挤的车流中,楚阳把轿车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

他见缝插针,宛如一道闪电穿梭在街道上。

正在这时,楚阳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他掏出手机,赫然一看,正是自己老婆叶轻舞打来的。

望着屏幕上熟悉的名字,楚阳双手一阵颤抖,泣不成声,泪水宛如决堤般夺眶而出!

往事历历在目,恍如隔日!

楚阳和叶轻舞在大学相识。

那时的叶轻舞是公认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相貌出众,走到哪里都是最璀璨的那颗明星。

虽然叶轻舞的追求者数以万计,但她唯独看中了家境平平的楚阳。

二人情投意合,最后迈入婚姻殿堂。

结婚后的楚阳信誓旦旦,说要靠一身才华为叶轻舞在天海市打下一片天地。

可现实终究不尽人意,楚阳备受打击。

加上岳父岳母的冷嘲热讽,楚阳感觉自尊心受到了践踏。

仿佛全世界都在和他作对!

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再到最后的心灰意冷,楚阳跟变了个人似的。

对于家中的事他不闻不问,每天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酗酒成瘾,萎靡不振。

前世的今晚,楚阳在朋友家喝酒,女儿和老婆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他都没有听到。

因为醉酒,女儿被活活烧死,尸骨无存。

老婆被人逼到跳楼。

老婆和女儿的离开,让楚阳痛彻心扉。

他悔不当初,但为时晚矣。

万念俱灰之下,楚阳亲手安葬好母女,从青山墓场万丈悬崖一跃而下。

本以为就此可以和母女团聚,但让楚阳意想不到的是:他穿越到了一个修仙世界。

为了寻得母女二人一丝残魂,将她们复活。

他从一个修士,用尽千年,披荆斩棘,轮回百世,成就一代仙帝之名。

最终耗尽九成修为,强行逆转天机,跨越时空长河,回到这悲惨的一天。

无尽的悔意和自责让楚阳肝胆欲裂,他颤抖的接通电话:“老……婆。”

“楚阳,你是不是又跑去喝酒了!”

“你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小小饿了一天你不知道吗?”

“家里着火了,你快去救她,我马上回……”

楚阳刚欲回应,叶轻舞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美人,今天你哪也别想去了……让老子好好临幸一下你。”

“这么大的合同,你想几杯酒就把我打发了?”

“你看你憔悴的,一定是你那个废物老公满足不了你吧,哈哈,他不行,但我可以啊。”

“孙总,希望你自重,我得回去了。”

“贱人,给你脸不要脸是吧,贱人,装你妈!”

“啪!”

听到这声狂笑,楚阳心头宛如五雷轰顶,目眦欲裂。

“嘭!”

一声闷响,楚阳难以抑制心头的怒气,一拳砸在了挡风玻璃上。

“孙伟,我去你妈的!”

“你个王八蛋,你要是敢动我老婆一根汗毛,我一定亲手宰了你!”

猩红的鲜血顺着楚阳指尖流了下来,但他内心早已被怒火充斥,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哈哈,楚阳,你个蝼蚁一般的东西也敢大言不惭!”

“老子只要想弄死你,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你这种贱民也配享受这样的美人。”

“你不是爱她吗?放心,等老子玩够了自然会还给你。”

“七天酒店402,一起过来玩啊……”

孙伟肆无忌惮的放声狂笑。

“楚阳,别管我,先去救女儿!”

“贱人,你给老子闭嘴!”

“嘟嘟嘟……”

“啊啊啊!”

望着被挂断的电话,楚阳双目血红,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声。

一边是岌岌可危的女儿,另一边是正在被人欺辱的老婆。

楚阳内心纠结到了极点。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楚阳还是决定先去救女儿。

女儿是叶轻舞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她要是出了事,老婆这辈子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孙伟,你个杂碎!”

“轻舞要是出事,老子一定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楚阳杀意凌然,声音冰冷到了极点,就连周围的温度都骤然间下降了几十度。

轿车在马路上风驰电掣,不到十分钟,楚阳来到了小区楼下。

他一个急刹,飞一般的跑下了车。

此刻,小区楼下已经聚集了无数行人。

足足五十多层的楼房,浓烟燎烧,火光冲天。

放眼望去,起火点正是楚阳所居住的十八楼。

“让开,让开!”

楚阳推开拥挤的人群,发了疯的跑到楼下。

周围的居民见来人正是楚阳,一个个嚷嚷道:“楚阳,你个挨千刀的,你家着火了你不知道!”

“看看他那个熊样子,一看就是刚打牌回来!”

“哎,你让我们说你什么好呢。”

“那么漂亮的媳妇,还有个可爱的的女儿,多少人羡慕不来呢,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几个老头老太太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望着蓬头垢面的楚阳。

“刘婶,我女儿是不是还在家里?”

楚阳急忙拉住一位中年妇女,满是惶恐的问道。


“楚阳,你个畜生,你还是男人吗?”

“我女儿嫁给你这种废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房子可是我们老两口一辈子的心血啊,你个混蛋竟然把家点着了!”

“看我不打死你!”

妇人刚欲回应,突然一道痛心疾首的尖叫声丛人群传了出来。

楚阳一看,正是自己的岳父叶远山,还有丈母娘唐芳。

他们身旁的小舅子叶川更是一脸愤恨,恨不得将楚阳碎尸万段。

唐芳三步化为两步,直接来到楚阳面前,牟足了劲,狠狠一巴掌甩在楚阳脸上。

啪!

一道清脆的把掌声,楚阳被打的一个踉跄。

不到两秒,一道腥红的血水顺着他嘴角溢了出来。

楚阳擦了擦嘴角,一脸木然,没有丝毫回应。

在他看来,自己丈母娘说的没错。

自己真是个废物啊,前世连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保护不了。

所以这巴掌,他感觉是自己罪有应得。

“妈,对不起,我错了。”

楚阳羞愧的低着头。

可是他刚说完,对面的小舅子叶川便一拳狠狠砸在了他脸上。

楚阳发出一阵闷哼,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虽然他身为一代仙帝,但奈何已耗尽了九成修为,身子骨虚弱到了极点。

要不是自己的炼体修为还保留着,说不定此时的他早已昏死过去。

叶川怒不可遏:“楚阳,你他妈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窝囊废,除了认错,你还会什么!”

“我姐这么优秀的女人,追她的富少在天海市都绕几圈了。”

“你给人家提鞋都不配,这么一无是处,我姐都没嫌弃你!”

“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你也配做个男人!”

叶川破口大骂,此刻的他恨不得将楚阳抽筋扒皮。

他出身寒门,当初自己姐姐要是随便答应哪个纨绔的追求。

说不定此刻的自己早就飞黄腾达了。

现在倒好,自从姐姐结婚后,自己这姐夫是要一样没一样。

动不动兜比脸干净,活的还没大街上臭要饭的光彩。

想到这,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作势还想上去给楚阳几拳。

但下一秒,却被父亲叶远山拉住了。

“爸,你拉着我干嘛!”

叶川一脸不解。

“他这废物死不足惜,你要把他打死了,还得坐牢,得不偿失。”

叶远山对儿子摇了摇头,厌恶的扫了楚阳一眼,嘀咕道:“家门不幸!”

楚阳苦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爸,妈,小川,我知道我死不足惜。”

“但现在小小还困在家里,这次要是能一命换一命也值了。”

“什么!”

听到这话,老两口呆立当场!

话落,楚阳健步如飞。

不到三秒,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跑进了浓烟滚滚的大楼,不见踪影。

刚跑进一楼,楚阳便被呛的咳嗽连连。

整个楼层内黑烟滚滚,伸手不见五指。

炙热的温度让楚阳感到皮肤一阵灼痛。

但他不敢丝毫停留,使出了吃奶的劲朝楼上狂奔而去。

老天爷可怜他,给了他弥补妻女的机会。

这一次,他不愿再留下任何遗憾。

短短不到半分钟,楚阳已经来到了九楼。

此刻他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就连空气都已经到达了惊人的八十度!

每呼吸一次,他都感觉呼吸道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但他无所畏惧!

“快到了,小小,你再坚持一下!”

楚阳声音沙哑,整个人摇摇欲坠,他透支了。

此刻,让他唯一坚持下去的是那钢铁般的意志。

正在这时,楚阳的手机再次响起。

他掏出一看,正是老婆发来的一段视频。

他点开一看。

赫然是一个男人阴森诡异的笑脸。

“孙伟!”

“楚阳,你这孬种怎么还没到啊?”

“怎么,你莫非怕了不成?”

“哈哈,兄弟我给你一起享受的机会,这是你自己不珍惜啊。”

“不得不说,你老婆这身段是真的没话说,绝色尤物啊。”

“看这娇滴滴的模样,我真是饥.渴难耐。”

“来,贱人,给你这废物老公打声招呼。”

随着镜头一转,楚阳看到自己的老婆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原本白.皙柔嫩的俏脸早已伤痕累累,身上的衣服更是残破不堪。

随着叶轻舞嘴上的胶带被扯去,她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呼喊。

“楚阳,小小呢,你千万不能让小小出事。”

“你放心,我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这个人渣玷污我的。”

听到这话,孙伟面色变得狰狞起来,一把扯住叶轻舞的头发,狠狠地砸在桌子上。

“你这贱人,装什么白莲花,老子哪里配不上你这个贱人。”

“我一会儿就让你,好好体会下做女人的滋味!”

“楚阳,我再给你半个小时,你要是没来,我可就一人享用了。”

随着视频结束,楚阳闭上眼眸,深呼了口气。

他感觉心如刀绞,肝胆欲裂。

随着胸膛一阵剧烈起伏,一口鲜血直接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孙伟,我楚阳不将你挫骨扬灰,誓不为人!”

滔天的怒火和恨意充斥着楚阳的内心。

他争分夺秒,终于来到了十八层。

望着眼前被熊熊烈火燃烧的房门。

楚阳眼中精光一闪,一脚飞出。

整个房门瞬间四分五裂。

“小小,小小。”

“女儿,爸爸来救你了,你在哪。”

楚阳四处环顾,寻找着家中的每一个角落。

奈何火势太大,他根本看不清屋内的情况。

“女儿啊,你别吓爸爸啊……”

楚阳心急如焚。

正在这时,他看到卫生间传来一阵微弱的呼唤。

“爸爸……”

楚阳瞳孔猛地一缩,不顾周围的烈焰,奋不顾身的冲进卫生间。

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灰头土脸的小女孩,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角落。

她楚楚可怜,大大的眸子泪光闪耀,满是无助和绝望。

“小……小。”

楚阳嘴唇一阵颤抖,急忙跑了过去,用双手捧住女儿的脸颊。

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五官更是遗传了叶轻舞的精致。

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小女孩看上去十分的消瘦。

楚阳看着一阵心疼。

“爸……爸。”

“爸爸,你终于来救小小了。小小以为爸爸不要我了。”

“小小听话,以后再也不惹爸爸生气了。”

小女孩哇的一下哭了出来,紧紧抱住楚阳的脖子。

“傻孩子,你没错,错的是爸爸。”

“爸爸保证以后全听小小的。”

楚阳深吸了口气,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他轻抚着女儿的秀发。

那无助委屈的哭声让楚阳心揪成一团。

他自责万分,以前的自己简直就是人渣。

女儿才三岁,本该给她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却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她承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小小,原谅爸爸好不好?”

楚阳捧着女儿的小脸蛋,目光真挚的问道。

“爸爸,我想妈妈了,妈妈在哪里?”

小小目光有些闪躲,甚至还带着一些畏惧和拘谨。

楚阳知道自己的转变,女儿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接受,于是点了点头:“好,爸爸带你去找妈妈。”

说完,楚阳直接将女儿抱起,护在怀中,冲刺着下了楼。

楚阳刚下了不到三层,家中传来一阵轰天巨响!

……

此刻,楼下无数围观的居民更是被这道爆炸声吓得连连后退。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

“楚阳这废物不会炸死了吧。”

“这家伙上去了十分钟了都没下来。”

丈母娘唐芳捂着耳朵,黑着脸嚷嚷道。

岳父叶远山也在一旁附和:“炸死了好,没用的东西。”

“省的我成天看着来气。”

见老两口沆瀣一气,叶川微微皱了皱眉头:“爸妈,你们说什么呢。”

“楚阳这废物死不足惜,但小小毕竟身上还留着我姐的血呢。”

对于儿子的指责,唐芳满不在乎,撅了噘嘴:“我的傻儿子啊,到现在了你还想着为楚阳说话!”

“你有没有想过,这小畜生不死,你姐到时候怎么改嫁?”

“带着这么一个小怨种,就算你姐再好看,哪个男人会接受她?”

“你最好祈祷他们两个被炸的灰都不剩,到时候我再给你找个有本事的新姐夫。”

唐芳滔滔不绝,虽然话不中听,但叶川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沉思许久,摸了摸下巴,点头道:“您说的还挺有道理。”

“到时候我让我新姐夫给咱们买一套别墅,那样儿子就能把您接过去享清福了。”

“哈哈,还是咱们小川孝顺。”

叶远山笑的合不拢嘴,满是赞赏的望着自己的儿子。

虽然叶川已经毕业两年了还在啃老,但他依旧觉得自己这儿子前途无量。

正在三人交谈之际,不知道谁嚷嚷了一声。

“天啊,楚阳竟然跑出来了。”

“她怀里那是谁?好像是小小吧。”

“太好了,活着就好。”

虽然对于楚阳之前的所作所为,街坊邻里都很厌恶。

但眼下能在这种危急关头,跑进火场把自己女儿救了出来,大家还是很钦佩的。

毕竟小小嘴甜,长相可爱,附近的大爷大妈都很是喜欢。

众人激动万分,只有唐芳三人那张阴沉的脸显得格格不入。

“这挨千刀的,竟然活下来了。”

“没想到命还挺硬。”

唐芳有些愤懑,小声嘀咕道。


此刻楚阳已经抱着小小来到了三人面前。

“爸妈,我把小小救下来了,她没什么事。”

楚阳把女儿放了下来,心头也算舒了口气。

“外公,外婆,舅舅。”

小小懂事的打着招呼。

对于面色温和的楚阳,唐芳没给丝毫好脸色:“怎么着,我还得谢谢你不成。”

“一个没用的废物,一个小怨种。”

“我们一家子都让你坑惨了!”

“你说你们怎么没死在里面啊。”

听闻这话,楚阳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他有些气愤,老两口骂自己就算了,毕竟是自己活该。

但小小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的孙女啊。

他们竟然说出这样恶毒的话。

“爸妈,你们打我骂我,我别无二话。”

“但小小从来就没做错什么,你们以后能不能对她好点……”

为了小小,楚阳放低了姿态。

“呵呵,你在做梦吧。”

“小川,咱们走,看这废物我就来气。”

唐芳冷笑一声,带着叶远山和叶川头也不回得到离开了。

“爸爸,外公,外婆是不是不喜欢小小啊。”

小小拉着楚阳的手,失落的低着头。

望着委屈巴巴的女儿,楚阳有些心酸,蹲下身子,笑着安慰道:“才没有呢,外公外婆只是在生爸爸的气,他们最喜欢小小了。”

望着离去的三人,楚阳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他心头猛地一震。

轻舞!

“刘婶,刘婶,麻烦你一下。”

“我现在得出去办点事,您帮我看下小小可以吗?”

楚阳急忙拉着女儿来到一位大婶面前。

“干嘛去?”

“家都没了,又去赌博?”

眼前的大婶面相格外慈祥,但此刻仍旧沉着脸,目光不善的审视着楚阳。

“怎么会呢,我真有急事。”

“小小,听奶奶的话,我去接妈妈回家。”

不由得刘婶答应,楚阳直接跑走了。

……

此刻,七天连锁酒店的一处VIP包房内。

叶轻舞被捆住双手,狼狈不堪的绑在一张桌子上。

她披头散发,脸上伤痕累累,美眸泪光闪耀,绝望的瞪着眼前面色猥琐的男人。

男人正是孙伟。

他一手夹着雪茄,目光满是贪婪地在叶轻舞玲珑的娇躯上游走。

“宝贝。”

“看样子,你那个窝囊废老公是不会来了。”

“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

孙伟色眯眯的走到叶轻舞面前,朝她脸上吐了一口浓烟。

“下流!”

叶轻舞紧咬薄唇,眼中满是厌恶。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她一脚踢在了孙伟胯.下。

“嗷呜!”

孙伟发出一阵凄厉惨叫,差点疼的一屁股跌落在地。

数秒后,他缓了过来,二话不说,狠狠地拽住叶轻舞的头发,对着她柔嫩的俏脸就是两巴掌。

“啪!”

“啪!”

“贱人,老子给你脸了!”

“你放心,等老子玩够了,我会让你和你那个废物老公团聚的!”

孙伟狞笑着,似乎还没有解气,于是又对着叶轻舞的肚子就是一脚。

“嘶!”

叶轻舞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殷红的血水顺着她嘴角流了出来。

这一刻,她真的有些绝望了。

她害怕今天之后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至于自己的丈夫,以他平日里窝囊的性子,真的会冒险来救自己吗?

“孙伟,孙伟,我求求你,放我回去吧。”

“我女儿才那么小,不能没有妈妈啊……”

叶轻舞声音悲悯,泪如雨下。

此刻她脑海里全是女儿小小那张笑脸。

女儿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依靠。

要是自己真的走了,她很难相信在楚阳的照顾下,女儿能平安长大。

见叶轻舞服软,孙伟狂笑不止:“哈哈,你个贱人刚才不是很傲娇吗?”

“现在知道错了?”

“放心,不就是孩子嘛,我和你再生一个就是了。”

“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今后的日子里,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等着你。”

孙伟粗鲁的捏着叶轻舞的下巴,死死地盯着她。

他很希望叶轻舞能在自己的循循善诱下,逆来顺受。

在孙伟看来,这么漂亮的美人若是只玩一次就香消玉损了,实在是暴遣天物。

“你做梦!”

叶轻舞狠狠地侧过头,一脸倔强。

“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执迷不悟!”

“楚阳那个废物能给你带来什么?像他这种贱民,一辈子都是社会的底层!”

“等他出人头地,你都熬成了黄脸婆了。”

“堂堂叶家千金,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呢。”

“对了,你弟弟是不是快结婚了,房子还没着落吧。”

“只要你答应我,你爸就是下一任家主,而你依旧是叶家的凤凰,无人能取代!”

“你还在考虑什么!”

孙伟气急败坏,软硬兼施。

直到现在,他都没搞清楚阳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幻汤。

“你做梦!”

“孙伟,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人渣,我就是死,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叶轻舞露出一抹凄惨的笑容,目光笃定,坚不可摧!

“贱人!”

“好,你嘴硬是吧,老子今天非要好好治治你!”

“等老子把你玩够了,就亲手让你的女儿去给你陪葬!”

孙伟怒极反笑。

叶轻舞的倔强已经让他失去了最后一丝耐心。

“孙伟你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有什么你对我来,不要动我女儿!”

叶轻舞眼中满是惶恐。

她早该料到像孙伟这种人渣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好,对你来,老子现在就满足你。”

孙伟冷笑一声,猛地捏住叶轻舞的嘴巴,把一杯水强行灌入她嘴中,随即开始解裤子上的腰带。

“畜生,放开我。”

“你给我喝的什么!”

叶轻舞声嘶力竭,惊恐万分的望着孙伟。

“一会你就知道了。”

“这是老子托人买的进口药,你不是高傲吗?”

“我倒是要看看,你这白莲花能装到什么时候!”

孙伟舔了舔嘴唇,宛如恶狼一般朝叶轻舞扑了过去。

“刺啦!”一声。

叶轻舞仅剩不多的衣裳被撕的粉碎。

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那柔嫩傲人的锁骨更是让孙伟一阵燥热。

“你……你不要过来!”

“楚阳不会放过你的!”

叶轻舞蜷缩在一起,用双手护在胸口。

“哈哈,是吗?”

“这废物要是真有心,早就来救你了。”

“不从是吧,那就慢慢来,这样才有情调嘛。”

在孙伟看来,眼前的叶轻舞完全就是待宰的羔羊。

等药性一发,就算自己不用强的,到时候她依旧可以任自己摆布。

可他感觉自己已经等不到那时候了。

他搓了搓手,眼中满是炙热,再次朝叶轻舞扑了上去。

这一次叶轻舞早就做了准备,眼看孙伟近在咫尺。

她猛地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

孙伟一个不留神,直接被踹的一个踉跄。

等他反应过来,不知何时,一块碎玻璃已经出现在叶轻舞手中。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叶轻舞捏着碎片,放在脖颈,目光警惕的盯着孙伟。

只要他再做出丝毫过分的举动,她就打算割颈自杀,以表贞.洁。

“那你就死在我面前好了。”

孙伟愣了一下,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见孙伟不肯罢休,最后一丝希望在叶轻舞心头堙灭。

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顺着眼眸流淌而出:“楚阳,我们来世再见!”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道惊雷般的爆呵戛然响起。

“老婆不要!”

下一秒,整道房门轰然破碎。

楚阳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

他瞪大双眼,惊骇不已的望着叶轻舞。

他随手一挥,一道无形的罡气匹练直接击飞了叶轻舞手中的碎片。

“楚阳,你个废物,你真敢来!”

孙伟回过神,恶狠恶的盯着楚阳。

“滚!”

楚阳随手一挥,孙伟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

“轰!”

一声闷响,孙伟足足一百六七十斤的身子砸在墙壁,随即跌落在地。

“噗!”

一口猩红的鲜血从他口中狂喷而出。

他气息萎靡到了极点,感觉自己宛如被一辆大卡车撞了一般,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他妈的,你个废物竟然敢打我!”

孙伟歇斯底里。

可楚阳没有在意他的无能狂怒,急忙跑到叶轻舞身旁,把她搂进怀中。

“楚……阳,你来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