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

云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魂穿到古代,架空王朝系列女强文,《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最新上线,凤澜嫣是女主角,祁天彧是男主角,这本书出自作者“云纾”之手,更多内容敬请期待,本书正在连载中,内容简介:凤澜嫣魂穿架空朝代,原身母亲被人毒死,无良渣爹还逼着她嫁给瞎子王爷。从那之后凤澜嫣学会了伪装,嫁给了瞎子王爷之后,她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力求能够在自己的院落中安安稳稳的生活,实际上却是为了更好的开拓随身空间。

主角:凤澜嫣,祁天彧   更新:2022-07-15 2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澜嫣,祁天彧 的女频言情小说《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由网络作家“云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魂穿到古代,架空王朝系列女强文,《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最新上线,凤澜嫣是女主角,祁天彧是男主角,这本书出自作者“云纾”之手,更多内容敬请期待,本书正在连载中,内容简介:凤澜嫣魂穿架空朝代,原身母亲被人毒死,无良渣爹还逼着她嫁给瞎子王爷。从那之后凤澜嫣学会了伪装,嫁给了瞎子王爷之后,她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力求能够在自己的院落中安安稳稳的生活,实际上却是为了更好的开拓随身空间。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精彩片段

夜间,微凉的风夹杂着海水略微咸涩的气味吹过,吹开了女孩整齐的长发,洁白的长裙也随风摆动,女孩似乎是感觉不到凉意,像失去灵魂一般坐在窗边。

苏澜嫣再次拿起那信纸,心一点点沉至深渊,这十八年,她都以苏姓而活,从小被抛弃,幸得师父传她医术,她努力找回父母,却不想大婚之日新娘成了亲生妹妹!而对她最好的师父却被亲生妹妹杀害!

母亲告诉她自己本就不是苏家人,而是奶奶在雪天捡到的,襁褓里还有一枚玉戒,看着玉戒上的凤字,也许凤澜嫣才是她的本名吧。

苏澜嫣点火烧了奶奶留给她的信,原来除了奶奶与师父,她在这世上本就没有亲人,孤苦一生。

忽然房门被打开,她看向进来的未婚夫,难道他良心发现了,只是苏澜嫣没有想到的是这男人走到跟前对着她的腹部插进一把刀子。

“我和柔儿的孩子没了,你拿命来还!”

难道是方才苏柔和她吵时撞在一边把孩子撞没了,真是连老天都看不过他们!

苏澜嫣眼前渐渐模糊,“若有来生,我再也不要来到现在的世界。”

“咳!咳!咳!”

窒息感与无力感向苏澜嫣围拢过来,苏澜嫣感觉自己像是被裹在浸满水的海绵里面,喘不上气,好不容易扑腾上来,自己怎么在水里,她不是被渣男捅了一刀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苏澜嫣用尽全力爬上岸边,还没来得及想这是哪里,就听得有人说话,“废物,给姐姐把手帕捡上来了吗?”

苏澜嫣来不及思考,“什么手帕?”

结果不等反应,只觉的胸口疼痛,被人一脚踹了下去,冰冷的湖水像是要钻到苏澜嫣的骨头里面,苏澜嫣心头火起,重新爬出湖里,顾不上身上冰凉,径直向刚才踹她的人走去,“你有病吧!”

奚雨琴错愕,这个废物竟敢骂她,奚雨琴正要抽鞭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澜嫣推下水。

奚雨琴不识水性,在湖里急的乱叫,“奚澜嫣,你个小废物,来人,快来救我!”

“妹妹,你怎么能把琴儿推下水呢?”眼前的女子蹙着眉,看似娇娇弱弱,“王爷,琴儿掉下去了,这可怎么办啊!”

苏澜嫣不认识眼前的人,倒是旁边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小跑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苏澜嫣有些不明白眼前的情况,也不想与这些不怀好意的人纠缠,“带我回去。”

两人离开,留下错愕的祁晟司和奚雨仙两人,还有泡在湖里的奚雨琴。

一路上,苏澜嫣算是明白了,她这是穿越了!而且原主与她同名不同姓,原主是丞相府原配夫人的嫡女,她现在是叫奚澜嫣。

此时隐于凡尘的某处山林,一众人双眼盯着一朵冰莲泛着金色的光芒,渐渐盛开,为首的老人道:“圣女回来了!我龙族有希望了!”

奚澜嫣回到院里,就见门口守着一个妇人,妇人身上的衣衫洗得发白,扶着门框,身形羸弱,但是那妇人一看见奚澜嫣马上迎过去,“是嫣儿吗,嫣儿你回来了,怎么浑身湿透了,你父亲不是刚接你回来吗?怎么一回来就成了这样子?”

妇人泪眼朦胧,有些语无伦次,一旁的丫鬟道:“夫人,奴婢和小姐回来了。方才我们一回来,奚雨仙就把我们拦在湖边,让小姐去湖中捡手帕。”

奚澜嫣听这小丫鬟直接叫奚雨仙的名字,看来倒是有趣。

奚澜嫣见到妇人,只觉得心口发疼,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中,原来这是原主的母亲凤婉卿,原主自小痴傻,五岁之后便被送到乡下,被迫与母亲凤婉卿分开,时至今日,原主十三岁,才被丞相接回府中。

奚澜嫣看着妇人发红的眼睛,不知道是原主残留的情绪还是说眼前的人真的影响到她了,奚澜嫣哽咽道:“母亲。”

凤婉卿抱住奚澜嫣,“嫣儿,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完完整整的回来了。你不知道娘亲有多想念你。”

奚澜嫣疑惑,完完整整?什么意思?该不会知道她是穿越的吧?

凤婉卿看着奚澜嫣,坚定的点点头,像是确定奚澜嫣心中所想,“小红,去给小姐拿身换洗的衣物。”

凤婉卿帮奚澜嫣换洗好,奚澜嫣感动的热泪盈眶,从小到大,从没有人为她的事情如此亲力亲为。

见凤婉卿欲言又止,奚澜嫣道:“娘亲,您想说什么就说。”

“嫣儿,你方才见着益王了?你对他是怎么想的?”

益王?就是方才湖边的男子,但看那情形,显然是和那个叫奚雨仙的有一腿。

原主虽然痴傻,但是她从小和四王爷益王有婚约,一心想着益王,这才回来就见益王与奚雨仙亲密纠缠,益王与奚雨仙戏弄原主,故意将手帕扔在湖里让原主去捡,原主为了让益王开心,明明不识水性,竟然真的大冬天去湖里捡手帕。

奚澜嫣叹口气,真的是傻,傻得可怜!

“娘亲放心,我对他无意。”

见女儿如此诚恳,凤婉卿也便放心了。“咳!”凤婉卿捂着嘴,奚澜嫣看到,握着凤婉卿的手一看,竟然咳血了!

奚澜嫣立马为凤婉卿把脉,“娘亲,您中......”毒字还未说出口,就被凤婉卿捂住嘴巴,凤婉卿示意外面,奚澜嫣立马明白,这院里有人监视。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不及多想,外面就来人了。

“姐姐,如今嫣儿回来了,你们母女也团聚了。”一道像公鸡打鸣一般刺耳的声音传来。

凤婉卿并未理会来人,倒是奚澜嫣看过去,来人穿金戴银,一身珠光宝气,那样子恨不得把自己用金子裹起来。

刘姨娘皱眉,“可惜了,虽然姐姐母女团聚,但终究嫣儿这孩子神志不清,不比我们仙儿。”

凤婉卿听到这话,站起身来,双拳握紧,“刘芝芝,我还没死呢,你一个妾室有什么资格诋毁我的女儿。”

许是情绪太过激动,凤婉卿又咳起来,奚澜嫣赶忙帮凤婉卿顺背。

刘姨娘眼角挂着笑意,却用担心的口吻说道:“姐姐,真巧今日又到了看沈静的时候,老爷问姐姐你要不要去?”

一想到沈静,凤婉卿咬紧牙关,“滚!”

刘姨娘见目的达成,“仙儿,我们回去吧。”

奚雨仙不解,“母亲,方才我们为什么不把那事说出来,那事一定会刺激凤婉卿,说不定她就把爹爹一直查探的事情说出来了。”虽然奚雨仙也不知道他爹追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刘姨娘笑笑,“仙儿,你太着急了,折磨人当然是一点一点玩才有意思啊,让凤婉卿体会身边至亲一个个被我们毁了的痛苦!”

奚雨仙看着刘姨娘,不由点点头,只觉得母亲这招确实是高。


“娘亲,沈静是什么人?”奚澜嫣疑惑,她一时半会想不出来沈静,但见方才母亲情绪激动,想来也是对她很重要的人。

“嫣儿,你忘了吗,沈静是你的奶娘啊!”

奚澜嫣心里有点慌,立马道:“女儿走的时候年纪还小,很多事,很多人都忘了,原来是沈姨,那沈姨现在怎么样?”

凤婉卿眼睛一红,“你父亲为了牵制我,不仅让我们母女生生分离,还把你沈姨关在地牢,生不如死。”

奚澜嫣听着只觉得这丞相府里的水深的很,“这是为什么?”

凤婉卿顿了一下,“嫣儿,你快过来,娘今儿一大早就给你做了芙蓉糕,你小时候最喜欢了,快来尝尝。”

凤澜嫣明白母亲是不想说,那她便不问了,只是想到那块刻着凤字的玉戒,又想到奚望祖既然对她们母女如此冷漠,她自然也没必要把他当成父亲,“好。不过,娘亲,我不想姓奚,想跟着您以后姓凤。”

凤婉卿点头,“好,我的女儿以后就叫凤澜嫣。”

凤澜嫣鼻子有些酸酸的,从此以后她就真的是凤澜嫣了,不是苏澜嫣,更不是奚澜嫣,她终于有了自己真正的归属。

现在看看母亲在这个家里的处境也是艰难,这待遇竟不如刘姨娘。

不过刘姨娘肯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至于这父亲奚望祖更是靠不住的,现下奚雨仙竟比原身还大,这定然是在迎娶凤婉卿之前就已经和刘姨娘有一腿了。

得知凤澜烟改姓的丞相奚望祖嫌恶地笑笑,“她们娘俩改什么与本相有何关系,只要不误了我的事就好。”

另一边奚雨琴砸碎了屋里的花瓶古董,刘芝芝进来责怪道:“你这是做什么!你可别忘了我们叫那小傻子来是为什么,你不要因为你自己坏了你姐姐的大事。”

奚雨仙微微一笑,“妹妹,你太心急了些。”

奚雨琴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见母亲态度坚决,只得闭嘴,还是另找机会找小蹄子报仇吧,不然她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晚间,凤澜嫣伺候着母亲休息,“娘,您早点休息,明日我就去买药,一定让您的身体好起来。还有我们再建一个小厨房,到时候我天天给您做饭。”

凤婉卿摸着凤澜嫣的头发,满眼笑意,“好。”

小红进来,“小姐,您看这玉戒是您的吗?这是在您的衣服里掉出来的。”

凤澜嫣看着那玉戒,这不是她穿越前的那枚玉戒吗,怎么跟着她一起穿越过来了,这说明这玉戒还真的属于她吧。

不过这戒指到底能做什么,竟然还跟着她过来了。凤澜嫣戴上戒指,借着微黄的灯光,莹白色的玉戒透着淡淡的碧色,里面泛着莹莹的微光,“这还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忽然一晃,凤澜嫣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发生了变化,“这是哪里?”所见之处良田万顷,草木山湖一应俱全。“这是个空间吗?”

凤澜嫣惊喜,这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啊,那她以后便可经常来这里了,而且里面竟然还有一间木屋,真好,以后可以进来歇脚。

凤澜嫣见一旁的树上面有些红果子,她用全力推了推,想要摇下来几颗,没想到竟然把树推倒了。

“吼!吼!吼!”凤澜嫣惊叹,“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这么力大无穷了?”一串问号出现在凤澜嫣脑门。

凤澜嫣想再试试,深吸一口气,便觉的一股暖流从丹田出出发,流经全身,这是什么鬼?我身体里这是什么,难不成,是内力?

凤澜嫣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不是梦吧?”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浮现在凤澜嫣脑海中,这原主居然会武功!而且内力还不低!

凤澜嫣想起来了,原主五岁到乡下,身边除了小红,再无人照料,后来来了一个戴着面具的小哥哥,说是陪原主玩,但其实就是给原主教武功,这一教一直到原主十岁,后来原主便自己练着。

凤澜嫣动用意念,出了空间。才发现桌上的蜡烛只燃烧了一点点,凤澜嫣惊喜,这也就是说空间里面很长时间对应真实世界一小会儿。

就在凤澜嫣仔细端量的时候,那戒指竟然不见了,凤澜嫣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戒指呢?戒指怎么不见了?

就在凤澜嫣诧异时,见戒指又出现了。

凤澜嫣惊喜,难道说戒指的出现全凭意念。凤澜嫣反复试了几次,果然如此。这样也好,她用戒指的时候便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凤澜嫣再次进了空间,走进木屋,看着里面一排排书,“哇哦,这是什么神仙空间!呜呜┭┮﹏┭┮”木屋里的书有医学方面和武学方面的,正好供她学习。

凤澜嫣叹口气,呀,生活虽说艰难,但是上天对她还不错。

等凤澜嫣把书归整好,坐在湖边洗了把脸,发现旁边一处空地上单独长了一颗叶绿茎白的小豆苗,凤澜嫣有些疑惑,用手摸着小豆苗。

“哎呀,好舒服呀!”

凤澜嫣吓得跌坐在地上,“谁在说话?”

“是我呀,是我。”小豆苗晃着脑袋。

凤澜嫣循着声音,不可置信地看着小豆苗,“豆芽,你,你,你居然会,会说话!”凤澜嫣吓得声音有些颤抖,前世她也才十八岁,如今见豆苗会说话,心里自然害怕。

“我当然会说话呀!还有,我不是豆芽!”小豆苗晃着脑袋。

凤澜嫣看着周围的草木,赶忙站起身来,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

小豆苗似乎是感觉到了凤澜嫣的畏惧,“你别怕呀,他们都是普通草木,只有我才是小精灵,只是我还没有长大呢!”

凤澜嫣试探性的看看其他草木,果然和普通的没有区别。

不过她眼尖的看见一旁居然有人参,灵芝,这是什么神仙地方,凤澜嫣果断的采了几株,正好可以给母亲熬药,先不管那个小豆芽了。

出了空间,小红正好回来。小红伺候凤澜嫣睡下,熄了灯便出去了。凤澜嫣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原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事她得去面对。

刚想闭眼,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凤澜嫣对这声音太熟悉了,是蛇。

凤澜嫣警觉地起身,这原主住的这里虽说是这丞相府里荒僻的一处地方,但是也不可能有蛇出没,这只能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

凤澜嫣微微一笑,打蛇打七寸,借着月光,凤澜嫣一手抓住一条蛇,这可是毒蛇,这背后之人可真够阴的。

凤澜嫣知道原主是练过武功的,虽然她自己现在运用的还不成熟,但是应付外面的人应该没有问题。

凤澜嫣见人影消失,便悄悄地跟了上去。那人居然到了奚雨琴的院里。想不到这个泼辣的姑娘倒是一个狠角色。

这样看来,她姐姐奚雨仙倒是更沉的住气。不过她可不觉得奚雨仙不过来找她的麻烦是因为宽宏大量。

凤澜嫣在两条蛇上撒了点东西,扔进奚雨琴的房间,又在门口散了些药粉,不一会,周围的各种虫子密密麻麻的爬过来,各个钻进了奚雨琴的房间。

凤澜嫣用内力拂开刚撒的药粉,这样子绝不留痕迹。相信过了今晚,奚雨琴从此以后心里怕是会对蛇虫鼠蚁有阴影。


第二日一早,奚雨琴感觉脸上痒痒的,挠了挠,觉得脸上有东西,眯着眼睛看了一眼。

“啊!”

一声尖叫响彻全院,奚雨琴慌忙拉开被子跳下床,感觉腿上凉凉的,奚雨琴低头一看,竟是两条蛇,一左一右绕着她的双腿。

外面的丫鬟一进来也被吓住了,不敢上前,只见满地满床的蝎子,蜘蛛。再看向二小姐,腿上还挂着两条蛇。

奚雨琴见没人上前,又怒又急,尖叫道:“都愣着做什么,敢不过来帮本小姐!”话说完只觉腿间温热,奚雨琴顿时涨红了脸。

刘芝芝和奚雨琴闻声而来,一进来就见到如此情景,见奚雨琴衣衫不整,刘芝芝刚想斥责,就见两条蛇缠着奚雨琴。

刘芝芝两人不想过去,让小厮清理了房屋的东西才过去。

“琴儿,吓到了吧?”刘芝芝两人过去,才想拉着奚雨琴安慰,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两人一看地下湿了一片,顿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奚雨仙微微皱眉,屏住呼吸。好在刘姨娘发话了,“来人,带二小姐下去洗洗。”

奚雨琴哭丧着脸,“母亲,您一定要为女儿做主,一定是凤澜嫣那个小蹄子做的!”

另一边,凤澜嫣刚起来,小红一脸兴奋的进来,“小姐,小姐,有件好事!”

凤澜嫣抬头,“说说看。”

“主院那边,二小姐当真众丫鬟小厮的面被吓尿了。”

这种情况凤澜嫣早料到了,想着昨天晚上梦到凤婉卿说小红可信,凤澜嫣打量着小红,见小红一脸兴奋地描述着奚雨琴的惨样,凤澜嫣笑笑,小红虽说只比她大一岁,但看样子,还是个小姑娘。

凤婉卿淡淡地笑笑,“嫣儿,是你做的吧?”

凤澜嫣诧异,想不到母亲竟然知道是她动的手,“娘,您怎么知道?”

“我是你娘,还能不知道你。”

凤澜嫣以为母亲要说教,却不想凤婉卿说道:“嫣儿做得好,有人欺负你就要欺负回去!不过前提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哪怕让人觉得你傻也好。”

凤澜嫣听凤婉卿这么说,倒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娘亲了。

“夫人,小姐,老爷过来了。”小红进来通禀,脸上有些不悦。

凤澜嫣倒是有些好奇,也不知道这个奚望祖到底怎么样?

“夫人,”奚望祖进来,扫了一眼屋里的两人,“嫣儿回来了啊,既然回来了,就和你娘一起出来吧!”

凤澜嫣不明白这是要去哪,倒是凤婉卿把凤澜嫣挡在后面,“你到底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去看看沈静了,况且嫣儿这些年在外,回来总要见见她的奶娘。”

凤澜嫣看着奚望祖那模样,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你带我去便是,不要把嫣儿牵扯进来!”凤婉卿一时有些激动,又咳了几声,额角渗出薄汗。

凤澜嫣忙搀着凤婉卿,她见奚望祖扭过头,那眼神里既有漠然又有一丝痛惜,这是什么情况,奚望祖对娘亲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要是不喜欢的话,还怜惜什么!

“娘亲,我陪您去吧。”凤澜嫣为凤婉卿顺顺背。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沈静蓬头垢面的瘫坐在地上,像是木偶一般,神情呆滞,她脚上还铐着长长的链子。

听到外面的动静,忙抬头看去,光线有些刺眼,她隐约看见是小姐过来了,小姐好像又瘦了,只是小姐旁边的那个小姑娘是谁?

奚望祖见曾经那个跟在凤婉卿身边意气风发的女人如今这模样,眼中划过一丝嘲讽,这是她活该,“好了,你们三人便在此好好聚聚吧!”奚望祖还可以强调了“好好”两个字。

这里面的讽刺任谁会听不出来。

“阿静!”凤婉卿疼惜的看着沈静身上的伤,阿静都是为了她,为了她们的族人。

“小姐,”沈静躲闪了一下,怕弄脏凤婉卿的衣服,又仔细端详着凤澜嫣,“小姐,您怎么又瘦了,您不是有嫁妆吗,没有去买药吗?还有这是?”

凤婉卿听着沈静的嘱咐和担心心里暖洋洋的,只是她岔开这个话题,满脸笑意地看向凤澜嫣,“阿静,你猜猜。”

“是小小姐吗?”沈静细细端详了一会,恍然大悟,“这眉眼可真像小姐,小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啊!”沈静想拉住凤澜嫣的手,但是看着自己干瘦龟裂的手和指甲缝里的污垢,她又讪讪地缩回手。

凤澜嫣看出沈静的难堪,一把握住沈静的手,“沈姨,我回来了。”

她看着沈静破烂的衣衫,露出的半截胳膊上的青痕红疤,“沈姨,您放心,我一定救您出去。”

沈静含泪,她也想出去服侍小姐和小小姐,只是为了那件事,即便死在里面又如何?

出了地牢,冬日蜡白色的阳光有些刺眼又有些冷,凤澜嫣搂着凤婉卿,母女俩搀着回去。

两人一回去,小红就把药端上来,“夫人,喝药?”

凤婉卿有些意外。看凤婉卿的表情,凤澜嫣就知道她这些生病都没有请大夫看过,至于为什么,肯定是奚望祖和刘芝芝不让请大夫,也克扣了母亲的银钱,估计就连方才沈姨说的嫁妆也不在母亲手里。凤澜嫣对这两人的恨意又上了一层。

“这是人参?”

凤澜嫣知道瞒不住她娘,毕竟在原主的记忆里,母亲年轻时也曾名动天下。“是啊,娘,这些年我和小红攒了些银两,今日打发她出去买了一点人参,娘,您好好喝药,女儿一定会让您好起来。”

凤澜嫣说这话时自然都有些不相信,因为母亲的脉象是活不长久的,可是她好不容易有了真正的亲人,她不想失去。

“姐姐!”又是那道尖尖的声音。

刘姨娘扭着水桶般上下一样宽的腰进来,“姐姐,有件事情老爷让我告诉你。”

凤澜嫣和凤婉卿都没有理会刘姨娘。刘姨娘自顾自地继续说:“这嫣儿年纪也不小了,老爷给嫣儿说了一门亲事,可是当朝权贵,各家小姐抢着要嫁的对象呢!”

凤婉卿一听,腾的站起来,“你们想要做什么?”

凤澜嫣忙注意着凤婉卿的状态,她发现,只要是涉及她的事情,原本温柔的母亲都会激动,而母亲这病情最忌讳怒火攻心。

“姐姐,你别着急吗,”刘芝芝抚了抚鬓角,“这不是皇上下旨让丞相府嫡女嫁给辰王,嫣儿这不是正合适吗?这可是大好的前程啊!”

“你!你!”凤婉卿指着刘芝芝,“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

“娘,您别动气。”凤澜嫣赶忙安慰凤婉卿。

“刘姨娘,在我没来之前奚雨仙不是一向以丞相府嫡女自称的吗,这好事就留给她吧,我受不起!”

“放肆!”

凤澜嫣才刚说完,门外就响起了奚望祖的声音。后面还有铁链拖着地的声响。

奚望祖背着手,“你就是这么和你姨娘说话的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