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无敌小地主

无敌小地主

墨染山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无敌小地主》这本正在持续编写中的男频历史文,本书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勿过度认真!主人公:沈安、荣锦瑟,作者“墨染山河”的文笔极佳,内容细节描写的十分准确,小说又名《震惊!败家子的私房钱比国库还多》。小说简介:穿越这种事,有男有女,如今轮到了沈安身上;开局便是地主家傻儿子的身份,儿子虽傻但却会败家,无奈之下,沈安只好暂歇躺平吃瓜的想法。既然外面包括家里这么多人都认为他是个败家子,那他便将“败家子”的身份进行到底好了!

主角:沈安,荣锦瑟   更新:2022-07-15 2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安,荣锦瑟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敌小地主》,由网络作家“墨染山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敌小地主》这本正在持续编写中的男频历史文,本书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勿过度认真!主人公:沈安、荣锦瑟,作者“墨染山河”的文笔极佳,内容细节描写的十分准确,小说又名《震惊!败家子的私房钱比国库还多》。小说简介:穿越这种事,有男有女,如今轮到了沈安身上;开局便是地主家傻儿子的身份,儿子虽傻但却会败家,无奈之下,沈安只好暂歇躺平吃瓜的想法。既然外面包括家里这么多人都认为他是个败家子,那他便将“败家子”的身份进行到底好了!

《无敌小地主》精彩片段

“你们还别不信,说起来得吓死你们!”

“遥想当年,小爷我也是进过宫的,上见过皇帝陛下,下揍过皇子公主,当今的临安公主知道吧?号称咱大梁第一美女,还不是被小爷我调戏得哇哇哭!”

“更别说其他地方了,楼外楼最贵的菜,小爷早吃腻了,红袖招的花魁柳思思听说过吧?说什么卖艺不卖身,还不是夜夜盼着我临幸......”

大梁京都外城的城隍庙中,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沈安坐在地上,正兴致勃勃地给围在身边的七八个小乞丐,讲他曾经的辉煌。

这些小乞丐听得津津有味,眼底冒金星,脸上更是充满了向往之色,这就是他们梦想的生活啊!

但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察觉到不对劲了。

一个抱着半块馒头的十三四岁少年,抬起头看着沈安眨眨眼道:“安哥,这不对啊!既然你这么厉害的话,干嘛还来当乞丐啊?”

听少年这么一说,其他乞丐也都醒悟过来,都齐齐地看向沈安。

“对啊!安哥,你以前过的可是神仙日子,怎么舍得当乞丐呢?”

“安哥,你该不会是胡说的吧?”

“安哥,所以你是楼外楼吃腻了,才跑来和我们抢剩饭剩菜吃?”

“......”

听到大伙的质疑,沈安嘴角顿时抽了抽,当时脸就黑了。

他原本是重点大学刚毕业的高材生,只是因为发生车祸,才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而他刚才所说的,正是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的亲身经历。

这家伙原是沈家的大少爷,沈家位列京都四大豪族之一,而且沈家还是最大的皇商,皇帝需要钱的时候,自然也就经常召见沈家家主。

为了收买人心,前身偶尔也能跟着父亲进宫。

当然,那时他只有四五岁。

揍皇子调戏公主,就是那时候的事情。

楼外楼的饭菜吃腻了倒是真的,毕竟前身纨绔,沈家又不缺钱。

至于红袖招的花魁等着他睡,那就有些扯淡了。

他倒是想要一掷千金砸开人家姑娘,可以人家姑娘是教坊司的人,虽是犯官之女,但上面却有户部的关系罩着,他一个商贾子弟,敢动么?

现在被质疑,沈安的心里自然是有些羞耻的。

如果不是因为穿越过来,这身体弱得像鸡,连路都走不动,他能靠忽悠,在这群小乞丐中骗吃骗喝吗?

想到这些,沈安的肝就有些疼。

如果不是前身纨绔,被人下套输掉十几万两银子,也不会被他父亲赶出家族,那他穿越过来,就是享福来了,哪里还有糟心事?

最重要的是,当初离开家族时,这蠢货还放下了狠话!别说十万两,就算是百万两,他也能轻轻松松地赚来,让家族哭着求着让他回去。

结果,出来三天就被人给搞死了......

“去去去,小爷我这叫体验生活,体验生活懂不懂?”

沈安抬手,一把将少年手中的馒头抢过来,三两下就塞进嘴里。

少年名叫十三,当时委屈得眼睛都红了,这可是他在包子铺边求了半天,老板才给他的,他一直都没舍得吃,现在就这样被霍霍了。

其他乞丐见到这一幕,默默地将乞讨到的包子馒头,藏进了裤裆里。

“靠,瞧你们那点出息!”

“就算做乞丐,也特妈要做个有追求的乞丐懂不懂?”

沈安满脸嫌弃,站起来拍了拍手,指着大门外道:“走,今天小爷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乞讨的最高境界!

“别说几个馒头,只要我动动手指头,就算是他楼外楼的宴席,咱也能吃上十回八回的!”

楼外楼吃一次席,得一百两银子。

十次八次不得上千两?

一众乞丐当时都惊了,眼珠子瞪得贼大,满脸的不信。

“你们这是啥表情啊这是?不信是吧?”

沈安当时就不爽了,睨了众人一眼道:“那就打个赌,我今天要是挣不到一千两,立马走人,再也不抢你们吃的!

“要是挣到了,以后,你们得管我叫帮主,认我当老大!如何?”

这些小乞丐年纪都不大,最大才十五岁,最小的十一岁,虽然小小年纪就就遭到了社会的毒打,但心性还算纯净,没有全长歪,还可以抢救下。

对沈安来说,收服这些乞丐,他就算是有了一点保命的手段了。

几个小乞丐听了沈安的话,立即抬起头双目炯炯地盯着他,沈安抱着双手,也在挑衅地盯着他们。

双方对峙了小半晌,几个乞丐像是一眼,彼此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都轻微地点了点头。

最后,年纪最大的少年往手心吐了一口唾沫,啪的一声和沈安的手拍在了一起,坚定道:“好!一口唾沫一颗钉,我们答应了。”

“李二狗,好好的说话你动什么手啊!”

手心里传来黏黏的触感,沈安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嫌弃地把手贴在少年的破衣上擦干净,才转身向外走,道:“走,今日就让你们见证,什么叫奇迹”

说完,就背着双手,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几个小乞丐出了城隍庙。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衣食住行都是最赚钱的行业,但见效最快的,莫过于衣。

在后世,只要营销策划做得好,一款衣服一夜之间卖出百八十万件完全没问题。

因此沈安的计划,就是从衣入手,大赚第一桶金。

但在古代,可没有现成的衣服来给他做爆款,所以沈安只好把目标转移到布料上来,他认为只要计划搞得好,卖布......也能卖出爆款。

沈安抱着双手昂首挺胸,迈着八字步带着几个小乞丐,缓慢在热闹的街道上穿行。

很快,就在一家名为“荣氏布行”的商铺前,停下了脚步。

融合记忆,沈安知道荣家是京都的大布商之一,而且和沈家在商业上,也有一些商业上的合作。

他选择荣家,一是荣家有足够的库存,而且现在正遇到麻烦,需要资金周转。

但短时间内,荣家是无法筹集到资金的,但他可以直播带货,帮荣家清空库存,赚上一笔劳务费。

二来,荣家大小姐荣锦瑟,是个超级大美女,此番帮了荣家,说不定还能发生一些美好的事情......

想到这些,沈安立即挺直腰杆,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往店铺走去。

然而。

门还没进,肩膀就忽地一沉,他整个人就向后踉跄地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身后的乞丐反应快,他非得摔得一个四仰八叉不可。

“滚!臭乞丐,这是你能要饭的地方吗?”

冷漠的声音,也在头顶响起。

沈安抬头,指尖店铺门口,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站在那里,抱着双手轻蔑地瞪着他们。

他当时火也上来了,你妹啊,老子是来拯救你们的懂不懂?没有老子荣家还能蹦跶得了几天?

拽什么拽!

“呵!原来荣家就是这样做生意的?”

沈安爬了起来,嘴角泛起些许嘲讽的弧度:“连顾客是上帝这么浅薄的道理,都弄不懂,还真是活该倒闭啊!”

两个护卫脸色大变,拧着拳头就向前逼来:“你特妈在找死!”

“好了,退下吧!”

这时,一声轻喝声从商铺内传来。

两个护卫应声退下,一道倩影就出现在了沈安的视线中。

她容颜绝世,穿着一袭水色长裙,指尖绞着手帕,细腰不盈一握,迈步间两条笔直细长的长腿相互交映,夺人眼球!

沈安眼睛眨了眨,认出了来人正是荣家大小姐,荣锦瑟。


荣锦瑟一头乌黑挽成漂亮的发髻,被一支精致的金步瑶束缚着,娇艳的薄唇边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将冷艳和柔媚完美糅合在一起。

人尚未接近,破人的压力就扑面而来,足以压垮任何一个男人的心里防线。

我擦勒,这腿、这腰、这脸蛋.....

沈安当时就震惊了,融合记忆她知道荣锦瑟的。

京都四大美女之一,不仅人长得美,而且聪慧过人,年纪轻轻便已经成为荣氏布行的当家人。

“小郎君刚才教训的是,我为手下刚才的无礼,向你道歉。”

荣锦瑟款款而来,美眸定定地看着他道:“只是,荣家虽然没落了,但也不是谁都能诋毁挑衅的。

“小郎君既然故意挑衅引我出来,最好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否则,你和你的朋友!会有些麻烦!”

几个小乞丐听到这话,心头不由沉了沉,有些后悔相信沈安的话了。

什么见证奇迹!这简直就是见证怎么找死。

沈安眼里有光,翘着拇指指着自己大言不惭道:“解释没有,不过,我可是踏着七彩祥云,来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盖世英雄。”

当下,荣家下人呆住了,一个小乞丐,竟敢调戏大小姐?

几个小乞丐脚尖已经外迈,准备随时跑路了!

荣锦瑟俏脸也是微微一僵,她也没有想到,一个小乞丐竟然也敢这么狂!

心头莫名地有些恼怒,但很快就被强制压了下来,眯着美眸看向沈安,道:“哦?那小郎君......打算怎么拯救我呢?”

沈安被她美眸盯的心神荡漾,但他知道荣锦瑟是认识自己的,现在还能好好说话,完全是因为他现在蓬头垢面,她没有认出来而已。

现在要是不先整点干货,等下身份暴露了,估计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沈安赶紧组织了一下语言,抱着双手看向荣锦瑟,道:“我记得没错的话,荣小姐两个月前,花了重金收购了两淮近半的蚕丝,对吧?”

荣锦瑟美眸微凝,扬了扬好看的眉梢,道:“没错,这在京都并不算什么秘密,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沈安扭头看向荣锦瑟,一针见血道:“荣家的资金......已经断了吧?!”

荣锦瑟美眸骤然一沉,沈安抬手打断她说话,道:“荣家虽然是大布商之一,但是要收购两淮过半的蚕丝,没有三四万两现银不可能做到,但荣家目前的状态,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现银!

“但既然蚕丝还是收上来了,那只能说明,荣小姐应该是以抵押的方式收购的吧?

“等织出布来,再卖出去,资金回笼再还给蚕丝商人!

“但是现在,荣氏布行依旧没有出现新品,生意依旧惨淡,那只可能是纺织或者是染色上出现了问题。

“但和那些蚕商的约定时间也快到了!也就是说,十日内,如果荣大小姐无法回笼三四万两的资金,荣家布行就会倒闭。

“而我......可以帮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回笼到足够的资金。

“当然是有酬的,回笼的资金我得抽走三成。”

沈安一口气说了把该说的说完。

荣锦瑟俏脸已经呆滞下来,没有中透着难以掩饰的震惊。

一是没想到荣家所面临的困境,一个小乞丐竟然看得这么透彻。

二来,是对方竟然还信誓旦旦地说能帮助她解决危机!

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好几万两银子!

但见到沈安浑身充满自信,她轻咬着薄唇,拳头也不由攥紧。

万一呢?

万一成功了,那荣家的危机,也许就能解除了!

荣锦瑟松了手,抬起头来时,嘴贱泛着浅浅的笑意:“有点意思,我的确有点心动了......”

“呵!动心?那你荣家就死定了!”

荣锦瑟后面的话没说完,就被一道戏谑的声音打断了。

谁特妈在这个时候捣乱啊!

沈安一阵火大,猛地回过头,只见视线中,一个穿着白衣,指尖转着折扇的青年,正被三四个小厮拥簇着走上前来。

青年长相英俊,此时正看着他,嘴角嚼着一抹笑容,眼中的嘲讽和不屑,几乎难以掩饰。

沈安瞳孔微缩,这青年他是认识的,是孙家少爷,孙喜望。

当初,就是他故意设计摆了前身一道,前身才输掉十几万两银子,被老爹踹出家门。

而见到孙喜望,荣锦瑟的俏脸便已经冰冷下来,冷声道:“孙喜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锦瑟,我可是来救你的啊!你就这样对我?真是令人伤心。”

孙喜望走上前,拱手向着沈安行了一礼,勾了勾唇道:“好久不见啊!输掉十万两的......沈大少爷!”

荣锦瑟脸色倏地僵住。

沈家少爷输掉十万两被逐出家门的事,已经弄得满城皆知,所以孙喜望一句话,她就知道了沈安的身份。

当下,想到沈安之前的话,她的美眸之中就冷意翻腾!

你败了你沈家不够,还想来败我荣家是吧?

但沈安的双眼却眯了起来,孙有望的出现,对他来说,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甚至......还有一点小小的激动。

为啥?这是来送钱的啊!

前身智商堪忧被坑去十万两,那这十万两说什么他也得坑回来啊!

要是连一个古代小渣渣都玩不过,那索性一头撞死,早死早超生算了。


沈安眼睛亮晶晶,丝毫没有身份暴露的尴尬,抬手就抓住了孙喜望的手,用力地摇了起来。

“哈哈......是好久不见了,十万两......哦不,孙少,孙少,呵呵......”

沈安的嘴角都快咧到耳边了,看着孙有望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座金光灿灿的金山。

触及到沈安的目光,孙喜望以为他疯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起来了,一张脸更是充满了恼怒和嫌弃。

“松手!你给我松手!”

孙喜望脸色阴沉,用力从沈安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抽出手绢擦了擦,随即把毛巾狠狠地砸在沈安的脸上:“孙少?孙少也是你能叫的?你以为你还是沈家大少爷吗?”

沈安也不嫌弃,随手将孙喜望丢过来的手帕把脏兮兮的脸擦干净,露出了帅气却带着一丝苍白的脸来。

“十万两......不,孙少,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

沈安将手帕丢在脚下,抬脚踩了两脚,才眨眨眼道:“我怎么就不是沈家少爷了?离开时本少爷可是说过了的!只要赚够十万两就回去!”

沈安虽然踩的是手帕,但孙喜望来说简直就是挑衅!

仿佛在说以前能踩你,现在想踩你依旧能踩......

孙喜望的脸色骤然变得狰狞起来,盯着沈安冷声道:“呵呵,你还真是天真啊!”

他上前两步,折扇轻轻点着沈安的胸口,不屑道:“别说你做不到,就算你有这本事又如何?你认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只要有我在,你就赚不到一分钱!”

沈安的目光盯着他,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片刻,轻微摇摇头道:“傻孩子,你没看出来吗?我在和荣大小姐谈合作啊!和荣大小姐合作,会赚不到钱?”

“合作?你问问她敢吗?”

孙喜望转身看向荣锦瑟,嘴角微扬,眼底带着几分的霸道和强势,目光也极具侵略性:“再过几日,她就是我孙喜望的人,夫为妻纲,我说不,她敢说是吗?”

沈安怔住。

孙喜望出现时,他就察觉到荣锦瑟的情绪有些不对,原来还有这么个故事啊!

十万两......你丫这是在逼良为娼啊!

这不是逼着小爷我英雄救美吗?

荣锦瑟本来知道沈安的身份,本能地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心头是很愤怒的,只是颇深的城府让她没有表现出来。

但这时见到孙喜望挑衅的目光,忽然觉得对沈安的愤怒根本就不值一提,而且孙喜望的话,也成功激起了她的反感。

她是荣家大小姐,是京都商界的女强人之一,可不是什么随意摆弄的花瓶。

况且,荣家之所以有这一难,完全是孙喜望暗中主导的。

他先让人卖给了荣锦瑟一道新的染色配方,果然染出来的色泽明艳动人,荣家才花重金,收了两淮的蚕丝。

而那些蚕丝商人,之所以那么痛快地将蚕丝卖给荣家,也是因为暗中收了孙喜望的好处。

然而,蚕食收上来了,布也织好了......但染色正准备出售的布匹却出现了问题,褪色了。

这才导致荣家陷入了危机之中,孙喜望这才找上门,说是能帮助荣家度过难关,但前提是,荣锦瑟必须嫁给他。

荣锦瑟自然不愿意,因此孙喜望,每日都回来荣氏布行逼迫一番。

“我有何不敢?”

荣锦瑟迎着孙喜望的目光,半步不退:“别说你孙大少爷现在和我没半点关系,就算将来有点什么又如何?我荣锦瑟的人生,容不得你指手画脚!

“只要沈大少爷说的合作可行,能帮我荣家走出困境,我就敢和他合作!”

沈安有些诧异,看向荣锦瑟的目光多了一丝的欣赏,心说真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还真够带劲的!

要知道,孙家虽然比不上沈家这种顶级豪族,但也算得上京都的一流大族,远不是荣家这种二流家族能比的!

但荣锦瑟这一番话,无疑是将孙喜望的脸,按在地上摩擦了。

沈安一拍手掌,竖起大拇指冲着荣锦瑟挤眉弄眼道:“荣大小姐果然够魄力,真乃巾帼不让须眉啊!”

“你放心,我沈安的名字就是金字招牌,肯定赚钱。”

荣锦瑟嘴角微微一抽......

你快别说这话了吧!

用你的名字是金字招牌?

那整个京都估计没人敢用!

孙喜望的脸色阴沉下来,目光锐利,盯着荣锦瑟,声音低沉道:“你确定?趁着我现在还没当真,道歉,这事就算过了!

“不然,我会让荣家......彻底地从京都消失!”

一句话,仿佛一盆冷水一般从容锦瑟的脑上浇了下来,让她冷静下来。

沈安所说的合作,终究还是梦幻泡影,但荣家的生死,的确只是孙喜望一句话。

她微微皱眉,眉宇间满是挣扎,道歉等于服软,今日起她乃至于整个荣家,都再难逃脱孙喜望的揉捏。

但不道歉......

她抬头看向沈安,却见沈安双手枕着头走了上来,一脚踹在孙喜望的后背,直接将他踹得摔在地上。

孙喜望大怒:“沈安,你他娘的找死......”

那三四个小厮,立即就把沈安围了起来。

几个小乞丐见状,咬牙犹豫了一下,也都站到了沈安的身边,打架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了。

沈安没想到这几个一直受他欺负的小乞丐,竟然敢站出来,心头不由微暖,底气也足了起来。

“想打架,当小爷我没兄弟啊?

“再说了,小爷我就算离开了沈家,也是沈家少爷,你动得了吗?”

沈安双手叉腰,满脸嘚瑟道:“荣家往后小爷我罩着了,你想动容家,小爷我就动你孙家!

“别以为你孙家很牛皮,不用沈家的力量,小爷也能让你孙家损失惨重!”

荣锦瑟望着霸道的沈安,心中有一瞬间惊诧。

不过惊诧过后,却是不屑的苦笑。

沈安可是京都出了名的纨绔败家子,自己居然会对他有所期待,真是疯了!

孙喜望脸色狰狞,额间青筋直跳,愤怒的几欲发狂,但沈安的话,他却无从反驳。

沈安虽然离开了沈家,但沈家大少爷的身份依旧存在!众目睽睽之下动他,无疑是打沈家的脸。

既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打,那老子就让你自寻死路!

“哈哈......沈安,你敢狂,也不过是因为有沈家而已!没有沈家,你算个什么东西?”

孙喜望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沈安道:“你要赚钱是吧?行,本少爷我成全你,打个赌吧!

“你若是真能三日之内帮助荣家解决危机,我给你十万两!

“如若不能......”

他舔了舔唇,眼中凶光闪烁:“我要你双手双腿!”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