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甜妻太苏嫁给了情敌的小叔

甜妻太苏嫁给了情敌的小叔

吃饱等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语苏被男友背叛了,看着他与白月光如胶似漆,为了报复,她嫁给了渣男白月光的小叔。本以为她与小叔的婚姻不过就是一笔交易,为此在看到渣男破产,白月光落魄后,她果断地对工具人丈夫傅时遇提出了离婚。可谁知男人却反悔了,并一步步将她逼入了卧室角落里……

主角:唐语苏,傅时遇   更新:2022-07-15 2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语苏,傅时遇 的女频言情小说《甜妻太苏嫁给了情敌的小叔》,由网络作家“吃饱等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语苏被男友背叛了,看着他与白月光如胶似漆,为了报复,她嫁给了渣男白月光的小叔。本以为她与小叔的婚姻不过就是一笔交易,为此在看到渣男破产,白月光落魄后,她果断地对工具人丈夫傅时遇提出了离婚。可谁知男人却反悔了,并一步步将她逼入了卧室角落里……

《甜妻太苏嫁给了情敌的小叔》精彩片段

“唔......”

随着唐语苏的一声嘤咛,眼前重新恢复了光明。

她头顶上方是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志脸。

那张脸呈赤红色,怒目的同时,一把闪着寒光的刀贴在她细嫩的脸颊上。

她之前被人骗来酒店,一进来,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还乱叫吗?”男人怒吼。

身后是一张酒店大床,头顶有英式风格的吊灯,手脚被粗绳捆的结结实实,嘴巴上还贴着一段气味难闻的胶带。

她试图喊过几次,可惜只有呜呜几声。

压在脸颊上的刀刃又向下移了几分,落在她白净的脖子上。

唐语苏瞪大双眼,生怕下一秒会被割断喉咙。

可出乎意料的是,男人只是撕开她嘴上的胶带。

“我老婆怀了陆明澈的种!而你是他的未婚妻,这笔账我们之间该怎么算?”男人状若癫狂。

说着,他将一张皱巴巴的化验单甩在唐语苏的脸上。

验孕单轻飘飘的落在地毯里,唐语苏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林雪乔。

看到这个名字,唐语苏的理智渐渐的归了位。

林雪乔,陆明澈的私人助理。

她抬头望向男人,语调缓慢且克制:“那你想怎么算?”

唐语苏的冷静,让男人微微失神。

她收回视线,指甲早断在手心里,黏黏糊糊的和血糊在一起。

“我还没嫁给陆明澈呢,现在连陆太太都还不是,陆明澈如果真的在乎我,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你老婆的头上了......”

“少他妈废话!”

男人气急败坏的打断她的话,将手机递到她面前:“打电话给陆明澈,告诉他你在我手上,让他马上送钱过来!”

唐语苏自嘲的牵动了下嘴角,看着男人拨出电话。

“喂?”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陆明澈的声音。

“是我......我被人绑架了,对方想要钱。”唐语苏虚弱的说。

也不知道陆明澈又沉浸在哪个温柔乡里,语气相当的不耐烦:“你让他撕票吧。”

说完,电话被无情切断。

这个结果显然出乎了男人的意料,他愣了几秒,一把抓起唐语苏的头发,怒问:“陆明澈是什么意思?他不想给钱是吗?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撕票?”

唐语苏被揪住了头发,微微后仰,面如死灰。

男人神神叨叨的松了手,又突然转身,将唐语苏从地上拎起。

唐语苏心跳加速:“你想干什么?”

说话间,唐语苏已经被拖到大床上。

“既然陆明澈不想给钱,那老子也睡一睡他的女人,这不就扯平了么!”

唐语苏的衣服被扯开,眼泪被逼了出来:“别碰我,陆明澈他不会放过你的,啊——”

因为挣扎,男人一个巴掌甩在了她脸上,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给我老实点,否则我弄死你!”

被绑了双手的唐语苏,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男人湿乎乎的气息贴上来。

与此同时,“嘭”的一声巨响。

门被人从外面踹开,紧接着几个警察闯入视线。

“都别动,警察查房!有人举报这里有色情交易......”

......

酒店的走廊里,绑匪已经被警察带进了电梯。

唐语苏惊魂未定的跟在警察身后,跟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撞在一起。

四目相对,唐语苏怔了一下。

男人身材比例优越,长相完美,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无框眼镜,侧脸精致的犹如画出来的一般,一身纯手工的西装,整齐的连丝褶皱都没有。

男人的确长得好看,可唐语苏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而真正让她怔住的原因,其实是与男人擦肩时,男人口中那一句轻飘飘的“不用谢!”

唐语苏愣住。

男人转眼已消失在视线里。

......

警局里,唐语苏的闺蜜余嘤嘤已经赶来。

她一脸惊吓的看着唐语苏脖子上的血痕,问:“语苏你没事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没事。”唐语苏目光还有些涣散。

话音未落,唐语苏的手机响起。

只看了一眼,她就接了起来。

陆明澈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唐语苏,你被撕票了吗?如果还没有的话就过来接我,我醉了不能开车......”

唐语苏只恨自己不能将手机捏碎。

她转过头来:“嘤嘤,车借我用一下,你自己先回。”

“不行,你刚刚才受过惊吓,现在的状态还不能开车......”

还不等余嘤嘤唠叨完,她手上的车钥匙已经被唐语苏一阵风似的拿走。

紧接着是引擎发动的声音,车子流线似的开出了视线。

不管余嘤嘤在后面怎么大呼小叫,唐语苏头也不回的走了。

......

唐语苏驾驶着车开了大半个市区,来到一家高级私人会所前。

包房的门口,一个穿着抹胸短裙的火辣女人正从里面出来。

女人微醺,身材傲人。

唐语苏都移不开眼,更别说醉死在里面的陆明澈了。

只要一想到陆明澈刚刚也揉过,唐语苏忍不住一阵恶心。

包房里灯光昏暗。

陆明澈靠在沙发里,醉眼惺忪。

他眯着眼,对着逆光走来的唐语苏笑。

陆明澈身上的衣服已经皱了,昂贵的衬衫穿的松松垮垮......

“呵,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陆明澈笑的讽刺,对众人说:“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女人天生下贱,我说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你们还不相信!”

包房里一阵哄笑。

陆明澈搂了搂怀里的女人,哄道:“你赌输了,那是不是也该让我亲一下?”

女人一脸绯红:“既然她这么听你的话,那你让她把这瓶酒也喝了吧。”

说着,一瓶淡黄色的洋酒摆在了唐语苏面前。

唐语苏一身狼狈,脸白如纸的看着陆明澈。

陆明澈摇晃起身,邪魅一笑,命令道:“唐语苏,你把酒喝了。”

“喝了你就跟我走吗?”唐语苏问。

陆明澈愣了一下,云淡风轻的答应了。

唐语苏推开了别人递过来的酒杯,直接将酒瓶拧开,一瓶洋酒几分钟内见了底。


回去的路上,唐语苏将车开到了最高速。

一瓶洋酒的后劲儿足以让她失去理智,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和陆明澈一起撞死,同归于尽。

车窗外的路灯剪影飞速倒退着,拖曳着长长的光晕,如同回忆一般。

曾几何时,陆明澈也把她捧在手心里过,宠她,护她,给她想要的一切。

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呢?

“希瑞宝贝......你开慢点,我想吐。”

后排座位上陆明澈醉生梦死的一句话,让唐语苏猛然清醒。

她一脚急刹,半个车身已经冲出高架桥,险险的悬在上面,只消再往前一丁点,就会连人带车一起坠入下面的藴江里......

凌晨1点半的高架桥上,只有车前的双闪灯晃的如同隔世。

余嘤嘤催命似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唐语苏都仿若未闻。

她推开车门,抹了一把脸上冰凉的泪,摇摇晃晃地下了车。

唐语苏在高架桥上漫无目的的走。

直到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她回过头却被一束刺眼的白光晃的险些摔倒。

而后,她软软的趴在了那辆豪车上......

司机杨驰骂骂咧咧的从车里下来:“这深更半夜的,我以为我撞到了鬼!”

后排座上的傅时遇睁开眼,一脸疲态的问:“怎么了?”

“傅总,是一个喝醉酒的疯女人。”杨驰毕恭毕敬的答。

后排座位的车门打开,一条长腿先迈了出来。

随后,1米86的傅时遇从车里下来,周围的气压都跟着低了几分,气场逼人。

傅时遇停在了唐语苏的面前,弯下腰,绅士的问,“你没事吧?”

唐语苏并没有回答,醉眼朦胧的抬起头来。

“是你?”

傅时遇有些吃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柔荑已经搂住了他的脖子。

女人软的像只猫,一头钻进他怀里,把他当成了救命的稻草。

傅时遇的身体僵了那么一两秒钟。

而怀里的小脑袋蹭着他的胸口,梦呓一般呢喃起来:“带我走好吗?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不讨厌我......”

表情委屈的让人忍不住心疼。

傅时遇这人有很严重的肢体接触洁癖。

这些年来别说是女人了,就是他的狗儿子傅西西也不敢在他怀里这么撒娇的蹭来蹭去。

而一旁的杨驰更是已经被吓傻了。

他赶紧上前,伸手就要将唐语苏从傅时遇身前拽开,却不想被傅时遇给拦住了。

傅时遇什么也没说,长臂一圈将女人轻松的抱起来,走向自己的车。

......

酒店套房里。

助理杨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唐语苏,问:“傅总,我再去帮你重新开个房间吧?”

“不用。”

傅时遇回复极简,毫不拖泥带水。

其实,杨驰也知道自己这是多此一问了。

傅时遇这个人向来难侍候的很,他一人生活在国外多年,即便偶尔回国,也只住固定酒店的固定房间,美其名曰,换了地方他睡不着。

见状,杨驰也不再多说,默然离开。

傅时遇半个小时后还有个跨国视频会议要开。

他简单洗了个澡,换了睡袍。

回到电脑前,远在法国的秘书赛琳娜已经调整好会议视频角度,洋股东和高管们也都陆续就位。

傅时遇调整好坐姿,低沉磁性的法语流畅而出,连翻译都不需要。

会议进行到一半,傅时遇却突然停止了发言。

对面的法国人们一头雾水。

傅时遇微微侧目,一把按住了游走在他身上的那只女人手。

唐语苏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借着酒劲,那只小手正肆无忌惮的在傅时遇的身上乱摸,到处惹火。

傅时遇的脸色渐寒。

“陪陪我好吗?”

唐语苏的眼睛生的极美,不笑的时候,里面总像是蓄着一汪水,氤氲的让人心头一软。

傅时遇幽深的眸子凝视她,他在判断这女人是真醉糊涂了,还是在故意勾引他?

而下一刻,他却唇角挑起:“你确定?”

唐语苏把傅时遇当成了陆明澈,更是把这轻佻的一笑,当成了是陆明澈对自己的挑衅。

有酒壮胆,她二话不说起身跨坐在傅时遇的腿上,捧起他的脸就吻了下去。

视频会议还在连线中,而这一切成了跨国直播,把对面的一群法国佬们惊的都呆住了。

傅时遇“嘭”的一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单方面宣布会议终止。

他抱起唐语苏,转身来到大床上。

两个人吻的痴缠,多年不碰女人的傅时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邪火烧的欲火焚身。

直到唐语苏颤栗的轻哼一声,不知死活的问了一句:“明澈,我有点怕......”

傅时遇的身体突然僵住,而下一秒,他的手离开了她温软的身体,起身离开。

傅时遇突然的离开,让唐语苏有些怅然若失。

她茫然的看着那个背影去了浴室,不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简直委屈的想哭。

而浴室里,傅时遇更是恼火。

冷水也冲不走他身体里残存的邪火,那可恶的女人竟然把他当成了替身。

......

清早,唐语苏在一阵醇香的咖啡味道中醒来。

不远处的浴室灯亮着,里面有电动剃须刀转动的声音。

唐语苏迷茫了几秒后,猛然坐起,这才陆陆续续的想起昨晚发生过的事。

昨晚一瓶洋酒几乎让她断了片,而她最后的记忆是被一个陌生男人抱上了车。

她上了别人的车?!

想到这里,唐语苏慌了。

她一把掀开被子,好在还有衣服在身上。

可衣服在身上也不能说明昨晚什么也没发生,如果他真的被人给......

不敢多想,趁着浴室里的男人还没出来,先离开再说。

刚到门口,她的脑海中突然又闪出个奇怪画面来。

那画面里正是她抱着他,主动去索吻......

难道,还是她自己主动的?

唐语苏真是头都大了。

她立马转身,翻遍了身上所有口袋,好不容易才找出两张钞票来。

......

傅时遇从浴室里出来,床上的美人已经不见了。

他穿着浴袍来到餐桌前,一眼看到了咖啡杯下压着的两张百元钞票。

傅时遇伸手将钞票从杯底取出。然后,他被气乐了。

这女人还真是忘恩负义的很。

昨晚把他当成了别人的替身,今早又把他当成了“牛郎”?


唐语苏回到陆家时已近中午。

陆家客厅里,气氛严肃的如同三堂会审。

唐语苏发现,除了陆家人以外,RL集团的千金傅凝雪也在。

RL集团在蕴城的地位用一手遮天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只不过这一手遮天的人物,并不是傅凝雪的父亲,而是她的小叔叔傅时遇。

就算是这样,对陆家来说那也是高枝了。

傅凝雪貌美,心气也高,根本没把陆明澈的这位未婚妻放在眼里。

见到唐语苏,傅凝雪便说:“温阿姨,既然你有家务事要处理,我就不陪您了,我去看看明澈哥哥。”

温可梅是陆明澈的母亲,年近50,风韵犹存。

温可梅满心欢喜,“快去吧,明澈这几天可一直都念着你呢。”

傅凝雪小脸一红,蝴蝶一般的往楼梯上飘去,她从唐语苏身旁走过,把唐语苏当空气一般无视了。

“你还有脸回来!”

傅凝雪刚一离开,陆老太太便率先发难了。

陆老太太靠在摇椅里半阖着眼,手里拿着一把手工丝绸摇扇。

陆明澈的父母和姑姑则坐在另一侧的沙发里,放眼望去,脸色没一个好看的。

唐语苏站在门口,一声‘奶奶’卡在喉咙里,染了血污的衬衫下身形更显得单薄。

老太太寒着脸问:“昨晚你去哪了?”

“我......”

还没等唐语苏的话出口,额头上一痛,手工摇扇已经砸了过来。

唐语苏被砸的后退了半步,垂眸看着已经滚落在地上的扇子。

老太太继续说道:“你打小在我陆家长大,学的是陆家的规矩,我陆家没亏待过你吧?”

唐语苏说不出话来。

“你是想要了明澈命吗?就冲你昨晚那么对待明澈,我今天就是打死你都不为过!”

唐语苏深吸了口气,她知道该来的迟早要来,躲不掉的。

见老太太生气,温可梅赶忙来劝:“妈,您心脏不好,有话慢慢说,当心气坏了身体。”

“她若不气我,我身体就好的很!要不是看在明澈爷爷生前遗愿的份上,我早把她轰出去了,还妄想着做我孙媳妇,她哪一点配?”

听到这里,唐语苏算明白了。

果然,傅凝雪今天会出现在这里根本不是巧合,陆家这是要当面给傅凝雪个交代。

“唐丫头,你别怪我老太太做事太绝,当年老头子弥留之际让你和明澈定了婚,先不说他是不是老糊涂了,就说我们家明澈他自己也是不乐意的。如今你们俩貌合神离,天天闹别扭,昨晚还差点闹出人命来......”

“您不用再往下说了......”

唐语苏终于抬起头来,挺直背脊,直面陆老太太。

有一瞬间陆老太太以为自己眼花了,今天的唐语苏竟跟以往有些不同。

“是我对不起陆爷爷,我无能,不能完成他生前的遗愿,今天我回来其实是来解除婚约的。既然家里长辈都在,那正好一次性把话说清楚吧。从此我搬出陆家,陆家大恩我无以为报,等将来有一天我去地下见了陆爷爷,再亲自跟他赔不是吧。”

“什......什么?你要退婚?”

“是的,我要退婚。”

温可梅还有些不敢相信,深怕她反悔似的,又问了一遍:“唐语苏,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唐语苏扬起嘴角,“这不是你们最想看到的吗?”

“......”

她从陆家走出去的那一刻,步伐无比坚定。

陆老太太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一时间说不清楚为什么,老太太竟然觉得心里慌的很。

温可梅却欣喜若狂,拾了裙角就往二楼走,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傅凝雪。

只是,陆明澈在听到‘退婚’二字时,眉头还是不自然的锁在了一起。

......

一栋崭新的公寓里。

余嘤嘤坐在沙发上,给唐语苏的脖子上抹药膏。

“嘶......你轻点,疼。”

“你还知道疼啊?你和陆明澈同归于尽时的勇气呢?”

余嘤嘤瞪了她一眼。

唐语苏手捂着脖子:“嘤嘤,我都失恋了,你让我缓一缓,就别打击我了好么?”

余嘤嘤气呼呼将药盒扔在茶几上:“提起这个我就生气,陆家人什么东西,攀了高枝就翻脸不认账了,这事若换成是我,我偏不退婚,恶心死他们一家。”

“你明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唐语苏打断余嘤嘤没说完的话。

其实说不难过是假的,从她懂男女之事的那一天起,除了陆明澈,她的心里就没再有过别人。

这六七年来,陆明澈无论怎么荒唐出格,她都从没想过要离开他。

唐语苏总幻想着有朝一日他的心会沉下来的,会明白她的好。

可是,她等太久了。

久到连自己都不明白,这一路走来为什么会变的这么卑微,爱的这么廉价?

今天她亲手来结束这一切。

虽然心里仍旧痛苦无比,却也轻松多了......

余嘤嘤从沙发里起身,穿起外套:“这栋房子是我爸买给我的,反正也空着,你就先住着吧。”

“不用,等过几天我处理完工作上的事,就准备回临安了,那里有我外公留给我的一栋老宅,收拾收拾也还是能住的......”

对此,余嘤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拿起车钥匙离开了。

......

希尔顿的商务套房里。

傅时遇将手里那两张纸币举过头顶,隔着灯的光线,看的十分认真。

杨驰一身黑色西装,恭敬的站在一旁,说道:“傅总,傅老夫人已经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催了,问您什么时候回傅家老宅?”

傅时遇没回答这个问题。

他将纸币拿下来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长腿交叠在一起,“我让你查的那个人,你查的怎么样了?”

杨驰神情一肃:“已经查清楚了,傅总。”

“说。”

“她叫唐语苏,据说是林建民的外孙女......”

“哪个林建民,临安的那个?”傅时遇抬起头看向杨驰。

杨驰点头:“是......不过,她虽然是林氏之后,可林建民死的早,女儿和女婿早些年也不在了,唐小姐一直寄养在蕴城的陆家,据说还做了陆家少爷的未婚妻。”

“陆明澈?最近和凝雪走的比较近的那个?”

杨驰小心翼翼地看了傅时遇一眼:“是,就是那一位。”

傅时遇薄唇轻抿,而后嘴角上扬:“这倒有点意思......”

......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