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穿成病娇的恶毒大嫂我靠空间躺赢

穿成病娇的恶毒大嫂我靠空间躺赢

红尘相思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婉本是现代都市里的一名美食博主,因为长期被丈夫家暴,她果断地选择了离婚。本以为离婚后自己便可开始新的生活,怎知再次睁开眼睛,她却成了被流放的寡妇。看到身旁风烛残年的老人,残废的少年以及不会说话的孩子,女人感受到了肩上的重任,好在上天给了她金手指,让她多了个神秘空间!

主角:陆婉,季南笙   更新:2022-07-15 2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婉,季南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病娇的恶毒大嫂我靠空间躺赢》,由网络作家“红尘相思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婉本是现代都市里的一名美食博主,因为长期被丈夫家暴,她果断地选择了离婚。本以为离婚后自己便可开始新的生活,怎知再次睁开眼睛,她却成了被流放的寡妇。看到身旁风烛残年的老人,残废的少年以及不会说话的孩子,女人感受到了肩上的重任,好在上天给了她金手指,让她多了个神秘空间!

《穿成病娇的恶毒大嫂我靠空间躺赢》精彩片段

九月,烈日当空,太阳正散发着毒辣的光芒,炙烤着大地。

榆树村门口的小河畔,一道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天际。

“不好了,季家寡妇跳河了。”

……

陆婉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个贵优雅的老太太,跟周围破败的坏境显得格格不入。

“你醒了?”见她睁开眼睛,老太太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朝着身后约莫五六岁的女童道,“告诉你三哥去,你二嫂醒来了。”

二……二嫂?

陆婉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很快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她穿越了!

作为一名现代专门拍摄乡村美食的视频博主,因为遭受丈夫的长期家暴,她断然提出离婚,可是刚刚拿到离婚证从民政局出来,她竟然就穿越到这个叫做陆婉的寡妇身上。

她这是刚刚离婚就变成了寡妇?

陆婉郁闷,不过,更让她郁闷还是原主的夫家。

眼前的妇人正是她夫家的祖母,从盛京流放过来的。

说起原主也是倒霉,作为盛京定远侯府陆家的嫡女,跟大将军府季家老二季南桥从小青梅竹马。新婚之夜,边疆战乱,两人还没有来得及洞房,季南桥作为武将,连夜去了边疆。

本以为等到边疆战乱结束,季南桥就能回来,可辛辛苦苦等来的却是南国战败,季南桥战死沙场的消息。

季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更坏的消息却来了。

季南桥通敌叛国,证据确凿,季家被抄家流放到渝州。

流放路上,季家长辈、同辈、甚至是小辈惨死!

到了渝州的时候,他们这一房就只剩下他们几人。

陆婉郁郁寡欢,接受不了现实,不知道怎么的就选择了跳河自杀,幸好被附近的村民给救了。

“你身子虚弱。”季老太太道,“想不想吃点什么?”

陆婉拉回思绪,她确实是饿了很久,身子虚弱无力。

她没有什么胃口,喉咙干渴得要命,声音沙哑,“我想喝水。”

季老太太见她开口,心情好了不少,正转身的时候外面突然进来一个少年。

五官俊朗,面如冠玉,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带着几分笑意勾人心魄。

此人正是原主的小叔子季南笙!

只是可惜……脚有点跛!

“祖母,你不需要对她太好,她福大命大,死不了。”

“南笙,你怎么说话的?”

“她既然没事的话,我还忙着,先走了。”

这个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明显对她的敌意很深。

她继承了原主出嫁之后的记忆,对于之前的事情压根就没有印象。

所以,陆婉实在是不明白时他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

季老太太拿他没有办法,又看着一旁的女童,“你出去看看你三哥。”

女童点点头,很快又出去。

陆婉这才注意到,那个女童是不会说话的。

她怎么能这么倒霉,好不容易甩开家暴男,为毛要穿越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而且,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

风烛残年的老人,年轻的寡妇,跛脚的男人以及不会开口说话的女童。

老天,开局这么烂,她要怎么开启她人生的新篇章?

季老太太端了一碗水过来,陆婉喝了之后,嘱咐她好好休息,便出了门。

看着破败的屋顶,几缕阳光撒了进来,陆婉心中一阵烦乱,翻了个身。

突然之间身后又传来一道声音,陆婉转头,发现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只见丫宝正站在床边,她的手中拿着一个盘子,里面装着几个野果子。

“这是给我的?”

丫宝点点头,将果子递给她。

陆婉看着她那双期待的眼神,不忍拒绝,伸手拿着果子吃了一口。

这果子虽然看上去红彤彤的,可是吃着却有些酸涩,想必是还没有到成熟的时候就被摘了下来。

丫宝见她吃了,这才安心出去。

陆婉拿着酸涩的果子渐渐出神,结果果子掉落,砸在她身边的玉佩上面,眼前赫然多出一个空间。

她惊呼,下意识的瞧着四周,确定没有人发现之后这才呵出一口浊气。

作为一个现代人,陆婉经常看小说,自然知道这个空间意味着什么。

她就说老天不会这么狠心虐待自己,必然会给开金手指。

只是这金手指到底开得有多大,她还得好好研究一下。

这个空间也就十个平方大小,里面除了能存放东西之外,她并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

可能是时间比较短,她暂时没有发现还有别的技能,摸了一下玉佩,空间消失。

陆婉将剩下的果子吃完,可是再咬一口的时候,果子却变甜了。

她诧异,还以为是她重新拿了一个果子,可是反复观看确认之后,她确定跟她刚刚咬的那个酸涩的果子是同一个。

这个空间除了储存之外,难不成还有催熟的功能?

为了证明这一点,陆婉又拿起碗中的果子试验了一下,酸涩的果子经过空间之后,确实是变甜了。

玉佩这么重要的东西,陆婉不敢大意,将系好的绳子拉长,直接挂在脖子上面,玉佩躺在心口她才有安全感。

经过这一番折腾,陆婉是真的很累,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昏天暗地,直接睡到第二日清晨才醒来。

经过一夜的休整,陆婉的心情好了很多。

比起季家的遭遇,她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陆家已经把她当成弃子,不然她也不会跟着被流放过来,盛京她是回不去了。

离婚,穿越、空间……

还有如今如今奇葩的身份!

这几日的经历,就像是老天爷在跟自己开玩笑一样。

如今的生活就像是家暴一样,它对你无情,你便不能逆来顺受。

陆婉要奋起反抗,就算是没有男人,她也能在这古代好好活下去!

打定主意之后,陆婉起了床。

季家的人正在吃饭,瞧着她出来之后,丫宝的脸上满是欢喜,放下碗筷便蹭到她身边来。

陆婉摸了摸她的脑袋,“是不是看见二嫂出来很高兴?”

丫宝点点头,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感染了陆婉。

稚子尚能坦然面对困境,更何况她一个大人?她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好好活着的决心。

 


拉着她坐到桌子跟前,季老太太连忙给她拿了一双碗筷过来,里面是清得能见底的白粥。

“吃不下去就不要勉强。”一旁的季南笙看见她面对饭菜难以下咽的表情,眼底划过一抹嘲讽,“你最好是认清现实,这里再也不是镇国侯府,也不再是将军府。”

“南笙。”季老太太呵斥道,“不得对你二嫂无礼。”

季南笙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话,带着几分情绪,重重的放下碗筷,“我上工去了。”

撇开季南笙对自己的敌意,陆婉诧异,“祖母,我记得咱们是流放并不是被发配过来的,南笙怎么会去上工?”

如今这种环境,有得吃已经不错了,她还奢求什么?陆婉端起清粥一边喝一边问道。

她虽然是现代人,可也知道这流放跟发配的区别。

简单来说,流放本身就是一种惩罚,并不需要服劳役。

但是发配却不一样,发配是在死刑减等的罪犯或其他重犯脸上刺字,再押解到边远的地方去服劳役。

季家是被流放来渝州,三年不得入关。

并且,过了这三年,他们就能跟正常人一样。

只是,渝州偏远,气候恶劣。

这里崇山峻岭,类似于现代的西北跟西南交界的地方,乱石杂树,时不时还有风沙吹来,不要说三年后跟正常人一样回到盛京,在这里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季南笙的脚在流放途中被打断,如今还一瘸一拐成了跛脚,他去上工……能做什么?

“家里已经快没有米了,南笙去上工好歹能赚一些银钱。”季老太太叹息道,“他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丁,他不去谁去?”

“再说了,这里已经是秋季,马上要入冬。听说这里的冬日极寒,阴冷潮湿不说,下大雪还得封路,若是不多准备一些粮食的话,咱们冬日只怕是难过。”

陆婉心中一沉,这一路颠沛流离过来,他们虽然逃过一劫,可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只怕是难上加难。

难怪被流放之后,只要度过三年朝廷就不管了。

想必官府也认为,在这里是普通人生活三年已经是不容易,更何况是被流放过来的人?

季家的人从小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季南笙彼此不过是十四岁的少年,人地不熟,唯一能做的便是跟那些被发配过来的人一样,去上工挣得一分微薄的收入。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除了山林之外,并没有什么土地。

可是,这里却又有自己的特产,因靠着广阔的树林,渝州的木炭南国闻名,这里最主要的便是烧炭。

季南笙的工作就是去林间砍树!

陆婉很难想象一个瘸子在林间砍树的样子。

喝了一点米粥,她的肚子舒服了很多,“祖母,我们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除了三弟去上工之外,我一会也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一些吃食。”

一旁的丫宝眼睛一亮,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陆婉莞尔,“你也想去?”

丫宝眨巴着眼睛,重重点头,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

原本粉雕玉琢的她,此时因为脸上的高原红,肌肤有些皲裂,可丝毫不影响她的可爱。

“那一会咱们就一起出去。”陆婉说道。

季老太太见她心情好转,不似以往那把颓废,乐见其成。

……

从季家出来之后,陆婉拎着篮子带着丫宝在榆家村走了一遍,了解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榆家村位于崇山峻岭之中,村中的人大部分都是被流放来这里的。

村中有一条小河流穿过,看不见尽头,剩余的出口就是一条官道,因为流放的关系,进出都比较严格。

“走,我们去小河边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既然来了,也逃不出去,那么就安心在这里扎根过日子吧。

丫宝眼睛一亮,像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跟在陆婉的身后。

河里面肯定有鱼,但是来的时候比较仓促,没有捕鱼工具,陆婉又不可能直接下水去捉。

两人便在河底边上捡了一些贝壳跟田螺,顺便还在石头下面逮住几只螃蟹。

丫宝见她手法极顺,看得一愣一愣,眼底满是佩服。

提着竹篮回家,两人走到村门口,突然之间一个妇人就扑了过来。

“陆婉,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还能安心活在这里,你怎么不去死?”

好在陆婉眼疾手快,飞快的躲过那妇人。

她身边的丫宝就像是受到惊吓,死死的拽着她的襦裙,怯生生的躲在她的身后,害怕极了。

见扑了个空,那妇人十分恼怒,飞快又扑了过来,陆婉用篮子挡在前面。

那妇人够不着她,眼底满是毒辣,咒骂道,“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的话,咱们季家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你这个罪人,就应该被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

“昨日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又活过来?”那妇人双眼猩红,似乎是要杀了她一般,“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连阴曹地府都不收你吗?”

“喂,你真的是够了!”陆婉眼见她已经压了过来,若是继续后退的话,势必会伤到丫宝,她心下一狠,用力一推,那妇人直接就被推到在地。

她正要过去,可是丫宝的身体却开始颤抖起来,死死的抱着陆婉的腿,似乎是在阻止她过去。“丫宝乖,二嫂子在这里,没事的。”

此时,地面被推倒的妇人又爬了起来,立马又要扑过来。

陆婉心中大骇,抄起地面的一根木棍。

“住手!”此时,远处响起一道严厉的声音。

正在那妇人要扑过来的时候,旁边几个年轻妇人已经将她拉开。

陆婉捏着木棍的手松了松,一把将颤抖的丫宝抱在怀里面。

“不是已经关起来了吗,怎么又放出来了?”

“村长抱歉。”此时一旁出来一个少年,长得竟然跟季南笙有几分相似,可仔细一看却又不一样,这个少年的气质更加阴柔,“我跟我爹出去上工,谁知道我娘就跑了出去,我这就带她回去。”

“跑出来事小,伤着人可怎么办?”村长满脸严肃,“你们季家若是看不住的话,咱们就只能将她送走。”

少年满脸着急,“村长放心,我一定会看牢我娘的,绝对不会再让她跑出来。”

村长不语,只是挥了挥手,赶紧让他将人带走。

不过,那少年临走的时候,却深深看了一眼陆婉,冷漠刺人的眼神,看得她心惊肉跳。

 


热闹没了,围观的村民都渐渐散去。

……

“你没事吧?”

陆婉正抱着丫宝回去的时候,一个少女突然就朝着自己走来。

她不施粉黛,肌肤胜雪,跟这里居住的村民相差甚远。

“不认识我了?”少女走过来就一副很熟稔的样子,伸出手指想要戳陆婉的胸口,但是却被她闪开,甚至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少女尴尬的笑了,“你真是没有良心的,刚刚要不是我去村长,你只怕是被你家的大堂伯母给打了。”

陆婉,“……”

没有想到刚刚那个妇人还跟自己这一具身体颇有渊源,那么刚刚那个少年对自己的敌意就跟季南笙对自己的敌意一样?

“真是谢谢你呀。”

“不客气,谁叫咱们之前流放的时候见过面。”少女滔滔不绝的说道,“咱们这是有缘分,竟然被流放到一个村子。”

从少女的口中,陆婉才知道,她叫沈湘仪,她爹之前是北州太守,不知道是什么什么缘故,也被抄家流放渝州。

季家在流放途中,几人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原主那会正沉浸在伤痛之中,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她就说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也是从她的口中,陆婉才知道,季家被抄家之后,活下来的族人并不止他们这一房,还有季南笙的堂叔一家,不过并没有住在一起。

刚刚那个妇人叫阮氏,她的大儿子跟着季南桥远征沙场惨死,二儿子原本就体弱多病,在来的途中也走了,不仅如此,还带走了她的孙子,所以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她将一切的错误都归咎在季南桥的身上,可是……季南桥不在了,所以她就将所有的错误归咎在陆婉身上,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陆婉蹙眉,这阮氏将所有的错都归咎在自己身上,那季南笙对自己的敌意难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陆婉,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见了吗?”

沈湘仪的话语将她拉回了思绪,陆婉道,“湘仪,我家里还有事情,我得先回去了。”

看着丫宝在她怀里扭动不安,沈湘怡颔首,“我家就住在村西面,你有时间来找我。”

陆婉颔首,很快就带着丫宝回去。

回去之后,季老太太正在缝补衣服,见陆婉回来了,赶紧放下手中的活,“我去给你们做饭吧。”

“祖母,这些事情今后还是我来吧。”

季老太太见她已经走出阴影,自然是高兴的,连忙帮着生火。

陆婉并没有跟她说起阮氏的事情,将丫宝安顿好之后就开始洗螃蟹。

不过,丫宝就像是受到了惊吓,越发的不离陆婉,她走哪里她就跟着她到哪里,好像生怕自己一眨眼睛,陆婉就消失不见。

季老太太在这里来了这么久的时间,对于生火已经十分娴熟。

中午依旧是清粥,加几张玉米饼子,不过陆婉蒸了几只螃蟹。

螃蟹虽然肉少,可好歹也算是有肉。

做好了中午饭,就等着季南笙回来吃饭。

此时外面太阳升得正高,季老太太朝着外面看了好几次,但是都没有看见季南笙回来。

陆婉知道,从京都流放到这里,这一路上虽然有银钱打点,省去了不少的事情,可是……季老太太却先后失去了儿子、儿媳妇、孙子……

她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季南笙跟丫宝的存在,她知道早就活不下去了。

她一个年迈之人,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

这里崇山峻岭,林中还有毒蛇猛兽,因为这些,工上时不时的有噩耗传来。

“祖母,我出去看看吧。”

丫宝很想跟去,可是外面太阳毒辣得厉害,陆婉低着头,“祖母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无聊,你留在这里陪着她,一会就回来好不好?”

丫宝看了一眼外面,又看了一眼季老太太,最后重重的点头,飞快的就跑去了季老太太跟前。

彼时太阳毒辣,村子里面陆陆续续有人上工的人回来。

陆婉站在家门口的榆树下面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季南笙。

就在她都以为季南笙是不是出现什么意外的时候,他的身影终于出现。

瞧着他一瘸一拐的身体,陆婉明白他回来迟的原因。

她很快迎了上去,“三弟,饭都做好了,我们都在等你回来吃呢。”

季南笙站在原地,眸色晦暗不明。

陆婉走了一小会,发现他还没有跟上来,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还在原地,她便道,“三弟,你怎么不回去?”

“陆婉,你是真的想死吗?”

陆婉不明所以,原主的话,她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想死,可要是自己的话,她是不想死的。

季南笙看着她说话,嘴角满是嘲讽,“你说你在京都的时候怎么就不死呢?死了多省事?”

陆婉心中一凉,这个小叔子看来对自己成见真的很深,难道真的是因为季南桥通敌叛国的事情,所以责怪到自己身上?

“三弟,你二哥通敌叛国的……”

“你闭嘴!”陆婉不过是才说起这几个字,季南笙就目光猩红的盯着她,“二哥一生忠君爱国,他断然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出来的。”

不是因为季南桥的关系,那是因为什么?

“三弟,那你……为何对我成见这么深?”陆婉觉得吧,既然都要留下来过日子,还是早些将误会解除比较好。

“二嫂误会了,我对你能有什么成见?”季南笙突然之间就转换了语气,“我只是希望二嫂下次死的时候干脆利落一下,不要连累无辜。”

陆婉发现季南笙的这个人的脾气非常古怪,生气的时候叫自己名字,阴阳怪气的时候叫自己的“二嫂”。

她要在安心过日子,就得早些将误会消除,一个家只有大家都拧成一股绳子才能好好过。

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得对症下药才行。

陆婉正要继续询问,可是季南笙压根就没有给她机会,还不等她开口就率先离开。

她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进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季南笙看见碗里面有螃蟹,沉思片刻,眼眸里面的光泽便随之黯淡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