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绝色召唤师妖妃她以唢呐服人

绝色召唤师妖妃她以唢呐服人

情绪化的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月倾城原本是二十一世纪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战力值无人能敌。一场意外,她穿越到古达,成了一个人人可欺的软柿子。原主是个孤女,同门师姐不仅找人羞辱她,还要置她于死地。此时换了灵魂,月倾城要为愿主活出精彩,一展绝代风华。于是,她狠虐渣男,狂揍绿茶,将曾经那些欺辱过她的人通通踩在脚下。这一世,她用唢呐为武器,依旧无敌!

主角:月倾城   更新:2022-07-15 21: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月倾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色召唤师妖妃她以唢呐服人》,由网络作家“情绪化的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月倾城原本是二十一世纪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战力值无人能敌。一场意外,她穿越到古达,成了一个人人可欺的软柿子。原主是个孤女,同门师姐不仅找人羞辱她,还要置她于死地。此时换了灵魂,月倾城要为愿主活出精彩,一展绝代风华。于是,她狠虐渣男,狂揍绿茶,将曾经那些欺辱过她的人通通踩在脚下。这一世,她用唢呐为武器,依旧无敌!

《绝色召唤师妖妃她以唢呐服人》精彩片段

“这女人你们随便玩,玩死了算本小姐的。”

一名鹅黄色衣裙的少女高傲的扬起下巴,眼里充满了嘲讽与恶毒。

浑身是血的女孩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脏兮兮的小手抓着黄衣少女的裙角,声声哀求:“悠然师姐,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林悠然厌恶的皱起眉头,仿佛被什么恶心的东西触碰到了一样,她一脚踢开女孩的手,恶狠狠道:“月倾城,瞧你这贱样,把你的脏手拿开,恶心死了!”

“你们是不是傻了,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处理掉她!”

一旁站着的几个大汉点了点头,讪笑道:“林小姐放心,我们会好好‘处理’她的。”

林悠然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大汉想伸手去摸她的脸蛋,却被月倾城躲了过去。

“妈的,还敢躲?看老子怎么治你。”

月倾城心中绝望不已,她手无缚鸡之力,身上大伤小伤无数,自知逃不出这些人渣的手掌心了。

她怨毒的瞪了他们一眼,用尽全身力气爬了起来,一头撞在树上,在几个大汉呆愣的目光中,她的身体无力的栽倒在地上。

“死……死了?”

为首的大汉“啐”了一声,怒骂道:“妈的,这小蹄子,死到临头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算了,老子没有玩尸体的癖好,把尸体处理了,回去和林小姐说一声。”

地上没了气息的女孩忽然睁开眼睛,一改先前的懦弱,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气。

“咦,老大,这小丫头没死!”

拿着火把准备毁尸灭迹的大汉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躺在地上的月倾城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劈手夺了他手中的火把,将他的头发点燃。

“大叔,在森林里玩火可是很危险的哦。”月倾城舔了舔唇,在几个大汉惊骇的目光中,她一跃而起,骑在为首的大汉脖子上,“咔吧”一声拧断了大汉的头。

“老大!妈的,这小丫头片子真邪乎,该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鬼上身了吧?”

一个塌鼻子的大汉凭空召唤出一把长刀,朝月倾城冲来,手中的长刀劈头砍下,“小妖女,让爷爷我来会会你!”

月倾城脸色微变,闪身躲开致命的一击。

“你以为只有你能召唤出灵器么?”

月倾城飞身而起,绕到那手持长刀的大汉身后,一脚踢在他的腿上。

“啊!”长刀大汉惨叫一声,被这剧烈的疼痛刺激的跪倒在地上,一把长刀也化为了点点星光消失了。

月倾城试着用意念在脑中化成一个物体的形状,下一秒,一支铜制的唢呐出现在她手中。

月倾城:??

别人的灵器都是剑、矛、盾、鞭子,为什么她召唤出来的是一支唢呐?

大汉见她手中唢呐,均是满脸的难以置信:“林小姐不是说她是个废物,召唤不出灵器吗!”

“妈的,一支唢呐算什么灵器,咱们跟她拼了!”

剩下的几个大汉纷纷召唤出了武器,朝她冲来。

月倾城心一沉,面对三个成年男人的攻击,她这个小身板估计招架不住。

还有这唢呐……修士召唤出来的本命灵器都是带有攻击性的物体,她召唤出来的这支唢呐,莫非有什么不同?

不然……吹一下试试?

月倾城脚步一点,后退了几步,跃上一棵矮树的树顶,将唢呐凑到嘴边,深吸一口气,用力吹响了它。

“哔哔叭叭……”

几个大汉的动作毫无征兆的停下了,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修为最低的那个甚至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随着月倾城的唢呐声缓缓流出,大汉体内的灵力如同烧开的沸水一样,疯狂暴动起来。

毫无曲调可言的“曲子”奏出,剩下三个练气期的大汉身体软弱无力的跪趴在地上,身体抽搐,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月倾城感到体内灵力耗费的差不多了,便放下唢呐。修为较低的两人体内灵丹“砰”一声碎裂掉,身体抖了两下,没了生息。

月倾城杏眼张得圆圆的,被这唢呐的杀伤力震惊到了:“咦,居然都死了?”

天哪,这是什么神仙宝贝?居然可以化音波为攻击,强行碾压震碎对方的灵丹!

只不过就是太浪费灵力了,短短几秒,她体内的灵力险些被掏空。

幸存的大汉满眼惊恐,灵丹的裂纹越来越大,他感到身体剧烈疼痛。

“妖女……妖女……你是妖女!不,不要杀我!”

月倾城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娇媚的弧度,她抬起脚,用力踩在大汉的灵丹处,辗转碾压。

大汉痛得剧烈挣扎,嘴里不断说着求饶的话:“饶命啊,饶了我吧,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饶了你?那谁饶了过去的我?”

月倾城不再逗弄他,脚下用了全力,踩爆了他的灵丹。

大汉惨叫一声,没了生息。灵丹破碎,他也活不成了。

月倾城收起唢呐,冷笑着看着这几人尸体,心中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说起来,她还要谢谢林悠然和这几个大汉,若不是他们,她也不会记起前世的记忆。

前世的她来自31世纪,是杀手界赫赫有名的金牌杀手,投胎时出了差错,意外投胎到了这玄幻的灵玄界,成了一个懦弱的有些痴傻的孤女。

她三岁时被灵山宗掌门带回宗门,掌门见她资质不错,便把她安排在了内门。可月倾城的修为始终停留在练气中期,掌门便对她不再关注。

失去掌门庇佑的懦弱孤女,在这弱肉强食的灵山宗,地位竟不如一条狗。

“啧啧,林悠然,落月城城主之女。”接受完记忆的月倾城眼尾微红,手里扯着一节树枝,嘴上不断念着这个名字。

林悠然对她的仇恨是不是太莫名其妙了点?就算看不惯她,也不至于找人奸、杀她吧?

月倾城凭借着记忆,一步一步走回了灵山宗。

灵山宗的看门弟子见到浑身浴血、脏污不堪的月倾城,吓了一跳,下意识驱赶道:“你谁啊,哪来的臭乞丐,赶紧滚,这里不是你乞讨的地方!”

月倾城拨开额前的乱发,脸蛋精致,额头上却有一个血肉模糊的洞,显然是磕的。

“滚开。”

看门弟子一愣,认出了她,随即大笑道:

“月倾城?哈哈哈哈,怎么脏成这样?满身的血,啧啧,杀人去了?”

“快来人啊,快看看,内门弟子月倾城,杀人放火回来了,哈哈哈!”

很快便有一群灵山宗的弟子凑在山门前,围着月倾城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月倾城啊月倾城,你又去做什么亏心事了,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肮脏模样?啧啧啧,真够恶心人的。”

“这一身血是谁的?该不会是你自己的吧哈哈哈哈……”

月倾城被吵得烦躁不已,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耳边一群苍蝇还嗡嗡个不停。

月倾城眯起眼睛,身形一晃,掐住一个男弟子的脖子,在他耳边阴森道:“你信不信我掐断你的脖子?”

那男弟子被吓得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月倾城。

“你……你快放开我,否则我要你好看!”

“好啊。”月倾城唇角微勾,松开了那男弟子的脖子。男弟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月倾城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疼痛伴随着酸麻感传遍全身,男弟子身形不稳,跪在月倾城脚边。

月倾城笑道:“既然不会说人话,那就跪着说话吧,毕竟……你是个畜生啊。”


一阵风吹过,灵山宗山门前鸦雀无声,有弟子吞了口唾沫,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月倾城她……居然制服了练气后期的李师兄!

李师兄忍着痛,滴滴冷汗顺着下巴滴到地上,他咬牙切齿道:“月倾城,你使了什么妖法!你这样对我,不怕我师父杀了你吗!”

月倾城从一旁拉了个椅子坐下,双腿交叠,面上笑吟吟的道:“明明是李师兄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在跟我跪地道歉呢,我想……师兄的师父不会那么是非不分,来找我麻烦吧?”

李师兄怒极:“你!”

一旁有弟子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指着月倾城,吼道:“月倾城,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折辱李师兄!”

月倾城思考了一番,道:“这位师兄不服么,那不如……我们擂台见?”

“行啊!那就擂台见,我看你这废物拿什么跟我打!”那小弟子正在气头上,被月倾城刺激的一口应下了月倾城下的战书。

月倾城只不过是一个连灵器都召唤不出来的废物,她拿什么跟他打!他用一根手指都能吊打月倾城。

灵山宗规矩:弟子之间有仇不能私下报,只能在擂台上堂堂正正的打一场。除非被打下擂台,或者自己认输,否则擂台将一直打下去。只要不伤及性命即可。

月倾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意的道:“若是有谁看不惯我月倾城,尽管下战书来,一个个排队来打。”

“一个时辰后,擂台见,谁不来,谁就自己乖乖滚出灵山宗吧。”

嚣张!真是好生嚣张!

说罢,月倾城不顾身边众弟子的脸色,独自一人回了住处。

她脱掉沾满了血污与泥土的衣裳,站在镜子前,未发育完全的矮小身体上布满鞭痕与刀伤,看上去狰狞无比。

“啧,林悠然,好本事啊。”月倾城从床下掏出一个盒子,里面摆着两枚灵丹,是几年前她拜入灵山宗时掌门送的。

月倾城毫不犹豫的将丹药吞下去,闭上眼睛,慢慢炼化药力。

不出一会,月倾城给王师兄下战书之事传遍了灵山宗,不仅是外门弟子,就连内门弟子也纷纷兴致高昂的议论起来。

“听说月倾城用了些妖术,把李师兄击倒在地,并逼迫李师兄向她磕头求饶,小小年纪就那么恶毒,真是该死。”

“她还向王师兄下了战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有点小把戏,就天下无敌了么?”

几个少女簇拥着黄裙少女林悠然,其中一名少女撇了撇嘴,不屑道:“悠然师姐,听说那个月倾城给王师兄下战书了,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胆子,不怕被他打死么?”

闻言,林悠然美眸微眯,心中有些惊诧,“怎么回事?”

那个废物没死?

“半个时辰前,月倾城满身是血的从外面回来,并用了妖法击倒了李师兄,还大言不惭的挑战王师兄。”

“呐,他们半个时辰之后就要去擂台一决胜负了。哼,那个废物肯定会被王师兄打的屁滚尿流。”

林悠然心里微微打鼓,她明明是找了五个练气后期的大汉去奸、杀月倾城,为什么月倾城活着回来了?

难道她迷惑了那几个大汉,求他们把她放回来了?

大概也只能是这样了,月倾城那个废物,还能杀了他们,自己逃回来么?

林悠然安心了些。

“走,咱们也去擂台那边瞧瞧,我倒是要看看月倾城那个废物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眼看比试的时辰已到,王师兄拿着一把剑正站在擂台上。擂台下面围满了弟子,整个场地中的气氛已然达到至高点。

“月倾城呢?月倾城该不会是不来了吧?”

“她定是怕了,躲在她的院子里缩着不敢出门呢!”

林悠然双手环胸,脸上露出蔑视的神色,道:“真够恶心的,白白浪费咱们的时间。”

“林悠然师姐,你在说你自己么?”

身后传来一道尚且稚嫩的嗓音,林悠然心头一跳,回头看去,见是一身青衣的月倾城笑吟吟的瞧着她。

她果然没死!她还活着!

擂台上的王师兄见了月倾城,指着她怒骂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是不是怕了!”

月倾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明明是你来的太早了。”

她一个飞身跳上擂台,青衣飒飒,立于王师兄的对面。

明明是一张稚嫩的脸,一身普通的青色弟子服,穿在月倾城身上,却显出了几分气势非凡。

月倾城冷眼扫过台下众人,将他们的神色尽收眼底。

王师兄手持本命灵剑,爆喝一声,飞身而起,剑冲着月倾城刺来。

这灵剑之中似乎夹杂着千钧之力,灵力威压压的月倾城有些喘不过气来,这就是等级压制。

台下所有人都在等着月倾城跪地求饶,可她偏不。

月倾城凭空召唤出一支铜制唢呐,退到了一个暂时安全的角落,将唢呐凑到嘴边,缓缓吹响——

“哔哔哔…”

王师兄的身体骤然僵住,手里的灵剑掉到地上,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擂台下的弟子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些影响,他们体内的灵力像是要爆开一样,剧烈的冲撞着灵丹,仿佛要把灵丹冲碎。

“啊啊啊!别吹了啊啊啊!”

“月倾城,住手住手啊,自己人啊!”

“噗!”

有人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林悠然惊骇不已,一张姣好的脸蛋此时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她强行压制住体内暴动的灵气,连连后退,一双美眸死死瞪着台上吹奏唢呐的月倾城。

她到底是什么妖怪!她从那群人手里活着逃回来,难道不是他们主动放她离开的,而是她把那些人杀了?

月倾城见好就收,在王师兄即将灵丹破碎时,月倾城停下了吹奏,将重伤昏迷的王师兄一脚踢下了擂台。

月倾城将唢呐收起,站在擂台中间,扬起下巴,朗声道:“我宣布,我月倾城胜。”

“还有谁想挑战,尽管上来。”

林悠然怨毒的瞪着月倾城那张精致明媚的小脸,足尖轻点,飞身上擂台。

林悠然瞪着她,阴狠道:“月倾城,我不知你这唢呐是什么妖物,但是有我林悠然在,就容不得你放肆。”

“哦,是悠然师姐啊~”月倾城觉得林悠然对她的仇恨来得十分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有趣。

真是奇怪,在月倾城的记忆里,她跟林悠然没怎么打过交道,怎么会让林悠然那么恨她?

“废话少说,月倾城,出招吧!”

林悠然一跃而起,趁月倾城还未反应过来,扬起手中长鞭,把她的唢呐卷走。

“你没了这妖邪之物,我看你拿什么胜我!”林悠然的鞭子极其坚硬灵活,夹杂着灵力的一鞭若抽打在身上,月倾城不死也得残。

月倾城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躲过灵活的长鞭,一个闪身绕到林悠然身后。

林悠然的鞭子只能远程攻击,若被月倾城近了身,她毫无招架之力。

“悠然师姐,我在你身后呢。”

月倾城抽出腰间短匕,一刀扎在林悠然腚上,林悠然痛的怪叫一声,手中的长鞭也脱手掉了下来。

“啊啊啊!月倾城……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伤我!”

月倾城一脚将那长鞭踢到擂台下,笑道:“悠然师姐,这下,咱们两个都没有武器了哦,不如我们来一场肉搏?”

话音刚落,夹杂着磅礴灵力的拳头砸在林悠然脸上,林悠然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又一拳打在她的胸口。

林悠然被打飞出去,砸在擂台上,发出砰的响声。

“悠然师姐,咱们两个之间的账,也该好好算算了吧?”


林悠然的身体“砰”一声砸在擂台上,一时间,擂台上被砸的扬起灰尘漫天。

台下鸦雀无声,观战的弟子纷纷瞪大了眼睛瞧着台上这场碾压式的战斗。

有一名女弟子抖着嗓音道:“月倾城……月倾城她也太邪门了吧!她分明是召唤不出灵器的废物,她明明是一点战斗招式也不会的,为什么……为什么她能打败王师兄和悠然师姐!”

“她之前手中拿的唢呐……似乎就是她召唤出来的灵器?”

林悠然捂住胸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漂亮妖娆的脸蛋上不复先前的优雅,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灰白之色。

“月……月倾城,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妖法!”

月倾城唇角始终带着笑,她站在林悠然身边,居高临下的望着面如死灰的她,道:“悠然师姐,我可没有使用什么妖法哦。下面的师兄弟都看着呢,我若是用了妖法,大家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月倾城蹲下身去,拍了拍林悠然的脸蛋,又道:“悠然师姐,你已经输了,所以你服不服?”

林悠然气得喉咙间涌上一口腥甜,她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美眸阴鸷的盯着面前的月倾城,道:“月倾城,我不会输的!你就是一条狗,一条低贱的狗,你凭什么这样站着和我说话!”

林悠然从芥子袋里掏出一枚黑红色的丹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瞬间,林悠然体内的灵力暴涨,从练气后期瞬间暴涨到炼气期大圆满。

林悠然狞笑着,一双猩红的眸子扫过台下呆滞的众人。

“我,林悠然,是灵山宗最有潜力的天才!”

月倾城双手环胸,面上仍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似乎对林悠然突然的进阶毫不在意。

“悠然师姐,使用禁药暂时提升修为,恐怕你这练气期大圆满的修为也维持不了多久吧?”

林悠然冷笑一声,道:“那又如何?一刻钟够让我收拾你了!”

说罢,林悠然手中凝聚出一个人头大的红色光球,其中蕴含着炼气期大圆满修士的磅礴灵力。

“哈哈哈哈!月倾城,你给我去死吧!”

红色光球耀眼无比,林悠然将它向前一推,这光球便飞快冲向月倾城。

月倾城心中微沉,若是让这红色光球砸中,恐怕她性命不保。

这光球不能靠身法躲过,除非砸到自己身上,否则它不会消散。

难道只能跟这红色光球硬碰硬了?她只有练气中期修为,又怎能与这充满炼气期大圆满修为的光球硬拼?

忽然,月倾城脑中灵光一闪,起了个坏念头。

月倾城将灵力附着在脚上,将速度提升到极致,身影如疾电一般,瞬间飞身到林悠然身后。

“悠然师姐,你这光球太可怕了~”月倾城从后面用力抱住林悠然,将她禁锢的动弹不得。

那红色光球冲着二人砸去,林悠然瞬间明白了月倾城的念头,她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奋力挣扎起来:“月倾城,你放开我,你这个小贱蹄子快放开我!”

那光球是冲着月倾城去的,可若她挡在月倾城前面,光球可就不是砸在月倾城身上,而是她身上了。

林悠然越挣扎,月倾城抱她抱的越紧,那道势如破竹的红色光球夹杂着几道疾风撞向二人,月倾城与林悠然的发丝被吹得纠缠在一起,林悠然甚至觉得,天地都昏暗了几分。

她只不过是练气后期的修为,吃了禁药,强行把修为提升到练气大圆满,可她的肉身却无法抵抗练气大圆满的全力一击。

光球砸在林悠然身上,发出剧烈的碰撞声,擂台上红光乍现,林悠然的黄衣被炸的破破烂烂,整个人如同破布娃娃一般被炸飞了出去。

月倾城也受了伤,尽管她用林悠然当肉盾,但那红色光球的力量恐怖如斯,难免也震伤了她。

林悠然趴在擂台下,一头柔顺的长发几乎被烧没了,一身鹅黄法衣也被烧成几块碎布挂在身上。

月倾城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脸上露出愉悦之色。

“我宣布,第二场,我月倾城胜。”

青衫飞扬,站在擂台上年仅十二岁的练气中期少女,一举击败了练气大圆满的林悠然。

擂台下的弟子们纷纷沉默了。

林悠然的几个小跟班赶忙围上去,从芥子袋里掏各种疗伤丹药,不要钱似的塞进林悠然嘴里。

一名男弟子怒道:“月倾城!你怎么能如此心狠手辣!你重伤王师兄就算了,怎么敢对悠然师姐痛下杀手!”

月倾城跳下擂台,捡起自己那支铜制唢呐爱惜的摸了摸,回应道:“师兄这话就不对了,这怎么能叫痛下杀手?我根本就没有杀悠然师姐啊。”

月倾城无辜的眨了眨眼,继续说道:“那道光球蕴含着的可是炼气期大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各位师兄师姐不会不知道吧?”

“我身上还带着些伤,若是那光球砸在我这练气中期的小修士身上,我还有活路吗?”

虽然月倾城说得很对,但这不能影响灵山宗弟子们对她的偏见。

林悠然杀人叫为民除害,月倾城杀人就成了心狠手辣。

“那你也不能用林悠然师姐的身体去挡那光球啊!你怎么那么恶毒?你自己不想受伤就用悠然师姐的身体去挡?”

“就是啊!悠然师姐可是落月城城主的女儿,身娇体贵的,从小就没吃过苦,你怎么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这种行为就应该逐出师门!”

“我这就回去禀报长老,你残害同门,用同门师姐的身体为自己挡伤害!长老一定会重罚你的!”

月倾城气笑了,她发现自己跟这些人讲不了道理。

“因为我实力差,毫无背景,没有人缘,就能任由你们欺辱么?明明胜出者是我,想用红色光球杀我的人是林悠然,到最后我赢了,却成了我的错。”

在这些“同门手足”眼里,林悠然实力强,背后有靠山,人长得好看,那么林悠然就是对的。

反而她月倾城,在灵山宗当了九年的废物,不管她做什么都不会得到认可,没有人帮她,没有人替她说话,她始终是孤身一人。

唯一能征服这些同门的,大概只有她的拳头了。

有一名男弟子红着脸呛声道:“可重伤悠然师姐,这就是你的不对!”

月倾城冷笑一声,重重拍了拍那呛声弟子的肩膀,眯着眼阴森森的道:“这位师兄那么看不惯我,是不是想跟我打一场?嗯?”

那个“嗯”尾调上扬,配上月倾城这副阴森的表情,被她拍了肩膀的弟子猛的打了个冷颤,用力摇了摇头道:“谁……谁想跟你打啊!我还要回去练剑,没空跟你玩这过家家的游戏。”

说罢,那弟子佯装无事,脚底抹油开溜了。

藏在暗处将一切一览无余的袁宁长老脸色极其难看,林悠然是他的亲传弟子,当众被月倾城打成那样,岂不是把他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