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苏南将计就计

苏南将计就计

哲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发泄心中的仇恨,苏南狠下心来,将计就计,既然你们不想我好过,那大家都别想好过!随便耍了个鬼招,用一个夜晚,便彻底毁了萧靖渊与闵洁的婚姻,这看似争夺情郎,实际上就是苏南想给自己的爱情路画上句点。

主角:苏南,萧靖渊,闵洁   更新:2022-07-15 21: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南,萧靖渊,闵洁 的女频言情小说《苏南将计就计》,由网络作家“哲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发泄心中的仇恨,苏南狠下心来,将计就计,既然你们不想我好过,那大家都别想好过!随便耍了个鬼招,用一个夜晚,便彻底毁了萧靖渊与闵洁的婚姻,这看似争夺情郎,实际上就是苏南想给自己的爱情路画上句点。

《苏南将计就计》精彩片段

那双胖手摸上来的时候苏南并不意外,这种事情她见的多了。

“我最近收到了好几家杂志社的邀约,都是想做专访的,我也确实是在考虑这件事,只是具体应下来哪一家……”

马总用拇指摩挲苏南的手背,呵呵一下,后面的话没说。

苏南没着急抽回来手,语气还是一本正经,“所以我这边才着急,大晚上的还厚着脸皮把您约出来,就是想让您看到我们杂志社这边的诚意。”

马总脸上挂着笑意,“诚意啊,诚意可不是这么看的。”

苏南翘着嘴角,尽量把厌恶的表情都藏起来。

这老家伙公司做的大,外界口碑一直很好,可原来也烂成这样了。

“马总,诚意这东西是展现在多方面的,就比如这杯酒,你看,这里面其实也包含了我的诚意。”

“如果是这样,那苏小姐的诚意我好像是看见了。”

他话刚说完,酒杯还不等端起来,包间的门就被敲响,进来的是服务员,“您好,请问哪位是苏小姐。”

苏南一愣,“我是。”

“苏小姐,这是萧总给您送的酒,萧总让我给您带个话,一会这边结束了,让您在楼下等他一会。”

喝的脸颊通红可眼神依旧清明的马总一脸疑惑,“哪个萧总?”

服务员把酒放在桌子上,“萧氏集团的萧总。”

马总先是一僵,接着脸色就变了好几变,他转头看着苏南,“你认识萧靖渊?”

……

苏南本以为萧靖渊那边的应酬时间会更长,结果等她下来,萧靖渊已经在会所大厅的休息区了。

她赶紧走过去,立在旁边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萧先生。”

萧靖渊看都没看她,“坐。”

苏南坐在他对面,先开口,“谢谢萧先生解围。”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们在门口打了个照面,当时萧靖渊只不轻不重的瞄了她一下,她没想到他会主动出手帮她。

萧靖渊声音淡淡的,“看在小年的面子上。”

苏南自然知道,“不管因为什么,都要感谢你,那红酒多少钱,我还给你。”

萧靖渊似乎听见什么好笑的事儿,终于抬眼看她了。

他看她的眼神和那天早上醒来发现她躺在身边的时候一样,说不上厌恶,但也绝对不喜。

他问,“你平时的工作内容就是这些?”

苏南勾着嘴角,说,“应酬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就如同萧先生今晚一样。”

萧靖渊轻笑了一下,可眼神里根本没有任何笑意,“果然伶牙俐齿。”

他等了一会就换了话题,“我最近一直忙,有些事情还没来得及查,现在想听你说说,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关于一个多月前睡了萧靖渊这件事,苏南并不心虚,“当时是二先生让我去给你送醒酒茶。”

她补充了一句,“萧先生喝多了,我说过我是谁,可是你似乎没听进去。”

“喝多了……”萧靖渊呵了一下,从兜里把烟盒拿出来,也没问苏南的意思,直接挑出一支点燃。

那天他确实是喝了酒,但还不至于几杯就倒,甚至到完全失去理智的地步。

苏南想到个事情,问,“一个月前我银行卡里多了一笔钱,是萧先生给的?”

萧靖渊吸了一口烟,姿态散漫,“嫌少?”

“当然不是。”苏南道,“那天晚上我也喝了酒,责任不全在你。”

接着她又说,“这笔钱我会还给你,希望萧先生能明白,我们之间只是意外,不是交易。”

萧靖渊勾了一下嘴角,“看来小年平时给你的不少,苏小姐现在都视金钱如粪土了。”

苏南抿着嘴,提到了乔祁年,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索性就闭嘴了。

萧靖渊烟又抽了几口,随后就按灭在两人中间的茶几上,“那天的事情我会去查,希望你没撒谎。”

他站起来,不远处候着的人赶紧过来,把外套披在萧靖渊身上。

萧靖渊抬脚走出去,边走边说,“马成文一肚子花花肠子,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老实,别想靠着自己那点小聪明在他身上占便宜。”


苏南坐在位置上没动,等着萧靖渊出门上了车,车子开走了好一会,她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

看来萧靖渊这一个月是真的忙,居然到现在也没去调查那天晚上的事儿。

不过就算他查出来了什么,事情也落不到她头上。

苏南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从会所离开。

一路到家,苏南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她把手机扔在一旁,仰着头枕着沙发背,缓缓地吐了一口气。

她想到了闵洁,萧靖渊的未婚妻。

如果知道自己借着她的东风上了萧靖渊的床,估计会直接背过气去吧。

这么也没多大一会,苏南的手机就嗡嗡的震动了两下,是有信息进来了。

她把电话摸过来看了一眼,接着就嗤笑一下。

信息是马成文发过来的,说是答应下来做他们这边的专访了。

即便是酒喝的不少,苏南第二天也是早早的起床。

还没出门,手机先响了。

那边的人先开口,“苏南,你能不能救救我。”

……

萧靖渊赶到医院的时候,闵洁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她还在昏睡,萧靖渊只和医生聊了两句,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转身出来。

从急诊室出来,上了车,他打了电话出去,交代了一些事情。

只是电话还没挂断,他投向外边的视线就定在一处。

真是巧了,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低头抬头都能碰见。

门诊楼那边,苏南慢慢悠悠的走出来。

往医院外边走是要路过停车场边缘的,苏南没看见萧靖渊的车子。

她样子看起来有些虚弱,手捂在肚子上,即便是离着一段距离都能看出来她脸色不是很好,带着那么一点病态。

萧靖渊眉头皱了一下,有点控制不住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儿。

虽然当时理智所剩不多,可有些画面他还是有印象的。

等萧靖渊把车窗降下来,苏南愣怔了一下,“萧先生?”

“嗯,上车。”

苏南张了张嘴,“我坐公交回去就行,不麻烦你了。”

“上车。”萧靖渊重复一遍,苏南还是听出来他的不高兴了。

苏南一见萧靖渊这个态度,赶紧开了车门上去,即便是身体不舒服,也尽量挤出一点官方的笑容来,“居然在这碰见了,真巧。”

“不巧。”萧靖渊启动车子,“我就是过来找你的。”

苏南表情一顿,脸上的表情没控制住的带着一点心虚,“这样啊。”

萧靖渊眼角瞄了她一下,语气淡淡的,“你刚才去哪儿了?”

苏南脑子快速的转了一下,决定说实话,“有点不太舒服,去医院了。”

萧靖渊手还搭在方向盘上,半转头看她,“你没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的?”

苏南摇头,“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情。”

萧靖渊盯着她,沉默了半分钟,将苏南送回了小区。

苏南肚子疼的不行,进了家门,她先去烧水灌了热水袋,而后回到了床上。

热水袋暖烘烘,她舒服了一些,这么没一会也就睡了过去。

只不过睡的并不安稳,苏南梦到那天晚上的事儿。

她敲开了萧靖渊的房门,然后被他拉了进去。

萧靖渊状态不对,下手就比较狠。

她即便是做了准备,后来也还是没受住疼的落了眼泪。


苏南这一觉睡睡到了傍晚去,最后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电话那边的人开口,苏南缓了几秒钟才听出来这声音是谁的。

“三夫人,有事?”

“有点事儿,你来乔家一趟。”

从乔家搬出来好几年了,乍然接到乔三夫人的电话,还让她挺恍惚的。

原本她生于穷乡僻壤的一个小山村,注定一辈子穷苦。

乔家小少爷被拐卖的那几年,和她相处的胜过亲姐弟。

靠着乔祁年的小金腿,她也被带进了乔家。

乔家主楼客厅里坐着三位夫人,乔家少小姐祁湘站在三夫人身后,头垂着,一副不敢看她的样子。

“你们叫我来,有事?”

苏南话音刚落,二夫人便抬手将一包东西朝着苏南扔了过来。

袋子里面的药盒哗啦掉出来,手术单和术后通知书还夹在里面。

“这是不是你的?”

“是我的,今天从医院离开的匆忙,忘拿了,看来是被乔小姐拿回来了。”

二夫人继续问,“你怀孕了?谁的孩子?”

“已经打掉了。”

“我问孩子是谁的?”

苏南知道她们怕的是什么,她觉得有点好笑。

她和乔祁年从小一起长大,除了血缘那层关系,和亲姐弟也没什么区别,她再怎么不是人,也不可能把魔掌伸向他。

苏南说,“客户的,当时出去应酬,喝多了,睡了一觉,就有了。”

“我就说乡下出来的,能是什么好东西。孩子是谁的?”

苏南不说话,对二夫人的嘲讽充耳不闻。

一旁的三夫人回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乔祁湘,“你也是,这事情你也帮忙,不知道会惹得自己一身骚?”

乔祁湘缩着脖子,声音弱弱的,“我没想那么多,当时就是在医院碰上了,看她把药落下了,就顺手拿了回来。”

三夫人拉着脸,“没脑子,这种事儿碰上了就该躲的远远的,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是你干了什么丢人事儿,姑娘家家的,脸面多重要。”

苏南知道对方这话是指桑骂槐给自己听的,她倒是也无所谓。

从前那些年在乔家,比这难听的话她也听了不少,早就不在意了。

“苏南,你虽不是我乔家人,但是从前那么多年跟着小年住在这边。孩子的父亲是谁,你说出来,以后真的出了问题,我们也可以找对方对质。”

苏南说,“我搬出去这么多年了,就算有人认识我,也不会把我和乔家联想到一起去,至于孩子的父亲,我怀孕他不知道,现在孩子已经流掉了,就更没必要牵扯他进来。”

二夫人应该是没了耐心,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谈工作都能谈到床上去,你也是烂到了骨子里,认识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苏南木着一张脸,没任何表情。

二夫人一看她这样不痛不痒的,当下火气更大,抬手就要抽她,“丢人的东西,干了这种事情,还这么理直气壮,谁给你的脸?”

她巴掌抽下来,苏南自然不可能这么硬生生的挨着。

她向后退了一步,堪堪躲过去。

二夫人一下没打到,马上又扬起手来。

也就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声音,“怎么回事?”

苏南听出来这个声音是谁的了,她站在原地没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点想笑了。

一步步走下来,成了现在这个局面,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二夫人动作停了下来,侧身看向客厅门口,有些意外,“阿渊,你怎么回来了。”

萧靖渊没回答,走进来看了看苏南,重复问了一遍,“怎么回事?”

萧靖渊扫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药,视线停留在那两张纸上面。

俯身把那两张纸捡起来,很是认真的看了一遍。

“你怀孕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