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让山河为她作祭

让山河为她作祭

凤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无千金叶璃,因为一纸诏书而成为了残疾重病王爷墨修尧的妻子。就在众人坐等看这两个废柴的荒唐婚姻笑话时,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婚后,二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他们俯首称臣的无上大佬。原来,从前的他们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如今带有无上顶级光环的他们才是原始真面目……

主角:叶璃,墨修尧   更新:2022-07-15 22: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璃,墨修尧 的女频言情小说《让山河为她作祭》,由网络作家“凤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无千金叶璃,因为一纸诏书而成为了残疾重病王爷墨修尧的妻子。就在众人坐等看这两个废柴的荒唐婚姻笑话时,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婚后,二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他们俯首称臣的无上大佬。原来,从前的他们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如今带有无上顶级光环的他们才是原始真面目……

《让山河为她作祭》精彩片段

“小姐!小姐不好了!”

清幽的显得有些寥落的院子里,一个浅绿的身影向一道风一般的刮进了内室。将挂在门边的风铃带出一阵叮铃作响。

素雅的房间里,一个窈窕的身影对着半开的窗户坐着,手里的针线丝毫没有因为来人的打扰而有半丝停滞。等到小丫头喘了口气,女子才停下了手中针线,转过身来笑道:“什么事让你这样一惊一乍的?”女子容貌清丽幽雅,只是眼眸中带着一丝与柔弱外贸有些不相称的利落和敏锐。一身素衣,长发只是随意的用一支碧玉簪挽起,若是外人看到绝难相信这女子便是堂堂尚书府的嫡长女。

“小姐!你还有心情刺绣。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被黎王退婚了!”小丫头抢过她手里的绣品急的直跺脚,自从三天前黎王退婚之后她就急的都快上火了,偏偏她家小姐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清霜,黎王三天前就退婚了。你现在才着急会不会反应太慢了一点?”没有计较她的无礼之举,叶璃好笑的看着自家小丫鬟。

“小姐!”清霜抓狂的瞪着自家小姐,“我才不是为了黎王着急呢。”她家小姐都不在乎黎王她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可是……“哎呀,小姐。皇上又给你赐婚了!老爷让你出去接旨呢。”

“又赐婚?”叶璃一怔,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原本以为被黎王退了婚自己应该能安生个几年呢,毕竟这个时代愿意娶被退了婚的女人的人可不多,“咱们家只是尚书府而已,皇上怎么会这么关注?”三天前被退婚,三天后再次赐婚。是皇帝太看重尚书府还是看被赐婚的男方不顺眼?

清霜气红了眼睛忿恨的咬牙道:“是定王!肯定是大小姐挑唆皇上的,她从小就爱欺负小姐,现在居然……居然让小姐嫁给定王。呜呜……”

叶璃无奈的看着自家丫头,这么个爱哭的丫头真是白费了清霜这个名字,“好了,这话在外面别乱说。走吧,出去接旨。”

叶家大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叶氏长女叶璃聪慧贤淑,才德兼备堪为良配。特赐婚定国王爷墨修尧为正妃。择吉日完婚。钦此。”

叶氏众人齐声谢恩,传旨的太监将圣旨送到叶璃手里笑道:“恭喜叶夫人,恭喜叶小姐了。”叶璃接过圣旨,忍受着太监略显刺耳的笑声淡然微笑道:“多谢公公,有劳公公了。”传旨太监有些诧异的看了叶璃一眼,据闻叶家的嫡三女可是京城有名的三无千金,出了名的无才无貌无德。可是再看眼前这女子虽然不及宫里叶昭仪艳丽多姿,也没有号称京城第一美女的叶家四小姐绝色无双,却也是个难得的清丽佳人啊。而且举止雍容,言谈有度,哪里像叶昭仪所说的不知进退上不得台面?看了一眼一边的叶家众人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传旨太监心中已经了然,虽然有些为这位叶小姐惋惜,这些事情却不是他一个太监能够管得了的,说了声不敢当便告辞了。

叶家主母殷勤的让管家亲自将人送出了门,才斜睨了叶璃一眼,故作慈爱的笑道:“幸好皇上圣明,又给三小姐指了一门好婚事。不然……”要不然一个被退了婚的女人怎么能嫁的出去啊。

叶璃面色如常,心里冷笑。好婚事,以为她不爱出门就什么都不知道么,定王墨修尧十八岁那年身受重伤双腿残疾容貌尽毁,从此缠绵病榻。先后曾娶过两名正妃,以为进门不到半个月意外溺水死了,另一个洞房花烛夜惊吓过度而死。有传闻说是因为看了定王的脸被活生生的吓死了。若不是如此,凭定王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已经二十五岁还没有正妃,“夫人说的是。不管怎么说定王也是一品世袭王爷,确实是璃儿高攀了。”

叶家主母脸色微僵,看了叶璃一眼才道:“既然知道,就好好的备嫁吧,不要丢了咱们尚书府的颜面。过段日子你四妹也要出嫁了,这些日子府里忙得很。”

“我知道了,让夫人操心了。”

“我是这叶家的主母,自然要操心这些事。”叶家主母道,看着神色从容的叶璃轻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叶璃含笑看着叶家主母离去,挑了挑眉没说话。她虽然是叶家嫡女,却不是如今的主母王氏所生。而是叶尚书的原配夫人徐氏所生,徐氏出身书香世家,生了叶璃之后身体一直就不太好。叶尚书偏宠先进门的侧室王氏,就连府中大权也在徐夫人病重后一并给了王氏。叶璃七岁那年徐氏一命归西,也是在那个时候叶璃才成了现在的叶璃。王氏被扶正之后因怕别人说她苛待原配嫡女,倒也不敢怎么虐待她,但是不时的刁难肯定是少不了的,都被叶璃不动声色的一一化解了,因此也让王夫人看她越发的不顺眼了。

“三姐,恭喜你啊。”王氏一走,叶家还在闺阁的几个姑娘立刻都围上来了,脸上都带着各种怜悯幸灾乐祸的神色说着贺喜的话。最先开口的就是六小姐叶琳,她是庶出的女儿,从小就爱跟着王氏所出的几个嫡女打转,顺便不时的给叶璃添点堵以讨好王氏所出的嫡女。叶璃一般不愿与她计较。庶女的生存手段而已,只要别太过分她也不想和一个才十岁出头的孩子计较。

“三姐有什么好恭喜的,嫁给定王啊想想都可怕。那定王又残又丑,还吓死了一个王妃,说不定第一个王妃也是他害死的呢。我们应该恭喜四姐才对,再过一个月四姐可就是黎王妃了。”五小姐叶珊讨好的看着四小姐有京城第一美女之称的叶莹,眼里掩不住的还有羡慕和嫉妒。

叶莹的确不愧京城第一美女之称,眉如柳叶,眼似秋水,如玉的容颜无处不透着精致的绝美,一举一动皆带着让人想要怜惜的娇柔和优雅。只是这样的柔美在叶璃这样前世看尽了无数美人的人眼里就少了那份惊艳了。

“大家都是姐妹,什么恭喜不恭喜的。将来娘一定也会替五妹和六妹选一个如意郎君的。”叶莹轻声道,声音轻柔悦耳,吐气如兰,一举一动都带着让人沉迷的风姿,看的众人又是一阵妒意横生,“倒是三姐,黎王的事……还望你见谅。”盈盈秋目满含歉意的望着叶璃,叶璃大方的一笑,对叶莹笑道:“没关系,大约是我和黎王无缘吧。总不能为了个男人坏了咱们姐妹的感情不是么?”

 


叶莹一怔,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反应让她有些不甘。原本以为三天前接到退婚的消息她会痛不欲生,但是让叶莹十分失望的是她这个三姐只是沉默了片刻说了句知道了就径自回房休息。今天再见也不见半点憔悴的神情。黎王可是京城的大家闺秀们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她就不信她真的不难过!片刻之后才面带羞怯的浅笑道:“我知道三姐最疼我了。以后三姐若是有什么难处可到黎王府找莹儿。”

叶璃淡淡的应下了,懒得去看她脸上难以掩饰的得意。告别了一堆迫不及待想要给她添堵的姐妹,叶璃带着清霜漫步往自己的小院而去。一路上清霜犹自不平的嘀嘀咕咕着,“四小姐什么意思,明明是她抢了黎王,还在那里惺惺作态,真是让人恶心!”

叶璃转过身好笑的看着她,“行了,让人听到小心你的皮肉疼。我真的对嫁黎王还是嫁定王无所谓啊。”

“怎么可以无所谓?!”清霜瞪着她,“黎王是京城有名的翩翩公子,皇上的亲弟弟啊。定王谁不知道是个双腿残疾,面容被毁重病缠身的……呃……”想起定王即将成为自家小姐的相公,清霜努力将废物两个字吞了回去。

“那有怎么样?”叶璃挑眉,好笑的看着清霜,“难不成你看黎王长得俊,想要跟我嫁过去了好做给姨娘?”长的俊不俊叶璃没有兴趣知道,虽然她那个前未婚夫据说有京城四大美男子之称。但是那墨俊黎的人品绝对不会比定王更好。墨俊黎和叶莹勾搭成奸的消息她之前并非没听说过,但是墨俊黎非要等到婚期快到了才来退婚的动机和心态就值得深思了。想到此处……皇上这个时候把刚被退婚的自己赐婚给定王的心思同样也很费思量。聪慧贤淑,才德兼备堪为良配……京城里谁不知道叶家三小姐是出了名的容貌丑陋,才华疏漏,女红拙漏的三五千金?是说她这个三五千金和被称为废物的定国王爷很配么?

“小姐!”清霜涨红了脸直跺脚,“才不要!清霜宁愿嫁个奴才小厮也不要做姨娘。”最重要的是她绝对不会做自家小姐的相公的姨娘。清霜的母亲原本是大户人家的侍妾,父亲早逝之后她们母子被正房赶出家门流落街头,清霜的母亲病死之后她险些被人卖入青楼,幸好被小姐给买了下来还赐名清霜,教自己读书写字,清霜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这份恩情她永远也不会忘记。

见小丫头急的不行,叶璃忍不住笑出声来,“好了,开开玩笑也不成么?”

“小姐……”

虽然众所周知的定王是个废物,但是这个废物到底还是大楚王朝唯一的超一品世袭王爷。所以从来都对叶璃漠不关心的叶尚书和叶家老太太还是十分难得的招了叶璃说话。

“孙女给祖母请安,给父亲请安。”叶璃到了叶老夫人的荣乐堂,叶尚书和王氏还有四小姐叶莹都已经在了。

叶老夫人点点头,一脸慈爱的笑道道:“璃儿,起来吧。如今你被指婚给了定王,莹儿下个月又要和黎王大婚,咱们家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叶璃起身,垂眸望着地面脸上却是十分恭敬,“让祖母特意从外面赶回来,是孙女不孝让祖母操劳了。”虽然不怎么喜欢叶璃,但是叶璃这几句话还是说的叶老夫人十分高兴的,看着叶璃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暖意道:“这是咱们家的大喜事,我怎么能不回来。两个丫头的嫁妆可准备妥当了。”王氏连忙起身有些为难的看着老太太道:“禀老太太,原本只有四丫头一个虽然下个月就成亲赶一赶倒也来得及,只是如今又有三小姐,只怕……”

叶老夫人也是成了精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王氏心里的那一点小算盘,想了想道:“璃丫头的日子还没定下来,先紧着莹儿吧。”

得了老太太的话,王氏欢喜的应了声是。

叶老夫人看看两个孙女,命丫头取出两个盒子放在桌上道:“你们两个丫头都是有福气的,一个嫁给黎王,一个嫁给定王。我这做祖母的也不会厚此薄彼,这些东西你们一人一份,将来五丫头六丫头也是一样的。我陪嫁的几个庄子你们也是一人一个,至于公中再出多少陪嫁便是你们母亲和父亲的事情了。”王氏陪笑道:“还是老太太疼孙女,媳妇和老爷商量过了莹儿嫁给黎王陪嫁少了只怕皇家也不会乐意。公中拿了两万两千两置办嫁妆,还有六个庄子和六间铺子。再有媳妇的嫁妆里也拿出两个庄子给她。”叶老夫人皱了皱眉,道:“是不是太厚了一些?”虽然说叶莹嫁给王爷嫁妆厚一些才好,但是如果后面的姑娘出嫁差的太多了对尚书府的名声也不好,“璃丫头的嫁妆你是怎么打算的?”老太太到底比王氏有见识一些,定王就算是个废物,那也是个家族底蕴深厚的废物。若不是因为他自身的原因,只怕比黎王还要尊贵一些。若是太苛待叶璃的嫁妆,那些世代忠于定国王府的人只怕会有话说。

王氏显然没想到老太太会问的如此直接,犹豫了一下才道:“定王毕竟与皇上的同胞弟弟不同,咱们府上也实在有些……媳妇想着是不是等定王府将聘礼送来了再看。到时候再陪上两个庄子就是了。”意思就是将定王府的聘礼再当做嫁妆送回去,至于到底能送多少回去还不是看她的意思。

闻言叶老夫人脸色一沉,道:“混账!将聘礼当嫁妆送回去,亏你想得出来。咱们叶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这个继母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徐家这些年确实没落了没错,但是也不是你王家能比得上的!”

被老太太这么毫不留情的训斥,王氏的脸顿时通红,连连喊冤道:“老太太,媳妇冤枉啊,媳妇这些年哪里苛待过三姑娘?实在是……实在是……咱们府里也有些艰难,后面还有几个姑娘没出嫁,将来容哥儿成婚也要银子……”老太太被这个目光短浅的媳妇气的直揉胸口,容哥儿今年才七岁,成亲还不知道是哪年的事呢。扫了静坐在一边的叶尚书一眼道:“你自己的女儿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幸好自己回来问了这么一句,若是真让王氏将璃丫头这么嫁出去了,不仅得罪了定王府还要得罪了徐家。徐家这几年在官场的人是少了,可是那百年大族又岂是那么好得罪的?叶尚书为难的看了看母亲再看看妻子,道:“三丫头也是嫡女,就跟莹儿一般吧。”能做到尚书的位置,叶尚书也不是笨的,自然知道母亲忧虑的是什么。

 


“和莹儿一般?!”王氏尖声叫道:“咱们府里哪里有那么多钱?老爷,并非妾身这个嫡母要亏待三姑娘,实在是家计困难啊。莹儿是宫里昭仪的同胞妹妹,嫁的又是皇上的嫡亲弟弟。若是嫁妆少了不知王爷面上不好看,昭仪面上也不好看啊。大不了……大不了妾身再将自己嫁妆里留给容哥儿的两个庄子也陪给三姑娘就是。”王氏抹着泪叫屈,心里却对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叶璃暗恨不已。她怎么能让那个贱人的女儿跟自己的莹儿一样?想都别想!

“这……”叶尚书一愣,为难的看着叶璃。如今宫里叶昭仪正当盛宠,又有孕在身若是能生下皇子……

叶莹见叶尚书神色松动,咬了咬唇角低声道:“爹爹不必为难,莹儿的嫁妆分一些给三姐就是了。只是万不能短了宫里大姐姐的花用,还有五妹六妹也要留一些才好。”见最疼宠的女儿如此懂事,叶尚书神色一柔,看向叶璃想要她也说几句话。

叶璃心里淡淡一笑,抬起头来看着在场的四人轻声道:“父亲母亲还有四妹不必为难。”王氏闻言,心中一喜。这些年叶璃一直不争不抢,让她觉得叶璃是个性子软好拿捏的以为她要退让。只听叶璃道:“母亲过世前跟女儿提过,她当初嫁进叶家时外祖父和外祖母陪了八个庄子,十二间铺子,还有三处林地。这些都是留给女儿做陪嫁的。至于别的,父亲母亲按二姐姐的例置办就可以了。还是紧着四妹一些好。”叶府二小姐前两年嫁给御史家的三公子,王氏只给了一万两嫁妆。

“什么?!这怎么可以?!那些是……”王氏忍不住尖叫,那些是她要留着给自己女儿陪嫁和留给容哥儿的。

叶璃奇怪的看着她道:“是什么?”微微垂眸,有些羞怯的看向叶老太太道:“母亲当初说她的嫁妆都是留给孙女儿的,这些我舅母也是知道的。祖母说对么?”

叶老夫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当初徐氏嫁入叶家可说是十里红妆,若是全给了叶璃,那叶莹的嫁妆就有些不好看了。这些年叶家挥金如土,本就有些入不敷出,想要办出和徐氏当年一样的嫁妆,叶莹嫁过之后一家子都不用活了。偏叶璃说的也没错,当初徐氏过世前徐家的少夫人也是在场的,亲耳听到徐氏交代的后事。见叶老夫人不说话,叶璃也不着急开口。只在心里冷笑,她对嫁妆多寡倒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母亲的嫁妆却不能给了王氏的女儿做陪嫁。虽然她在徐氏过世之后有了前世的记忆,但是却也改变不了徐氏是她母亲的事实。从小的细心呵护,悉心教导还有徐氏所受的委屈她并没有忘记。自从嫁进叶家徐氏就没有开心过一天,说是郁郁而终也不为过。如果还要将她的嫁妆拿去补贴丈夫小妾的女儿,叶璃这个不信鬼神的人都担心母亲送坟墓里爬起来。

过了好半晌,叶老夫人才道:“这事儿就先放一放,回头我再与你母亲和父亲商议。”

叶璃淡淡的挑眉,轻声应是。

“小姐,徐夫人来了。”

叶璃抬起头来,正看见自己的二舅母从外面进来,连忙起身相迎,“二舅母。”

徐夫人今年也不过三十六七,保养得宜的容貌只是堪称清秀,但浑身上下自然流露的气质却显示出她出身名门的教养。

皱着眉打量了一圈儿叶璃的房间忍不住戳着她的脑门道:“舅母和你舅舅早就跟你说了搬到舅舅家去住,你偏不听。现在你看看你住的什么样子?你看看你那婚事……你是存心要你娘在底下也不安心是不是?”叶璃揉了揉脑门,拉着徐夫人坐下道:“舅舅这些年也不容易,何况祖母父亲都在,哪有女儿家搬到舅舅家去住的?平白让旁人笑话母亲不会教养女儿。”自从当今皇上登基,便一力打压先皇时候的老臣。外公和大舅舅还有徐氏族人先后退出了官场,如今也只有二舅舅还在翰林院做着给三品的翰林学士。在外人看来百年大族的徐氏早已没落了。

听叶璃这么一说,徐夫人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只是看你这么委屈自己,你外公知道了多心疼。”徐家几代都是男多女少,到徐老太爷这一代只有叶璃的母亲一个女儿,自然是千疼万宠的。若是知道了唯一的外孙女过的这般委屈,以徐老太爷的脾气只怕就要冲进京来按着女婿臭骂一顿了。叶璃笑道:“哪有什么委屈的,璃儿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徐夫人忧虑的看着她道:“如今你这婚事……定王实在不是良配啊。你那个妹妹也太不是东西了,抢自己的姐姐的夫婿,这样的事情也是她大家子小姐能做得出来的?”叶璃眼波流转,全没有平常在府里的文弱不争,浅笑道:“定王也有定王的好处。舅母和舅舅不必为璃儿担忧。”定国王府在大楚的地位超然,除非定王去谋反篡位,否则就算是皇帝也不敢轻易动摇定国王府的地位。而如今的定王因为身体原因更是完全超脱与朝政以外,嫁给他自然不必心烦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对叶璃来说,不过是从叶府搬到定王府的差别罢了,前世她实在是太累了,今生只要能安安心心的混吃等死就行了。

不错,混吃等死,这就是叶璃今生为自己定下的目标。前世她是一名军人,一个特殊部队的军人。为了国家出生入死最后为国捐躯也算是死得其所。她没有满腔的悲愤也没有震惊天下的抱负,她自认对得起国家,国家也没有对不起她。马革裹尸是身为军人的义务和责任,只是腥风血雨十来年,她经历的太多实在是有些累了。所以,今生只要平安平淡就好。

看她如此坦然的模样,徐夫人又是放心又是担忧,最后也只能化成一声叹息。不满又如何?皇上亲自下旨赐婚谁又能违抗?

“这是你外公离京之前交给我和你舅舅的,是你外公替你置办的嫁妆。咱们也没法子光明正大的给你都换成了银票压箱底吧。”徐夫人将一叠银票递了过来放在叶璃手里,叶璃展开一看竟是一千两的金票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十张,还有几张小额的金票和银票,算来也有两万两银两了。徐夫人不让她说话,继续道:“我听人说那叶王氏还想要扣了你娘留给你的嫁妆?这事儿你放心,舅母定会帮你办好的。哼,我徐家哪个女儿不是风风光光的出嫁的,便是没落了也做不出那原配的嫁妆贴小妾的女儿的破事儿。这些年你娘的嫁妆被她们糟蹋的还少么?那几个庄子和铺子舅母一定给你拿回来。”叶璃皱眉道:“这事璃儿自己可以处理,舅母还是不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