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念你今生与来世

念你今生与来世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景念的妈妈出了车祸,为救母亲,再加上填补养父那个无底洞,她把自己交给了一个陌生男人,那人就是傅延爵。三年相处下来,她喜欢上他了,他却只把她当成一个廉价的替代品。傅延爵说他们不会有以后了,景念知道他们结束了。她甚至没有机会向他诉说自己的爱意,就被某人直接判了死刑。

主角:景念,傅延爵   更新:2022-07-15 22: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念,傅延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念你今生与来世》,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景念的妈妈出了车祸,为救母亲,再加上填补养父那个无底洞,她把自己交给了一个陌生男人,那人就是傅延爵。三年相处下来,她喜欢上他了,他却只把她当成一个廉价的替代品。傅延爵说他们不会有以后了,景念知道他们结束了。她甚至没有机会向他诉说自己的爱意,就被某人直接判了死刑。

《念你今生与来世》精彩片段

医院。

我被那个男人逼到了墙角。

他拿着钱拍打着我的脸,他脸上的刀疤都在抖动,语气更是狠戾,“两千块就想打发我,你当打发叫花子?”

他边说着,目光邪恶的朝着我看来,“我瞧你这脖子的项链也挺值钱。给我。”

我死死护住妈妈留给我的项链说道,“爸,你别这样。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了。”

“爸?”男人笑出声了,又拍打了一下我的脸说道,“我跟你可没血缘关系。你不过是那贱女人多事在路边捡回来的赔钱货。”

“现在那贱货被车撞的半身不遂不能工作,你养我不是理所应当。别说要你两千,就算要你两百万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是对的。”

说着,男人伸手就要想抢我脖子上的链子。

争抢中,我的衬衣被他扯破,眼看衣服要掉下去,我只能放弃项链死死抓紧衣服。

男人眼神却变得更加邪恶,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我,“我倒是没发现,你成年后,出落的越发有型了……”

“你敢碰我一下,我现在就送你进里面躺着!”我嘶吼着。

“贱皮子。”见其他人在朝着这边看,他倒是收了收手,恶狠狠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被人养着,没钱,没钱就再去跟人要啊。否则……”

他目光意味不明的落在我身上,那毫不遮掩的眼神让我感到一阵恶心和嫌恶。

而路过的人听着我们的对话也只是冷漠的嘲笑一声离开了。

我没指望会有人路见不平,但是也没想到一向烂赌的养父会因为妈妈出事后,将我堵在医院。

更或者说,是我在论文答辩的时候,他一个劲打我电话告诉我妈妈快死了,我不得不赶过来。

提到被养。

我眼神暗了暗。

三年前,妈妈出了车祸,急需医药费,为了救妈妈,我把自己交给了一个男人。

那个让所有人都趋之如骛的江城首富。

“我马上就毕业了,我会努力工作。”我垂了垂眸说道。

“你亲妈给你这长相,可不就是让你出去……的。还装什么清纯,跟一个野男人不知道在一起多少次。”他嘲讽的说着,“今天你拿不出两万,别想走!你这赔钱货,我在你身上可投资了不少钱。”

我紧紧握紧手,怒瞪着他。

“瞪什么,我说的不是事实?要是拿不出钱也好办,我工地上有个包工头,他见过你。你过去陪一晚。”他说着上手拽着我,想把我拽出去陪客。

我气得颤抖。

就在我想跟他拼命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一把钳住我的胳膊,紧接着一张绿色的卡出现在我面前。

“里面有两百万。”

“傅总,你来了。”养父一见到傅延爵里面变了副嘴脸。

他谄媚的说道:“医院这种地方多污秽,您来做什么。小念,还不快好好招呼傅总。”

傅延爵深邃的黑眸淡漠万分,“收了钱,你可以滚了。”

养父没想到他丝毫不打算跟他客套,脸色僵硬了几分,不过看在钱的份上还是堆着笑,“行,不打扰你们两了。小念,好好伺候好傅总。”

我一句话也没说。

只是僵硬的站在那,直到傅延爵将西装外套脱下来盖在我身上,将我抱上了车,我眼泪才止不住流了下来,脏了他的衣服。

我哽咽着说道:“我会还你的。”

傅延爵没有说话。

我咬着唇,明明现在一切都还依靠着这个男人,现在说这种话,多少有点可笑。

我抬起头,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傅总,谢谢你的救济。只是希望以后我的家事,你还是别插手。”

我知道养父是个无底洞,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这三年来,他不知道跟我要了多少钱。

明明妈妈还躺在病床上,急需用钱,明明我已经欠了他这么多了。

这一瞬间,我有些崩溃。

等我哭了半响,发泄过后,他擦着我的眼泪,吻了我一下说道:“不会有以后了。”

我的眼泪止住了,愣愣地看着他,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那时我竟没明白,这句话原来是分别。


冬季,青城下起了鹅毛大雪。

冷风从微细的缝隙吹了进来,除了坐在窗边角落的我,四处皆是一阵觥筹交错。

毕业晚会,向来热闹。

我不喜热闹,唯独这次没有缺席,因为我知道他要来。

三个月前,他跟我说不会有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了。

我正盯着窗外的大雪失了神,忽地,有人碰了碰我说道,“景念,你也来了呀。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我看向来人。

来人穿着柔白色的包裙,长相甜美可爱,是和我一个系的女生,顾小贝。

“为什么不来?”我浅浅一笑说道。

“嗨,学校到处疯传,他们的女神景念,他们的校花景念被人包养了啊!”顾小贝坐在我身边说道,

“学校论坛上还有人拍了你跟一个神秘男人从酒店出来的照片呢。对了,听说,你马上要进娱乐圈了,说是有个大佬包养你,真的假的啊?”

顾小贝一脸好奇的询问道。

我只是淡淡抿唇,没有说话。

顾小贝见我不说话立马义愤填膺起来,“要我说啊,这多半就是有人嫉妒你,羡慕你成绩优异年年奖学金。妒忌你长得漂亮是校花,知道你要进娱乐圈了就这样恶意中伤你。”

听着顾小贝的话,我倒是不以为然,“何必理会。”

顾小贝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原本喧闹的会场,一下变得安静下来。

只见一群闪光灯朝着门口聚集过去。

紧接着,一个西转笔挺,面容俊逸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他就如同一幅画一般,修长的身影光是矗立在那,一动不动,已经美得不像话。

上天给了他十分完美的五官,立体又深邃。

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好到让沉默了几秒的会场瞬间炸裂。

“不是吧!傅延爵竟然也来了。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不仅傅三爷帅,就连他身边的助理也那么帅!”

“你们也不想想,我们学校最大股东就是傅氏集团,他作为傅氏集团的接班人,当然会来呀。”

我也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出差,本来我们联系就不多,这次出差格外的久,我们之间的联系更少了。

期间,我只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却在响了一声后挂断了。

我看着灯光下格外俊逸的傅延爵,他明明就站在不远处,可却让我感到无比的不真实。

傅延爵身上带着一丝薄凉之气,又有着皇室般的矜贵,让人只可远观。

他不常笑,然而这次俊逸白皙的脸上竟带着淡薄的笑。

这微微淡漠的笑,已经足够撩的人心神恍惚了。

“傅总,不知道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有个女同学大胆的询问道。

其他女孩一个个更是激动的看着他,仿佛等着被翻牌的妃子一般。

毕竟,傅延爵不仅长得帅,身份背景好,且,能力格外出众。

听闻年纪轻轻他已经是行业的翘楚了!

傅延爵朝着说话的声音探了过去,他才转过来便看见我了,我呆愣愣地望着他,一时间忘了别开眼了。

我有些紧张,也有些不安。

我也想知道,他会怎么说。

傅延爵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可告知。”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现场的女孩们接受,他们更是起哄,想要得到一个答案,甚至都在套傅延爵喜欢的类型。

一旁的助理连忙说道:“我们傅总还是单身,他从不近女色。”

听到这话,不少女孩倒是面露喜色。

不近女色好啊,说明她们都有机会了。

傅延爵上台说了几句毕业祝贺的话便离开了。

顾小贝在我旁边很是兴奋,她拉着我说道:“没想到,傅总这么帅,竟然还是单身,那不是我们都有机会吗!”

我没说话,只是安静的低着头喝着酒。

原本入口还有些甜的香槟,此时却越喝越苦涩。

傅延爵这次来是为了给我们这届毕业生贺词的,所以没有停留很久。

但是因为他的到来,尤其还是单身那句话,惹得不少人都蠢蠢欲动了。

屋内一片暖意喧嚣,我却只觉得吵和冷。

我看着窗外,忽地,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竟是他发来了的一条消息。

【我在久别酒店808。】


我承认,原本我还有烦躁的心,都因为傅延爵这句话烟消云散了。

见我露出笑意,顾小贝坏笑着凑过来,“景念,你有情况!”

“我就说那些传闻不可能空穴来风,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啊!”

我没有说话,拿了一小块糕点往嘴里塞。

顾小贝更是笑着说道:“看样子是了!景念啊景念,你这也藏的太好了吧!咱们好歹一个寝室的,你还真是密不透风的,让我见见,长啥样呀。你手机里有没有他照片我看看。”

见顾小贝想抢我手机,我连忙护住,笑着说道:“没,没呢。他不太喜欢拍照。”

顾小贝不高兴了。

“不是吧。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神神秘秘,害,那你下次记得偷拍一张给我看看。让我替你把把关嘛。”顾小贝说着。

我无奈,只好敷衍道:“好好好,下次一定。”

顾小贝人往后一靠,一脸惆怅,“你们一个个不是毕业后结婚,就是毕业后搞事业。我呢,啥都没有。”

我正想安慰顾小贝的时候,就听到她叹息一声说道:“要不我去傍傅爷的大腿吧,傅总长得又帅又多金,能够傍上他大腿,这辈子吃喝不愁了呀!”

顾小贝话音刚落,旁边就传来嘲讽的声音,“别做梦了,人家傅爷心底有个白月光呢。”

顾小贝不满,“啥白月光?”

苏云一脸得意的卖弄着她的情报,“不知道了吧。傅爷当年有个未婚妻,本来都定婚期了。谁知道那未婚妻突然取消了,失踪了。”

“真的假的?我听说是因为那女的跟人私奔了?”

“谁知道呢,反正傅爷就因为她这些年一直没有再交往过。听说那炙手可热的一个一线明星想要巴结傅爷,人都到他酒店门口了。结果被送回去了。”

“哇,那不是说明傅爷真是禁欲系的人!”顾小贝满眼闪着精光。

禁欲系?

谁?

傅延爵?

听到这话我不仅露出一丝丝笑意,其他人禁欲不禁欲我不知道,但是傅延爵绝对不是禁欲的人。

每次他约我,我很少能在第二天安然的离开的。

我脸有些潮红,顾小贝推了推我,“景念,你脸怎么这么红,你喝了多少啊!”

“是有点醉了,我先走了。”我起身,顾小贝还想送我,被我拒绝了。

我打了个车,直接朝着久别酒店赶去。

酒店经理看到我,已经明白了,傅延爵早就打过招呼,我也算是这里的熟客了。

整座酒店都是傅延爵的,他约我向来是在酒店。

我跟着酒店经理来到他的专属房间,总统套房,华丽又奢贵,如同他一般。

墙面上的镜子照射着朴素的我,我看了好一会,低了头。

他就如同天上的游龙,而我且似一颗不起眼的砂砾,那么普通,能和他在一起已经是不可能的事,还奢求什么?

我正在游神,忽地有人从背后抱住我,我才转过身,他便将我抵在墙上,吻了下来。

缠绵的一个吻过后,傅延爵眉头皱了皱,“怎么喝酒了?”

我抿了抿唇,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他审视着我,又不满意的说道:“去把衣服换了。”

我知道他什么意思,因为此刻的我,不像他心中的白月光了。

他一向不喜欢我喝酒,不喜欢我化妆,更不喜欢我除了穿白裙外的其他风格的衣服。

只有带有微微淡雅的笑,高贵的如同雪莲一般,穿着白裙披着头发,才能像极了那个人……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