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怀三个祖宗

离婚后我怀三个祖宗

易喜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做了三年豪门阔太的江阮阮,最终还是被厉薄深抛弃了,自那之后,她彻底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直至六年之后。再度归来,她摇身一变,成了人人追捧的国际神医。看着被无数英年才俊包围的美丽女人,某男人终于坐不住了。那一日,他领着娃来到了女人面前跪求复婚!

主角:江阮阮,厉薄深   更新:2022-07-15 21: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阮阮,厉薄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怀三个祖宗》,由网络作家“易喜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做了三年豪门阔太的江阮阮,最终还是被厉薄深抛弃了,自那之后,她彻底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直至六年之后。再度归来,她摇身一变,成了人人追捧的国际神医。看着被无数英年才俊包围的美丽女人,某男人终于坐不住了。那一日,他领着娃来到了女人面前跪求复婚!

《离婚后我怀三个祖宗》精彩片段

“厉薄深,我嫁给你三年,这三年我们夫妻有名无实......我成全你和你的白月光,我放弃了这段婚姻......等过了今晚,你就可以去找她了!现在,就当做是补偿我这么多年,对你的情感,行么......”

江阮阮说完这句话后,便伏身吻住眼前的男人,带着飞蛾扑火般的疯狂和......绝望。

她知道自己手段卑劣。

可她爱太久了,太辛苦了!

眼下只乞求这点慰藉而已。

“江阮阮,你敢!!!”

厉薄深咬牙切齿,精致俊美到妖孽的面庞上,满是震怒。

他想推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却无能为力。

“我没什么不敢的......”

江阮阮眼角沁出一滴泪,吻得越发急促。

她只是想完完整整,拥有他一次而已!

厉薄深怒不可遏。

奈何,眼下情况,已然失控。

……

翌日,天刚蒙蒙亮,江阮阮就醒了。

她忍着不适,从抽屉内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放在床头柜上,最后,才深深看了眼床上的男人......

“厉薄深,我放你自由。从此,我们一别两宽,再没任何瓜葛!”

江阮阮喃喃说出这话,便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走出厉家时,她内心充满了苦涩和难过。

她爱了厉薄深七年!

从少女时期到大学,一直念念不忘。

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嫁给他!

然而,厉薄深却讨厌她......

当时,薄家老爷子病重,需要冲喜,她八字恰好相符,被挑中。

她那视财如命的父亲和继母,二话不说,就将她打包送来了。

当时,她开心疯了,期待着新婚夜的到来。

可厉薄深出现后,却一脸厌恶地说:“江阮阮,你应该知道,我想娶的人是傅薇宁,不是你!她才有资格当我的妻子,你不配!”

江阮阮知道,厉薄深没义务喜欢自己,爱自己。

可她还是天真地抱着希望,想着有一天能焐热这个男人的心。

结婚这三年来,她兢兢业业,努力当一个好妻子。

每天晚上,亲自下厨,只为他回来能吃口热饭。

每次无论多晚,都要等他回家,才能安心。

他应酬喝醉了,她会细心照顾,从不假手于人。

他生病了或者受点小伤,自己会比谁都担心。

每年入冬,也会为他提前开好暖气,放好热水,大清早提前起来,帮他把衣服弄暖,就希望他不会受冷......

然而,不爱就是不爱。

直到前天,她生日,厉薄深却在医院陪着傅薇宁,她终于明白。

这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那男人的心,是她穷尽一生都捂不热的。

他属于另一个女人!

江阮阮彻底死心了!

......

厉薄深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掐死江阮阮!

他堂堂厉氏集团总裁,向来以精明著称,在商界所向披靡,从来没人能算计他、让他吃亏。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竟栽在那女人手中!

他怒意滔天,扫视了房内一圈,没瞧见那个女人的身影,倒是瞥见了床头柜上的文件。

“什么东西?”

厉薄深拧眉,拿过来一瞧。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瞬时跃入眼帘。

他瞳孔一缩,表情陡然变得阴沉起来。

......这个女人的把戏真是越来越多了!

厉薄深压根就不信江阮阮会跟自己离婚。

他阴沉着脸,带着一身煞气下楼,质问管家:“看到江阮阮了吗?”

管家李叔一愣,立刻回道:“回少爷,少奶奶天没亮就出门了,还拖着行李。”

厉薄深整个愣住......

......

六年后。

Y国,VR医学研究所。

江阮阮刚从研究室出来就听到助理琳达说:“江医生,陆教授有事找您,让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江阮阮通宵一夜,原本还有些犯困,听到这话瞬间清醒了不少。

“他有说什么事么?不会是......研发成果,又被我家里那两个小魔王给破坏了吧?”

“显然是。”

琳达回应,眼中略有些同情。

自家这上司,办事一向利落,能力也极高,年纪轻轻就成为医学界天花板——陆青鸿的得意弟子,在医学界颇有名气,从来没在正事上挨过骂。

唯独每次,都要替家里那两个闯祸的萌娃背锅!

琳达下意识安慰:“这次您又连着三天没出研究室,朝朝和暮暮担心您的身体,这才每天在陆教授办公室折腾......我瞧着陆教授的头发,又白了几根。”

江阮阮听后,有些头疼,又有些好笑。

六年前,她从厉家离开后,就出国了!

原本打算好好进修学业,没想到,竟然怀孕了。

当时她也纠结过要不要拿掉,可临到医院却退缩了,也舍不得。

最后选择把孩子留下!

是三胞胎,两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

生产的时候,女孩儿因为缺氧夭折了,只留下两个宝贝儿子,小名朝朝、暮暮。

想到那两个智商逆天的小家伙,江阮阮内心是幸福的。

可转念想到,要替他们去挨骂,她瞬间就萎了......


江阮阮很快去了陆青鸿的办公室。

一进门,她就见到自家两个小魔王正坐在沙发上,晃悠着小腿。

瞧见她进来,两人眼睛一亮,立刻滑下沙发奔了过来:“妈咪,您总算出关了!我还以为,您以后打算在研究室内长住了呢!”

“妈咪辛苦啦,累不累,快坐下,我帮您敲敲背......”

说着,一左一右,牵着江阮阮坐到沙发上。

江阮阮看着两个贴心的小家伙,忽然觉得挨骂也值得了!

“这会儿倒是乖巧了,黑我电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这个样?”

陆青鸿在办公桌后看到这一幕,气得吹胡子瞪眼。

朝朝理直气壮,道:“那还不得怪师公!老是让妈咪加班加班,您瞧瞧,她都快营养不良了!”

“就是就是......妈咪不过是肉体凡胎,怎么能老让她没日没夜地加班?”

暮暮在一旁附议,小手积极地捏着江阮阮的肩膀,有模有样的。

陆青鸿气笑了:“也就你俩护着她了!这研究所,谁不是这样过来的?”

说完,摇摇头,看向江阮阮:“这次研究进展如何?”

江阮阮笑道:“很顺利,晚点数据会发到您电脑上。”

说到这,顿了顿,又问:“电脑恢复了么?”

陆青鸿抓了把头发,焦虑道:“一个小时了,都没能复原。”

江阮阮好笑,拍拍暮暮白嫩的小手:“去,把师公电脑恢复原样,不许胡闹,万一真丢了重要数据,怎么办?”

暮暮一听,立刻奶声奶气回应:“才不会,我每次都有备份,而且还加了多重防护,怎么可能丢!”

话是这样说,但还是乖巧地挪到陆青鸿那边,开始复原电脑。

小家伙十指如飞,敲下一连串的代码......

数分钟后,电脑屏幕一闪,立刻恢复原样。

陆青鸿看了后,不免惊叹,自家徒弟这两个儿子,智商还真是逆天!

朝朝小小年纪,就掌握了治疗技能,能辨别上千种药材,在医学方面展现了独有的天赋。

暮暮则对于编程非常感兴趣,对数字也特别敏感,如今都是个小黑客了。

两兄弟对投资都非常感兴趣!

而且,这两个小家伙,还长得特别好看,性格也沉稳活泼。

以至于每次捣蛋,他都舍不得骂一句,只能骂江阮阮!

江阮阮似有所感,立刻主动道歉:“抱歉,老师,小家伙们又给您添麻烦了,您千万别见怪。”

也别来骂我!

不能总让我背锅!!!

陆青鸿看到她的表情,不由失笑:“放心吧,这次不是要训你,是有个任务要交给你!我打算回国设立一家研究所,主攻中医方面的问题。只是,我手上还有不少工作要忙,暂时脱不了身,所以我想了想,决定派你回去!”

江阮阮没料到,竟是这事儿,当即愣了愣,有些迟疑。

回国么?

六年前,离开那地方后,她就没想过再回去了!

毕竟,她没家,也没在意的人了!

而且,她对这地方,也已经有了感情。

“老师,我......”

江阮阮下意识想拒绝。

陆青鸿立马开口打断:“阮阮,我知道你不想回去,但我还是希望你仔细考虑......这些年,你随我学医,应该了解到中医的博大精深!国外没有足够的药材让你研究,但在国内就不同了......大把的药材,供你使用。最重要的是,国内还有不少医学隐世家族,各个都是能人,他们还传承了古医术……你不是对这方面感兴趣吗?所以......我才建议你回去!

以你的能力,未来肯定大有成就。如今的你,已经有了很大蜕变,就算是再遇到什么事、什么人,也能好好应对了,不是么?”

江阮阮听到这,一时无言。

的确是这样没错!

这些年,她有了很大的改变,遇事波澜不惊,能很好地解决任何困难,不再畏惧任何险境、逆境。

而且,六年过去了,那男人......指不定都已经和他白月光结婚了。

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江阮阮吸了口气,点头:“老师,我听您的,我回国。”

陆青鸿有点开心:“你能这么快想明白就好!放心,此次回去,我会让琳达跟着你,还会抽调一支专业的团队过去协助你。”

“好,谢谢老师!”

江阮阮点头。

在两人谈话时,朝朝、暮暮这两只小萌娃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激动。

妈咪终于要回国了啊!

他们早就想回了!

毕竟......爹地在国内,他们老早就想见见他了!

当然,也想顺便教训他。

谁让他抛妻弃子的!!!

......

两天后。

海城,国际机场。

江阮阮带着两个宝贝儿子,重新踏入她阔别了六年的土地。

刚从通道口出来,暮暮就夹着双腿,拽江阮阮的裙摆:“妈咪,我尿急,要上洗手间。”

江阮阮和朝朝瞧见,忍不住发笑:“好,带你去......”

说话时,忍不住揉揉小家伙的脑袋。

小家伙一激灵,“妈咪,别拍,我要尿裤子啦!”

江阮阮忍俊不禁,连忙带他去。

到了洗手间后,朝朝跟着弟弟进去,江阮阮则在原地看着行李,顺便给老师发消息、报平安。

这时,一道略微熟悉的嗓音,突然传进耳畔。

“废物!那么多个人,看个小孩都看不住,要你们何用?”

说话之人,语气含着怒意,又带着独有的冷清和低沉,好听无比。

江阮阮按着手机的手指,不由一僵。

时隔六年,再度听到这音色,依旧有种熟悉到骨子里的感觉。

江阮阮不由抬眸看去,一眼就瞧见男人高大的身影。

他就站在不远处,修长的身躯,被黑色西装包裹,长腿显得修长禁欲,一身尊贵气质,在人群中极其显眼。

从江阮阮这个角度看去,能瞧见他的完美侧脸。

那轮廓,是上帝精心雕刻而成的杰作,没任何瑕疵,好看到日月都要失色。

厉薄深!!!

江阮阮心脏骤然一缩!

她怎么也没想到,回国第一天,就遇见了这男人。

尘封了多年的情绪,陡然波动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沉寂。

她眸色很淡,很冷。

对于这个男人,她终于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这时,两个小家伙终于出来了,奶萌地对江阮阮道:“妈咪,我们好啦!”

江阮阮猛地回神,吓得心脏差点停跳。

脑海中浮现出的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走,不能让朝朝和暮暮和那男人碰面。

这两张脸,像了他七八分!

一个照面,就会被发现!

她不想再和那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江阮阮慌张得不行,连忙回应:“好了?那咱们赶紧走,别让干妈等太久了。”

说完,也不等两小只回应,便匆匆拖着行李离开。

这边的厉薄深,电话讲到一半,陡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不由看了过来。

眼角余光,只来得及捕捉到一道似曾相似的倩影。

江阮阮——!!!

是她吗?

她回来了???

厉薄深当即迈着长腿追过去,可那身影,却已经汇入人群,消失不见。

厉薄深眸色发沉,脸上的怒意,越发明显了。

那个女人,当年走得那么坚决,还狠心地抛弃孩子......怎么可能回来!


从机场出来的路上,江阮阮只觉得提心吊胆,时不时地回头确认,男人有没有跟上来。

好在,直到他们走出机场大门,都没再看到那抹身影。

江阮阮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两小只被她牵着,看到妈咪一路上几乎是三步一回头,都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看到妈咪紧张的样子,也知道这不是询问的好时机,只是乖乖跟着往出走。

“阮阮!朝朝暮暮!”

远处,传来了一道女声。

三人一抬眸,便看到了马路对面一个穿着干练的女人,正招着手,笑着朝他们快步走来。

看到来人,江阮阮紧绷的心弦慢慢松懈,脸上也露出了笑意:“慕薇,好久不见!”

席慕薇是她在大学时关系最好的闺蜜,现在也是一名医生,在自家旗下的医院就职。

席慕薇很快走到母子三人面前,一把抱住她,语气里满是亲昵:“可算等到你们了,真是想死我了!”

江阮阮笑着软声回应:“我也是。”

这些年,她们联系不断,但大多数时间,都是线上联系,很少有机会见面。

席慕薇用力地抱了她一下,接着又蹲下身子,一手一个地把两个小家伙揽进怀里:“宝贝儿,想不想干妈?”

朝朝和暮暮笑得软萌又可爱,异口同声道:“当然想!做梦都想见干妈!干妈还是这么漂亮呢!”

“嘴真甜!”

席慕薇被两个萌宝夸得笑弯了眼。

江阮阮还有些危机感,扫了眼机场门口,若无其事地催促道:“别在这儿待着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席慕薇在两个小家伙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心满意足地起身,帮江阮阮放好了行李,带着三人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厉博深颀长的身形,出现在机场门口。

“把国外的事情都推掉。”

男人冷声吩咐一旁的助理——路谦。

路谦颔首应下:“爷,已经派人扩大范围找小小姐了,她那么小,应该走不远,您别太担心。”

家里的小小姐,一直都是自家爷的宝贝疙瘩,比起找小小姐,国外的那些工作又算得上什么。

厉博深眸色晦暗,不置一言地大步走向路边的迈巴赫。

很快,车子扬长而去。

......

一个小时后,席慕薇的车,出现在市区一处名叫“帝庭府”的别墅区内。

这地方,是江阮阮前天托她找的。

四人从车上下来,拎着行李进了新家。

“环境不错,我喜欢。”

江阮阮很是满意,扭头对闺蜜道:“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

席慕薇不置可否地挑眉:“我家就在隔壁,这家的业主全家搬去京都了,出租的房子正好被我找到,以后咱们没事还可以天天串门。”

江阮阮笑着点头。

东西收拾好后已经到了饭点。

席慕薇又带着三人出去吃饭。

车驶入了餐厅的停车场,突然,从阴暗处跑出来一个小女孩。

眼看着就要撞上去,席慕薇连忙狠狠地踩了脚刹车,惊魂未定地看着外面已经跌坐在地的小女孩。

江阮阮也是一阵后怕,扭头看了眼后座的两个小家伙,见他们没事,立刻开门下车。

离车头一步之遥的地方,一个年纪约莫四五岁的小女孩,一脸怔怔地坐在地上,显然是被吓傻了。

江阮阮心下微软,小心翼翼地蹲在小女孩身边,温柔问道:“小朋友,你受伤了没?”

小女孩皮肤白皙,眼睛水汪汪的,鼻子挺翘,长得很是精致,穿着一身粉嫩的公主裙,扎着两根小辫子,怀里抱着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洋娃娃,不知道是哪家跑出来的小公主。

听到江阮阮的声音,小丫头才慢慢回过神来,怯怯地对她摇了摇头,眼底还带着些警惕。

看到她的样子,江阮阮更是心软,仔细打量了一圈,见她确实没有受伤,长长地松了口气,伸手想把人扶起来。

小丫头却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往后瑟缩了一下,大眼睛里满是畏惧。

江阮阮动作一顿,伸出的手悬在半空,她安抚地对小丫头笑笑:“别怕,我只是想扶你起来。”

说完,又抬眸四下看了看,不解道:“你爸爸妈妈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小丫头紧紧地抱着怀里的洋娃娃,也不说话,只是对着她摇头。

江阮阮不由得蹙起了眉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交流。

席慕薇跟两个小家伙,这时也下了车。

看到小丫头半晌不说话,朝朝跟暮暮奇怪地对视一眼,眼底均是困惑。

这小妹妹长得好可爱,只是,半天不说话,不会是个哑巴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