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婚途漫漫薄情前夫追上门

婚途漫漫薄情前夫追上门

吃金子的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爱了薄斯年整整七年的时间,本以为能够走进他的心里,最终竟差点被他杀死。带着孩子,顾瑜一走便是四年;这四年来躲躲藏藏的生活,让她甚至两人之间的差距,更明白了自己这次必须要彻底醒悟,不然她的孩子又该怎么办。没想到再次相见,他竟像是没事人一样,还舔着脸管自己要孩子。

主角:顾瑜,薄斯年   更新:2022-07-15 21:5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瑜,薄斯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婚途漫漫薄情前夫追上门》,由网络作家“吃金子的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了薄斯年整整七年的时间,本以为能够走进他的心里,最终竟差点被他杀死。带着孩子,顾瑜一走便是四年;这四年来躲躲藏藏的生活,让她甚至两人之间的差距,更明白了自己这次必须要彻底醒悟,不然她的孩子又该怎么办。没想到再次相见,他竟像是没事人一样,还舔着脸管自己要孩子。

《婚途漫漫薄情前夫追上门》精彩片段

洛城又下雨了。

顾瑜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不停给薄斯年打着电话。

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谁啊?”

终于,电话被人接通了。

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不是丈夫惯来漠然的声音。

而是一道娇媚的女声。

“斯年,是你老婆诶~”大概是看到了手机上的备注,那头的女人温柔地唤着薄斯年,语气没有半点遮掩。

“薄斯年呢?”顾瑜木然地望着窗外,心底恍然像是空了一块。

是他说,今晚要陪她一起回老宅看爷爷的。

她已经准备好了。

可他......怎么还不回来?

“斯年,你老婆找你。”

白雅茹轻声一笑,递去电话。

“别管她。”男人冰冷的嗓音,像是窗外的骤雨,格外冷沉。

“那她要是生气了,回去跟你闹脾气怎么办?”白雅茹又问。

电话那头的薄斯年顿了一下,说道:“她不敢。”

......

男女交缠的呼吸声,透过手机,阵阵传来。

顾瑜睫毛轻颤,忽然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

手机“啪嗒”一声,霎时就像烫手—般,掉在了地上。

他们...怎么能.....?

顾瑜眼里有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了下来。

她还是为他哭了。

那个女人,是薄斯年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是薄斯年念念不忘的皎洁月光。

她早就知道的,也早该习惯这一天的到来。

现在又有什么好难过的?

想起薄斯年那张冷峻寡淡的面容,又想起刚刚电话里,男女交缠在一起的浓重呼吸。

顾瑜后背抵着冰冷的玻璃窗,双腿发软,一点一点地滑倒下去。

......

“咔哒”

玄关处蓦地响起一声。

顾瑜从地上站起,像是完全不记得那通电话一样。

收拾好心情,温柔地迎到门前。

“你回来啦。”

她体贴地替他脱下外套。

薄斯年换下鞋,抬头看向她微微红肿的眼,几不可查地皱眉,“哭了?”

顾瑜揽着他外套的手一僵。

鼻腔一酸,差点又落下泪来。

“......没有。”

她知道的。

薄斯年“喜欢”听话懂事的妻子。

所以她连哭的资格都没有。

深吸口气。

顾瑜低下头,换了话题,“老宅那边我刚刚打过电话了。你应该还没吃东西吧?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她狼狈地转身,想要从他面前逃走。

可下一秒,薄斯年却是忽然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不用。”

墨色深邃的眸子,落在女人如玉的面庞上。

只见,她精致的杏眼有些红肿,又有些雾气朦胧。

分明是哭过,且还想再哭的模样。

可她不提,薄斯年便也不想再问。

灯光下,女人白腻的肌肤闪着一层柔光。

尤其她微颤的长睫、沾染着泪花,更是一下一下,像是打在他的心上。

薄斯年眸色暗了暗,忽然凑近了她。

嗓音沙哑,“晚点再吃。”

冷淡清冽的表象下,翻涌着的,是他难以自抑的情不自禁。

顾瑜张张嘴,“那你先——”忙。

话音还没落下。

最后一个字,便消散在了她的喉咙里。

......

薄斯年寡淡的薄唇有些冰凉。

可就像条件反射似的。

他一吻上来,顾瑜便瞬间败下了阵来。

她满眼迷蒙地瘫软在他怀里。

目光勾勒着他的眉眼。

像是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印刻在心底。

两人越吻越火热。

直到薄斯年温热的掌心,穿过她衣裙的下摆,直直掐上她的腰际。

顾瑜这才浑身一刺,蓦然从迷蒙当中清醒过来。

不行......

他今天才刚刚碰过白雅茹......

......

她也是有尊严的。

哪怕这点微不足道的东西,在薄斯年眼里可能更像个笑话。

但至少今天。

至少是在碰过白雅茹之后。

能不能不要碰她?

顾瑜无言地抗拒着。

薄斯年也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推拒。

他停下动作,淡淡扫了她一眼,“怎么了?”

顾瑜张张嘴,喉咙卡了一下。

忽然说不出话来。

她想,薄斯年说得对。

她不敢。

不敢违逆他。

也不敢跟他鱼死网破。

不敢把这三年来,她所受到的所有不堪、屈辱,统统摆到明面上来......

她害怕他会不要她。

“......回房间。”

最终,顾瑜只能说出这句话来。

这是她最后的自尊心了。


黑暗将很多东西掩埋。

比如薄斯年细密的吻、又比如顾瑜那双噙泪的眼睛。

男女浓重的呼吸声交织。

直到远方天际泛出一抹鱼白。

薄斯年起身去浴室里冲洗。

顾瑜一动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终于控制不住地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掩住,无声痛哭。

真脏。

她可真脏。

......

从浴室出来,薄斯年没过多久就直接走了。

顾瑜听到房门“砰”的一声,身体一僵。

忍不住又攥紧被子,转过身去,背对房门。

所以,他是去哪?

要去上班?还是......又要去找白雅茹了?

将脑袋深深埋进被子里。

顾瑜下意识地这么想着。

最终打断她胡思乱想的,是一阵手机铃声。

顾瑜抓起床头的手机,扫了一眼。

见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难道是父亲病情又恶化了?

“胡医生?”接通电话,顾瑜的声音有些慌乱。

可电话那头,女人的语气却是充满了安抚的意味,“顾小姐,适合您父亲的肾器官,找到了。”

“啪”

脑子里像是有根神经断掉了。

顾瑜感觉自己的世界天旋地转。

适合父亲的肾器官找到了......

说不清是欣喜还是什么。

顾瑜抱着手机,忽然用手捂嘴,委屈地痛苦出声。

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动作迅速地从床上起来。

顾瑜冲进浴室,狠狠冲了把脸。

然后洗了个澡,换上衣服,就直直地冲出了门去。

入秋以后的洛城有些冷。

顾瑜出来得匆忙,长长的黑色卷发湿漉漉地披在身后。

身上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裙。

可想到父亲终于找到了肾器官,她的心里又是一片火热。

急匆匆打了辆车,顾瑜紧赶慢赶地赶到医院。

“顾小姐。”

在去父亲病房的路上,顾瑜遇到了父亲的主治医师,胡娇。

胡娇年纪很轻,只比顾瑜大一岁,今年二十六。

顾瑜遇上她的时候,她正要去给顾瑜父亲做常规检查。

“一起吧。”胡娇冲顾瑜笑了笑。

路上,她告诉顾瑜,这次能找到肾器官,是因为医院来了一个心脏病患者。

他快撑不下去了。

而他清醒的时候,已经和医院签了遗体捐赠协议。

所以,医院一查到他的血型基因能和顾正国匹配,便立马让她通知了顾瑜。

想着能尽快把这个肾器官归属敲定下来。

“那,我爸最快什么时候能进手术室?”顾瑜闻言看向胡娇,语气有些迫切。

毕竟医院肾器官有多稀缺她也知道。

听说,这家医院的上一个肾癌患者,是足足等了五年,才成功等到的适配肾器官。

而一个肾癌患者,只靠透析,最多只能存活十年。

她父亲患上肾癌已经三年了。

她不确定错过这次,他们是否还能再等到下一个合适的肾器官。

“唔......这得看那个心脏病患者的具体情况。不过,你如果确定要定下这个肾器官,也可以先去把手续办全。到时候可以手术了,我再来通知你。”胡娇想了一下回答。

顾瑜点点头,想也没想的就直接开口,“那麻烦胡医生你先帮我把这个肾器官给定下来吧。”

“好,那我待会儿给你开个单子,你先去缴费。肾器官移植大概需要——”

“三十万。”

不等胡娇说完,顾瑜便自顾自地出声,打断了她。

从嫁给薄斯年起,她就没担心过钱。

毕竟......

她嫁给他,不就是为了这三十万吗?

顾瑜在心里自嘲。

两人也终于到了顾正国的病房。


进到病房,胡娇先是给顾正国做了一些常规检查。

然后就告诉顾瑜,按现在的情况,顾正国要接受手术,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

顾正国靠坐在病床上,面颊瘦削。

本来因为病痛,他吃了不少的苦。

可这会儿听到胡娇的话,他看向顾瑜,脸色却是有些迟疑。

“小......”顾正国张张嘴,像是想要说些什么。

可顾瑜却是没有注意到。

“爸。”

她冲顾正国笑了笑,让他在病房里等自己。

然后便把胡娇送出来,准备先跟她去她的科室里开缴费单。

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可忽然不知怎么。

顾瑜聊着聊着,突然就没了声音。

“怎么了?”胡娇回头。

看顾瑜停在原地不说话,只直直盯着右侧的走廊。

便也走回来,向着她注视的方向望去——

那条人影稀少的走廊上,并行着一对青年男女。

其中,男人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袖扣精致,整个人都看起来骄矜、清贵。

而女人,则是穿着一身火热的红裙,身形窈窕,柔媚至极。

胡娇看不见他们的样貌。

但光凭背影她也能猜到,这对男女,出身不凡。

“你认识他们?”心里赞了句般配,胡娇随口冲顾瑜问了一句。

顾瑜沉默不语。

眼前男人的背影有如锥刀,一寸一寸剐着她的血肉。

剐得她痛不堪言。

所以......薄斯年早上是真的去找白雅茹了?

在昨晚跟她那样疯狂以后?

大脑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着。

顾瑜本来不该深究。

可她还是忍不住去想。

在他眼里......她到底算是什么?

“顾小姐?”胡娇得不到回答,疑惑地转头。

顾瑜收回目光。

低下头,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是我丈夫。”

“......”

胡娇哑然,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顾瑜。

女人微卷的长发干了大半。

偶尔有没干透的发丝黏在她莹白的肌肤上,也反而显得她有些性感。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胡娇心里肯定。

而她的丈夫......

胡娇心情复杂地再度看向薄斯年,心里为自己刚刚觉得的“般配”感到抱歉。

那边,白雅茹似乎也发现了她们。

她微微侧首,向后扫了顾瑜一眼,似笑非笑。

然后紧接着,她便伸手攥住薄斯年的小臂,身体轻柔地向他靠了过去——

“斯年,我胃好疼。”

......

胡娇微微屏息,不由看向顾瑜。

顾瑜的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掌心里。

她猛地转头,不敢再看。

面上,却还在努力地假装着平静,“胡医生,我们赶紧走吧。”

慌乱的背影有些狼狈。

胡娇皱皱眉,快步跟上了去,嘴比脑快,“顾小姐,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顾瑜怔了一下,凌乱的脚步,忽然就这样停了下来。

她有些怔仲地看向胡娇。

胡娇那副干练自得的模样,不由让她有些恍然。

她想起,三年前的自己,也是有过这样自信飞扬的时候的。

于是一时间,她心神大乱,“我可以断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